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作家訪談 > 雨打月光

雨打月光

作者:墨舞紅塵管理員       2019-11-09  

     
 



雨打月光訪談錄

 
  受訪嘉賓:雨打月光
  采訪記者:風起刀落
  采訪時間:2019年10月28日
  采訪方式:線上采訪
 
嘉賓簡介:
 
  雨打月光,本名黃海平。1988年學習寫詩,先后在各類紙刊發表詩作。2008年10月涉足網絡,先后在紅袖添香,好心情,煙雨紅塵,今生我在等十余家文學網站、論壇及紙媒發表詩作三百余首。現任墨舞紅塵文學網站現代詩版塊主編。
 
前言
 
         認識打打兄算下來也有十年的光景了。那個時候,大家都在煙雨紅塵文學網站嘗試著涂鴉作品。而我在詩歌領域屬于初出茅廬,所以對于寫得好的詩人是既膜拜又羨慕。打打兄的詩歌具有鮮明的指向性和堅實的文化語言基礎,既可以讓文字煥發奇特的光彩,也能令身邊的同行黯然失色。很多時候,我們對于詩歌的理解,包括詩歌在生活中的重要性,恐怕只有懂得沉淀的人才能說清楚。
         畢竟,現代詩歌是一種很純粹的感覺表達形式,具有在文字里徜徉,宣揚自由,和對社會認知的屬性。隨著時間的沉淀,它甚至可以幫助我們追回記憶。在詩歌領域浸潤十年的打打兄,就像一位行走的詩歌使者,在文字的甬道里自由出入和綻放。
 
線上采訪
 
  風起刀落:你是怎么走上詩歌寫作道路的? 
  雨打月光:上小學的時候吧,喜歡古詩,覺得古詩讀著朗朗上口。在童年時代,偶得一本叫《讀者文摘》的雜志,里面有一個少年詩人劉倩倩的小詩:別問我這是為什么。我看了又看,從此真正喜歡上了詩歌。后來自己也嘗試著寫,記得16歲的時候,有一首題為“我希望”的小詩被錄進了《綠洲》的一本集子里,這個集子由新華書店發行。書拿到手時,看著自己的名字散發著油墨的馨香,覺得有莫名的感動。隨后的幾年間,還因一首小詩而獲得91中國桂冠詩人稱號,覺得太不可思議。還有一段時間,每天有十幾封約稿信,寫出的詩被各種詩刊及雜志刊用。后來單位破產兼并離職而失業,整天忙于生計,對詩日漸疏忽,覺得那些虛妄的證書徒有虛名,又不能改善生活,因此擱筆了15年左右。真正寫詩歌是在2008年吧。誤撞進煙雨紅塵文學網站,點滴成溪,略有小獲。
 
  風起刀落:從事詩歌寫作這么多年你的收獲是什么?
  雨打月光:寫詩歌純屬是個人愛好,不圖名利,自娛自樂。最大的收獲怎么說呢?首先可以怡情,充實生活,摒棄一些不良習性。詩歌的題材寬泛:萬物皆可入詩。可以博古論今、悲秋愁緒、思鄉游弋、牽念親情、賞景落墨,歌詠和尊重生命等。可以——我思解我憂,我哭釋我懷,我詩會我友,我歌抒我情……
 
  風起刀落:詩歌對于現實生命的意義和重要性?
  雨打月光:現在,勵志和鼓舞的詩歌少了。在我的生活中有十幾年,在我最落魄困苦孤獨無助的時候,是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騙了你》一直陪伴激勵著我走到現在。現實生命的意義和重要性體現在:詩歌像嫵媚春花,她為我們展現了人世間最美好的生活與色彩;詩歌像蕭瑟秋月,她為我們傾唱出人們最細微凄美的心曲音符;詩歌的一半像海水,有鐵質的鈣,酸楚的淚,夾雜著淺淺心語。她蘊積深厚,盛滿蔚藍而又波瀾壯闊;詩歌的一半像灼灼烈焰,有塵世的煙火和內心崩裂的閃電。她真摯勃發而又明亮軒昂;詩歌也像一只嘶啞的鳥,深情的贊美這豐饒的土地;詩歌更像一個不斷在人群中前行的人,懷揣使命走向未來。
 
 
  風起刀落:詩歌是重建人類時間記憶和生命締造的烏托邦,你對這種說法怎么理解?
  雨打月光:只能說:詩歌有時候是有一個時代背景烙印的。在不同的時代背景下它的感情基調,抒情方式,人文關懷也是不同的。如果說生命締造的烏托邦,那么現代詩歌,更多的是對未來的憧憬和美好生活的渴求;也就是說,人類社會向往烏托邦式的生活,懷揣憧憬,如果說具體的理解那是沒有的,針對不同的詩,感受各不同。 
 
