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現代詩 > 新詩

拉大幕的人(組詩)

作者:倔老頭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4-10-21   點擊:

《拉大幕的人》

秋天的最后一天不說話
碎了一地的故事
頂著落葉的魂魄
去追趕死人、活人
以及幾頭兀自咀嚼禿鷲尸體的獅子

牧羊人開始可憐幕后的小輩
在秋天快要寫上劇終的時候
拉起無名者的無名指
一起走到死人、活人、獅群中間
嘴里念念有詞
“不管好歹
我們都該謝幕的
謝幕之后,我們還該忘記一切仇恨”
牧羊人完全是個中規中矩的牧師

那支習慣牧天的鞭子
響在空中
和那把找故事的鐵錘交集
隆隆作響
隆隆作響的還有
那些死人詐尸還魂后的尖叫聲

只有短尾羊想起自己是個英雄
而無論好歹都要謝幕的義舉
卻令他們睜大驚恐的眼睛

謝幕聲吵醒了還沒來得及做夢的獅子
一聲悶雷掙脫了他的喉結
大地在一場驚恐后筑雨
死人趁著雨水還未最后結冰
給活著的人
講述那個拉幕人的幕后

他的幕后關押過
很多無冕英雄
也包括他掛在無名指上的委屈

《劫數》

劫數終于被埋進山崗
不落的太陽照看著他
愜意的松鳴照看著他
但我無法確認
他是否已經發芽,或是長成了枝椏

而我沒忘記叼著自己的煙斗
劫數似乎離我越來越遠
這個暮秋
和我沒有多大關系
或者說是無關輕重與緩急
我只想在天黑以前
翻過這篇書頁
那上面寫著飽滿的過去
以及淺薄的未來

劫數恰恰是頭討厭的驢
夕陽快要下山的時候
對我呈酩酊狀的傻笑
但我知道
接下來的風很淡
菊花泛著童話般的香波
與淡淡的風結伴劫數的枝頭
靜靜地等我來取

《簡單》

又一隊人馬從我身邊走過
急匆匆的
應該是去東集
哄搶那批很廉價的青蘿卜

而我只能無動于衷
與那只很舊的蟈蟈籠打趣
身穿紅錦緞的蟈蟈
笑彎了腰
它說
我昨晚的鼾聲很安逸

但我為那些搶蘿卜的人高興
最少他們讀懂了生活的簡單
誰又愿意為我的鼾聲可恥
  審核編輯:車過故鄉   精華:車過故鄉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我在手心里畫你的臉

下一篇: 《 秋夜靠近燈的宿命(組詩)

編者按:
往期編輯   車過故鄉:
這一組詩,有著創新的特質,有著幾分怪異的探索意味,仿佛飄忽的風,亦如飛騰的云。很是欣賞,并認為:文學只有在不斷的否定自己,在不斷的探索中,才可能穩健的前行,哪怕是一小半,或者僅僅是剛剛開始。最后,我還要把今天在關東詩人論壇上,推介的一首詩,復制下來,共同欣賞。《莧菜》// 熟稔的。農家的。樸素的。質感的。接地氣的/ 溫文爾雅的?/ 秧苗的。青黃瓜的。嫩苦瓜的/ 豇豆茄子西紅柿的/ 隨緣而至的毛豆的/ 啤酒的蒜瓣的書頁報紙的桌面的/ 清茶一杯田園的/ ——啊,可以拌白飯的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68

  • 青愛

    各位前輩的爭鳴如此精彩,讓人不得不服佩——-文人,哪怕是爭執也像是在寫雜文一樣。
    沒有性格的詩人寫不出個性的詩篇,不帶個性的詩篇哪談獨特的風格。作者的精神世界也體現在詩里,期待大師們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把文字煉的爐火純青。。。。。

    2014-11-12

    回復

  • 色色001

    不過話又說過來了,發表見解是我的自由也是權利。一個新聞事件,那多人跟貼,誰也沒有說誰的意見就是對的,跟貼而已,如此而已。不要生氣了,我還是相當敬重君的。這是實話,你要讓我跟你的貼,我以后還會跟,你要是不讓,就算了,必竟是你的作品。又是在網上,沒顧慮對你的影響。對不起!!!!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其實,我認為倔主編是大肚之人,就拋了幾塊磚。沒想你還記得煙雨那些破事,唉,其實那有那么多想法,口無遮攔而已。莫生氣,文學相批而長,有人還把名人的詩逐個批了一遍呢,我沒有那個本事。隨便一說,有時愛喝兩口,見諒吧。
    依然記得你的組詩《我不是在炮制新聞》,印像深刻,故有此一論。莫生氣,祝福,平安快樂。你看我現在很少說了。接受你的教導。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沒啥,這組詩相比以前的就是差點。不需要那么多吹捧。

