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散文 > 情感散文

【周年】我的紅塵

作者:下寨龍池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4-12-12   點擊:

  (一)入紅塵
  我告別網絡文學已有四年之久,在這四年里,每天的業余時間是看視頻,逛天涯,評熱點,偶然會寫一點文字,把它放到博客里。因為離開原創力量,上文學網不再是我每天的必備內容,所以我將筆記本讓老婆拿著上班,因為那時候覺得上網實在一件無聊透頂的事情,徒徒的耗費著大好的時光。我象吸毒上癮的人一樣,每天過著空虛而又心慌的日子,總覺得人一旦沒有了精神追求,就如行死走肉般。說得更高大上一點,就是人要有自己的興趣愛好,解放自己。當這種需要沒有滿足時,你會感到很壓抑。的確,失去精神家園的人是可怕的。
  直到一三年三月底四月初,家里淘汰了以前的臺式機,盡管它還能用,但速度就像蝸牛,消磨著人的耐性,終于買了。一再權衡下,覺得代替它的,還是一個筆記本比較好,那樣至少不占空間。就這樣,我提著新筆記本開始上班了。
  打開了很久沒有蹬過的qq,看見一個不明就里的群里閃爍著一個地址,順手點開,是紅塵客棧的【紅塵有你】征文,順便將這個網站看了一下,心里立即驚喜起來。
  我在那個群里發到:天哪,居然還有這么一個網站,你們都在!
  接著,小刀就呲牙咧嘴的上來了,對著我傻笑。看見小刀招呼我,心靈的距離一下子近了許多,逮住他就聊了起來。
  算算時間,和小刀交往從零六年認識,零八年比較正式的交流,到現在都有七八年了的感覺,基本上他就是那個綠蟻紅泥陰天后的朋友,因此格外的興奮。
  小刀很有意思,我懷疑他就是想讓我來紅塵當編輯,但是我偏偏不說,有一次他實在忍不住了,先給我說:“兄弟,我想你。”然后又是那個呲牙咧嘴的表情。
  說實話,到那個時候,我對他的性別還是不能確定,原來在原創的時候,為了確認這個事情,我親自和他私聊,當面問他:“你到底是男人還是女人,告訴我,別在讓我揪心。”
  那邊沉默了許久,估計他在做著激烈的思想斗爭,該不該告訴我事實,很長時間后,他給我回復:“你記住,我永遠是你哥。”
  所以我一直當他是個男人,今天,他說出這樣的話來,讓我有點受不了,于是回復他:“都大男人,別這么煽情。”他又一個呲牙的表情,接著說出了他最含蓄最想表達的意思:“朱成碧,小曉,老狼,麥芒,老刀都在,你們如能聚到一起,我太高興了!”
  行,人家話都說道這個份上,再挑明就沒有意思了,我就說:“好吧,我是現在來呢還是等你缺人時隨時召喚?”
  小刀這家伙很滑溜,他看見吊起了我的胃口,就回了一句:“主要看你的時間。”
  我無語,你見過這么高的談話技巧嗎,明明是他想要我來的,到頭來,反而變成了好像是我死皮賴臉的要自己來一樣。算了,看在多年的兄弟份上,不和你計較了。
  就這樣,我來到了墨舞紅塵——那個時候還叫紅塵客棧
  (二)識紅塵
  我說我對這里有感情,你可能覺得有些煽情,但是,感情這東西,與其說說不明白,不如說是你不愿意去說。所謂你和某東西有感情,是指你和它共同經歷過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有了這個做基礎,你們想沒有感情都很難。
  其次,我們看世間林林總總的東西,其實是透過這個東西看它背后的人,比如煙雨,比如紅塵,這些名字之所以有著自己的個性和特點讓人能區別開來,主要是這些東西背后有一群屬于各自的人。我們與東西打交道,說白了就是與這個東西背后的人打交道。
  我和他們是有感情的。
  比如小刀,當年在一起搞擂臺,其間同甘共苦,不是親身體會絕對感覺不到。后來又分開了老長一陣子,他還偶然逛逛我的博客,讓我感動的痛哭流涕,現在又相聚了,就是經歷了離合悲歡,不多說。
  比如小曉,我們當年在孔雀山莊搞擂臺沙龍,大家在里面爭過吵過,鬧過跳過,但他們都叫她小曉姐,有人叫她臭小曉。我處于對她的尊重,一直都呼她的全名。和她在一起高興的時候多,我們在論壇里玩成語接龍,玩故事借力,玩殺人游戲,都玩的不亦樂乎。她帶給我最驚喜的是,有一天我們的沙龍結束,她突然宣布:“下期討論的小說是下寨龍池的擂臺作品《橙靛禮物》。各位最好準備,期待大家下次不見不散。”