  風起刀落:目前為止,對你影響最大的詩人是誰?
  雨打月光:舒婷、海子。
 
  風起刀落:你是怎么把文字與生命中肩負的使命融合在一起的?
  雨打月光:個人淺見是:詩者應賦予多筆墨抒寫貼近現實題材的作品,切入時代感。心懷悲憫關注底層,歌詠美好生活,呼喚人性的溫暖。現代詩要有一種前進感、光明感,抒寫生命中的詩意履痕而留下對人生有意義的時光印記。
 
  風起刀落:詩歌有很多種寫作形式,你是怎么理解當下口語詩這種抒發形式的?
  雨打月光:凡事只要存在的即有其合理的層面。個人而言不喜歡口語詩,但不代表大眾。
 
  風起刀落:你的作品運用了很多寫作元素,尤其是內心憧憬比較多,這是不是自己內心的真情流露和對美好的期待?
  雨打月光:是的,我的一些零散文字,融入了諸多元素,思考的,哲思的、天馬行空想象的,注重抒情,貼近生活,又盡量從內核多視覺的角度去攫取詩意。對生活的歌詠、喟嘆、憧憬。無不發自內心的真誠期待……
 
  風起刀落:詩歌的表現手法是很多的,而且歷代以來不斷地發展創造,運用也靈活多變,夸張、復沓、重疊、跳躍等等,難以盡述。但是各種方法都離不開想象,豐富的想象既是詩歌的一大特點,也是詩歌最重要的一種表現手法。在詩歌中,還有一種重要的表現手法是象征。你更喜歡哪一種表現方法?
  雨打月光:拓展想象、隱喻寓意、象征和抒情。
 
  風起刀落:回歸到寫作最本真的問題上,詩歌對您意味著什么?有沒有對初學者有什么好的建議?
  雨打月光: 讀詩寫詩是業余愛好,也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意味著有詩意的生活多么美好啊!可以孕育夜色里的呢喃。可以傾聽春天的芽瓣切裂聲,歌詠大地生命的律動。可以遙想式的祝福親人朋友。
對于初學者,只能結合自己的一點小感受:詩無章法。多看、多思、多寫。用心體悟,以不同的視覺觀察事物的細微處,融入情感和思考,展開想象就能寫出詩來。當然技巧的運用是在后續的文字累積中形成的。詩歌要有自己的語言構筑,要有創造性。也就是說陌生化,所以不管什么文本。所謂創作就是要創造出新意和美感。米沃什認為:“詩歌在凸顯所謂風格的時候,有意識地開始新的語言的探索與嘗試是難能可貴的,因為詩人的任務之一就是創造新的語言而寫作”。這就告訴我們,在詩歌的寫作中,避免過多的依賴借鑒,不要程式化、套路化,也不要一味地追求靈異奇崛變得晦澀難懂。避免自我復制與模仿應是詩人的樂趣更應是詩人的責任和使命。  
 
采訪后記    
 
  感謝打打兄能夠在百忙之中接受采訪。在我們相識多年后又彼此多了一份相知。在這里,我簡單補充一下我的個人觀點。事實上,很多詩人都會秉承形式感十足的方式。嚴格遵循經典的詩歌寫作方法和技巧。因此也就要求詩歌具有極強的辨識度。如果你仔細閱讀打打兄的詩歌,很多作品是在思想與意識之間的文字轉換,比較切合當下生命沉淀下來的感覺。最主要的還是對現實生活灌注的責任和態度。一方面是詩歌存在的本質,另一方面是歲月如梭,眾多的生命體驗在他日積月累的身體里慢慢積攢下來的時代見證。他的詩歌并沒有高屋建瓴似的構筑方式,好象在不疾不徐中承合起轉,憑借敏銳的洞察力,打造出屬于自己文本特色的寫作理念。他喜歡在平凡中訴諸真情,在平鋪直敘中尋找對詞的敏感度。這既是一種抽象也是一種具象。
朋友們,如果你正走在寫作的道路上,那就不要停下來,因為詩歌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生活中,不管你想像到的還是想像不到的,它都會通過詩歌的語言形式恰如其分的表達出來。
在這里,希望打打兄在詩歌的道路上逐步建立起更符合自己的有機的詩學。開拓出一片新的廣闊前景。就想他詩歌中所描述的:
 
  這是一條追尋的路
  這是一條黑暗的路
  這是一條光明的路
  于是,我在遙望中感受臨近,在逼近之間詮釋遙遠,讓我這上上下下的一生。
  ……終其一生。為岸。

 



雨打月光文集

http://www.hscuin.tw/zuozhe/187632/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30

我來評論這本書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