    2014-10-23

    回復

    • 倔老頭

       我從來沒說過我能寫出好文字來,但差與好也不能任由你一個人來判定,真話與冷嘲熱諷我還是能分辨出來的,謝謝你的善意!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哈哈,莫生氣了。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一家言而已。我沒代表勞苦大眾。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說兩句真話,就受不了,看來詩人都得互相吹捧。

    2014-10-23

    回復

    • 倔老頭

       這些事別指望我,我從來不做吹鼓手!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以后你的詩我就不留評了。

      2014-10-23

      回復

  • 夢影含心

    不管哪個門派的功夫,都是取風格中最好最適合自己的,融會貫通而已,達到一種似無風格的境界,這也是學藝人追求的最高境界。哪個名稱,哪個說法,不是后人定義的呢?

    2014-10-22

    回復

  • 車過故鄉

    作者成熟了,是沒有了風格。就比如一個武術大師成熟了,他的拳法沒有了門派。只有博取眾家之長,活學活用,才是成熟,而所謂的風格,都是后人給的某種定義!

    2014-10-22

    回復

  • 夢影含心

    關于風格的問題,含心想淺說兩句。風格是任何文學體裁都應有的一個重要問題,它也是一個作者成熟的標志。從《文心雕龍》到時現代文學家無不說風格的重要性。一篇文字里或一個作家可以有多種風格,或柔或剛,但不能沒有風格,正如朱光潛說:“剛柔相濟是人生應有的節奏,崇高固可貴,秀美也不可少,,,,,,,可以隨人而異,也可以陰對象而異。”
    一個作家應有風格,詩人應有風格,甚至一個時代也應有風格。齊梁詩風柔靡空虛,建安的現實主義及剛健質樸風格,唐詩豐神情韻見長,宋詩以筋骨思想風勝等,無不體現了風格的重要。

    2014-10-22

    回復

  • 夢影含心

    兩位老師說的熱鬧哈,

    2014-10-22

    回復

  • 色色001

    兩位前輩不必多想,如果我有足夠權限,說完的話,我都想刪了。所以我是多嘴的人,請見諒。

    2014-10-22

    回復

    • 倔老頭

       為什么要刪除呢?包括你的一些高論我都想留著,留在枕邊不成風。

      2014-10-22

      回復

  • 色色001

    意淫者眾,如此而已。

    2014-10-22

    回復

    • 倔老頭

       如果我們兩個是在意淫的話,你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2014-10-22

      回復

    • 色色001

       呵呵,我也是意淫,我沒有說自己是高尚的。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一個連老奶奶都不敢扶的國家,文化的衰落是必然的。

    2014-10-22

    回復

    • 倔老頭

       你呢?扶起了老奶奶還是扶起了中國文化?

      2014-10-22

      回復

    • 色色001

       請看我的詩歌《馬年和我的文字》

      2014-10-23

      回復

    • 倔老頭

       想必是驚天動地的大作,若果有時間,再加之興趣允許,我會去看的。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不看也罷,和扶老奶奶差不多,沒啥意思。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只是對你的回答,無他。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矯揉造作的后人,不足取。

    2014-10-22

    回復

  • 色色001

    詩經最早就是喊號子,沒有詩。

    2014-10-22

    回復

  • 色色001

    只有“簡單”也許是真的,其它都是“編寫”的。禿鷲,獅子,尸體,本來就很遠,我不相信一個人能天天見到,既然見不到,詩歌多是臆想。

    詩無定法,定法不成詩,也包括這句話。

    2014-10-22

    回復

    • 倔老頭

       你確實有本錢說這個話!

      2014-10-22

      回復

    • 色色001

       表達我對簡單的喜歡。這些日子,看你的詩,也看林海音的城南舊事,正如她所說,要寫我就寫,“我們看海去”。我感覺這才是真正的文字與詩。一個人影如同一滴墨,當你定睛仔細看時,已經慢慢漶滅。

      2014-10-23

      回復

    • 倔老頭

       你習慣這樣做,按語早在煙雨都不止一次看過,總喜歡讓別人跟著你的下意識,那可能嗎?別人怎么寫,你不要管,合胃口咱多看兩眼,不合胃口揀中意的來,何必自作多情呢?!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暈,我多什么情呢。我寫得只是我對文字的感受,怎么牽掛到人身上了。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只論詩歌,不論人。論起來人,都一樣。

      2014-10-23

      回復

    • 倔老頭

       論什么人?我說的是煙雨紅塵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關閉了,你還要怎么樣。

      2014-10-23

      回復

  • 車過故鄉

    確認。以前的很多都讀不懂,今天的很多都能讀懂了。哈哈,這就是最大的變化。

    2014-10-21

    回復

  • 車過故鄉

    似乎在探討一些無聊的事情了。還是靜下心來,寫些自己的文字吧。詩人是用詩說話的。以后有時間,再交流。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是很無聊,我早就覺得。沒事,有空再敘!祝你寫字愉快!