  當時我還是一名很不會寫小說的寫手,看到這個消息,著實激動了一陣子,立即將這個決定告訴了已經睡著了的老婆,而自己激動了半宿。
  再比如一碗涼茶,我們之間,那是有過“恨”的,具體怎么樣我就不說了。來到這里后,居然發現老刀小刀和涼茶都在管理層里面,當時奇怪了好一陣子,在我感覺里,他們似乎是水火不容的,怎么在這里將他們都集合到了一塊。
  后來在涼茶的一篇散文里,我發現不是我認為的那么回事,我給她散文留了言,含蓄的說了自己想說的話,因為要在一起共事,所以表現出有點愧疚的樣子。她給我回復:“那時候我們都是各位其主,對事不對人,在這里我們仍然是朋友不是嗎?”這句話讓我感覺到,涼茶其實是心胸很開闊的一個人,再后來,隨著深入的了解,發現她居然是我老鄉,這一發現可了不得,我本身在外面,思鄉心切,見到老鄉真的要流淚的樣子,心里上一下子認同她了,想起以前的行為,真有點幼稚呢。
  再比如紫衣侯,曾經我懷疑過,他是不是就是當初的楚離,因為我見過楚離的照片,所以決定打探一番,來到了他的空間,才發現他們雖然不是同一個人,但是還有點象呢,都是那種方方的胖臉。再后來發現,紫衣侯居然是一個企業家,經營著自己的公司,還在電視上露過臉。
  我和紫衣侯的交流就從這個時候開始的,看過那段視頻后我給他說:“看你傻傻的樣子,怎么也和文學兩個字聯系不起來。”說完就等著他回復。我說話不習慣用表情,所以,現在讀來這句話冷冰冰的好像在罵他,但其實我是調侃他。
  好在他見多識廣,不和我計較。當時回得什么我忘了,總之很隨和的語氣。
  和他聊的比較多的是網站長篇改版前,需要大量的長篇小說,我就說為支持網站長篇改版,我也寫一篇吧。沒想到,紫衣侯就認真了,不停的和我聊天。
  龍池,你寫多少字了?我說2萬。他說,蝸牛。
  過一段時間又問,龍池,多少字了?我說4萬。他說,小蝸牛。
  有一次給我說,龍池,你趕8月底寫夠16萬字,我專門請人給你改小說。
  天,這個待遇我可受不起,趕緊說,還是我自己來吧。
  總之,紫衣侯就是這樣一個人,他隨和,你看跟我的聊天記錄。他眼光長遠,你看網站的建設。他大氣,你看網站的投入。他更讓人覺得踏實,他的網站不會倒閉或者僵死,你看他訪談里的決心。
  當然,在小說組,我們那幾位編輯,也是在長久的交往中,建立了感情。我慢慢的喜歡上了他們:比如沒大沒小,動不動就要調戲我的夢兒;每次一說完話馬上就急忙說再見,你們忙,而我們還沒有說上一句話,馬上又蹦出來的芊芊姐姐;每次都在擔心稿子沒有審完,打開網頁后卻發現已經被人審了、多才多藝,長短通吃的喻姐姐;還有我那個寫小說很了不起的衣零妹妹。能和你們在一起,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快樂。
  還有網站那些各有特色的小說作者們,我都覺得我們已經成了朋友,親切而溫暖。
  (三)醉紅塵
  我老婆經常說我:“你整天上網是正事嗎,不管家里和孩子了?”
  首先我說明一下,我整天基本只上一個網,就是墨舞紅塵。其次,我也不是整天上網,至少在周末這兩天,因為怕老婆生氣,所以顧家的時候多。但老婆在家里沒事的時候,從不嫌我上網。
  再次,我其實是每天都上網,特別是周一到周五。
  七點半上班,到辦公室第一件事情是打開紅塵和qq,處理網站的事情到8點左右。然后工作,其后有空再處理。通常除了開會,基本上一個下午都是我的自由時間。
  每天晚飯后,我出去扔掉垃圾,然后沿著那條馬路走上幾個來回。思考小說的進展,長篇《龍紋》的很多情節都是在這個時候構思的,第二天就能寫很多字。我自己都感到很驚訝,從當初答應猴哥寫長篇,到現在,居然能將一篇3000字的小說,擴成了現在的30多萬字,都是晚上散步的功勞。
  也會在清晨頭腦最清醒的時候,突然冒出許多靈感,人物關系的設定等等。
  我老婆雖然對我的長篇不大關心,但她現在對我上紅塵基本上不聞不問,因為我說過,我不吸煙,不喝酒,這點還算有點高雅的興趣,你就不要管了。這句話可能打動了老婆,她現在支持我。
  女兒卻經常和我討論《龍紋》,討論紅塵,討論一碗涼茶,紫衣侯,她偶然會把自己寫得很得意的歌發到這里,盡管她還是個小學生。
  如果說我醉了,那么酒氣早已飄到了全家。

  我不喜歡寫散文,因為散文實在太真實;但是我喜歡讀散文,因為散文太真實,從中可以了解作者的許多事情。恰逢紅塵一周年之際,貢獻一篇散文,一個最真實的東西,以示慶賀。
  
  審核編輯:文清   精華:文清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紅塵會員   文清:
入紅塵,識紅塵,醉紅塵,就像三部曲一樣,一步步走進,越來越感覺到墨舞紅塵的魅力。因為散文的真實,才讓作者寫出了心的感受和感悟。感謝作者對散文版面的支持!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76

  • 韻無聲

    龍池,我來也~

    2016-06-13

    回復

    • 下寨龍池

       韻姐姐,你現在才來,遲了許多時候呢。

      2016-06-14

      回復

    • 韻無聲

       應該早就在紅塵共事了的
      原創力量我也做過詩歌編輯呢,怎么不識得你

      2016-06-14

      回復

    • 下寨龍池

       天,你在原創待過?阿彌陀佛,罪過。我居然不知道有你。

      2016-06-14

      回復

  • 井中撈月

    醉紅塵,真性情。好文字。

    2016-04-21

    回復

  • 瑤光

    散文和小說一樣好。

    2015-02-05

    回復

  • 一碗涼茶

    周年熱文的3000墨玉看來是穩穩的在這兒了,贊一個!

    2015-01-15

    回復

    • 下寨龍池

       呵呵,我就是沖著3000墨玉來的。都快給人散完了。

      2015-01-15

      回復

  • 落葉半床

    評論多的,我拉了好久,好久才找到。第一次看見龍池的頭像,就說這是哪兒來的啊!看完這篇散文,知道的確是一個時代的。

    2014-12-22

    回復

  • 姬芷孤酌

    咱找個角落蹲蹲唄,主人家望不見~~~~~~~~

    2014-12-19

    回復

  • 衣零

    一篇散文,暴露出老大的真性情。原來你也是性情中人。呵呵。非常感謝老大文中提到我,我又感受到多了一份溫暖。一起努力。

    2014-12-18

    回復

  • 衣零

    不止一次看這篇文章了,一直倉促,沒有時間評論。今早重讀,一樣感動。我和老大有相似的經歷,原創的改版讓人黯然神傷,等了一年,竟然變成了別的經營模式。幸好我們遇見了墨舞,這里又是一個新的舞臺。

    2014-12-18

    回復

  • 半染朱砂

    差點忘了,我的女帝呢!!!!!!!!!!!說好的霸氣呢!!