      2014-10-21

      回復

  • 車過故鄉

    錯,《詩刊》、《綠風》、《詩潮》等等,都在改變中,它們刊載的作品的風格,是有了很大的變化的。我從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訂閱各類詩刊,再看看今天的詩刊,還是以前的風格嗎?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什么?風格有了很大的改變?你確認沒說錯吧?

      2014-10-21

      回復

  • 車過故鄉

    我這個人并不倔,但執拗,認死理,我反對那些讓我看不懂的作品,甚至嗤之以鼻,但我尊重不同作者的創作觀,以一種平和的心態,去閱讀自己喜歡的作品。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我雖然不是詩人,這一點脾性我還有,我同樣反對轉磨道的文字。我也曾經嗤之以鼻過,盡管有些文字是出自大詩人的手筆。

      2014-10-21

      回復

  • 車過故鄉

    但,有探索意味的作品,應該在感情上,予以支持和肯定。哈哈,個人的粗淺感觸,不吐不快,也許你那句“吉大詩人”觸動了我的靈感。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是啊,只有大詩人的靈感才是靈感,別人都可以是復制。

      2014-10-21

      回復

  • 車過故鄉

    我對亂象的理解是這樣的:是非顛倒,黑白混淆。而具體到詩的層面,就是“不知所云,指鹿為馬”。

    2014-10-21

    回復

  • 車過故鄉

    記得一位著名詩人這樣說:我的詩沒有風格,猶如我的頭上沒有枷鎖。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也有詩人說過,我要堅守我的風格。只有這樣,才能體現我的價值,別忘了,那個說他自己沒有風格的詩人,沒有風格就是他的風格。

      2014-10-21

      回復

  • 車過故鄉

    包括隨著年齡、閱歷的增長,詩寫風格的變化,應該是自然的事情。而關鍵是朝哪個方向去變。或者,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詩風,提倡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其目的之一,就應該有這個意思。而當今許多老詩人更多的作品,都和他們以前的明顯不同了。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這一點我們有共同點,也就是說,作為編輯,我們沒有權利讓人家怎么寫,只能在不輕視別人的技巧的前提下,看一下文字成熟的成色,僅此而已。

      2014-10-21

      回復

  • 車過故鄉

    風格沒有必要固守。甚至一份期刊,也是在不斷發展和變化的。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這就是目前所謂詩人之亂象,一首詩說到小獸而稍稍有些市場,另一個人緊接著就會拍馬跟個小獸出來,這不是潮流,只能說是一種市儈,一種不會長久的市儈。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任何一個有個性的期刊都不會不要自己的風格,也不可能不選擇一些風格群,可見風格從小到大,從古到今,從中到外都是不可廢棄的,除開所謂的市儈文學,或者說成附勢文學。

      2014-10-21

      回復

  • 車過故鄉

    嘴上是否有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品。我不敢說自己是什么大詩人,所謂的大詩人,到底有多少?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嘴上有毛,指的是文字的氣質,大詩人是很少,最少這里暫時好像還沒有,但矮子里還是有將軍的。這一點我還有自知之明,不佩服不行。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文學只有在不斷的否定自己,在不斷的探索中,才可能穩健的前行,哪怕是一小半,或者僅僅是剛剛開始。”這是誰的定理嗎?是否適用于一切所謂的文學之人?別人管不著,我是受教了!

    2014-10-21

    回復

    • 車過故鄉

       我是這樣認為。文學是創作,而非復制,既然是創作,就要推陳出新,而不是原地踏步,所以,很欣賞那些敢于出新的作品。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也對也不對,出新在于層次,而風格必須固守,否者都將是不孕穗的稻子。

      2014-10-21

      回復

    • 色色001

       實驗室里做實驗,我心本是一粒種。親,你認為呢。

      2014-10-22

      回復

    • 倔老頭

       親?能不能省略呢?

      2014-10-23

      回復

    • 倔老頭

       你心本是一粒種?我知道,那應該是無性授粉吧!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呵呵,沒事,我不生氣。

      2014-10-23

      回復

    • 色色001

       肚皮不餓,啥也就不怕了。呵呵,……

      2014-10-23

      回復

  • 車過故鄉

    感謝賜稿。問好

    2014-10-21

    回復

    • 倔老頭

       不管是哪里的,只要是有肋骨的就是好樣的,吉大詩人介紹的想必都是有肋骨,最少是嘴上有毛的,在立意上是鮮明的,哪怕它僅僅是白拌飯,也還是有人過目的。

      2014-10-21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