    2014-12-17

    回復

  • 半染朱砂

    老鄉,我現在才看見,你不會抽我吧!!我知道你人好不跟我計較啊。嘿嘿。我來紅塵不長啊,感覺你寫的很真實,不對,很平實,很簡單的敘事,不過很煽情。
    雖然我來紅塵不久,不過咱們老鄉啊,情意深厚,有時間聽你吼秦腔哈哈……我們這一代對秦腔這東西已經有些生疏了,不過爸媽那一代人對秦腔很熱忱,一不小心暴露年齡了。沒關系,我年輕,有的是青春~哈哈,老鄉,希望你開心

    2014-12-17

    回復

  • 燕語千千

    很用心,很專心,很細心,祝福你。祝福墨舞生日快樂!

    2014-12-17

    回復

    • 下寨龍池

       姐姐來一篇吧!

      2014-12-17

      回復

    • 燕語千千

       我真的很想寫,可最近心情和狀態不是很理想,過幾天看看吧,要是能回到以前的狀態就寫。謝謝你。

      2014-12-18

      回復

  • 燕語千千

    我也是看到黃塵刀客發到群里的鏈接來這里的。

    2014-12-17

    回復

    • 下寨龍池

       我們是同路人,也就是共同的引路人了,哈哈。

      2014-12-17

      回復

  • 燕語千千

    第一段總覺得開始到失去精神家園是可怕的很真實,很誠懇,很能引起共鳴、

    2014-12-17

    回復

  • 喻芷楚

    恭喜

    2014-12-17

    回復

  • 貝貝

    輕輕述說,道不盡的真情實感。問好!

    2014-12-16

    回復

    • 下寨龍池

       呆貝貝好。謝謝來踩,話說你現在到底在哪里?

      2014-12-16

      回復

  • 古剎昏鴉

    欣賞真性情文字,問好下寨龍池朋友!

    2014-12-16

    回復

  • 金牛

    拜讀一篇散文,感知一個真實。周祝墨舞生日!問龍老弟!

    2014-12-14

    回復

  • 木果

    一群為夢想執著的人,談及夢想,往往會讓人熱淚盈眶,因為我們都為此瘋狂過,但瘋狂過無數次,仍不見起色,至少我是這樣的,幸好,遇到了紅塵,一個實現夢想的平臺,加油,親,在此也預祝紅塵越辦越成功!

    2014-12-14

    回復

  • 春秋子系

    春秋子系早已玩孫喪志,但看到老友的文字,還是禁不住留個腳印。

    2014-12-13

    回復

  • 春秋子系

    春秋子系早已玩孫喪志,但看到老友的文字,還是禁不住留個腳印。

    2014-12-13

    回復

  • 云錦如初

    很不錯,鼓掌!

    2014-12-13

    回復

  • 你猜

    寫的很有感觸,另外,沒發現錯別字啊,哈。

    2014-12-13

    回復

  • 小曉追夢

    全是錯別字,我真為你臉紅。

    2014-12-13

    回復

    • 一碗涼茶

       姐姐你就別打擊龍池了,這篇錯字已經少多了,這是龍池寫的第二篇賀文,第一篇都精了又被我給撤了,就是因為錯別字太多。

      2014-12-13

      回復

    • 下寨龍池

       姐姐你敢校對時間長了,老會挑毛病了。我臉紅。

      2014-12-13

      回復

    • 下寨龍池

       人家都改了五遍了,不要在那樣說了啊。

      2014-12-13

      回復

  • 朱成碧

    看到小刀說我永遠是你哥那句我笑翻了

    2014-12-12

    回復

    • 下寨龍池

       小刀神叨叨的,裝的很象,欺我事無知,是吧,阿碧。

      2014-12-12

      回復

  • 粒兒

    祝福墨舞紅塵越辦越好!祝福龍池好文不斷!祝福所有深深愛著文字的文友幸福永遠!

    2014-12-12

    回復

  • 遇才女

    好有愛的,一群熱愛文字的“瘋子”們,真棒!

    2014-12-12

    回復

    • 下寨龍池

       才女來了,你也瘋一回吧。對,何不瀟灑瘋一回?

      2014-12-12

      回復

    • 遇才女

       等我家后院的火,不那么大的時候,我再瘋,現在我家后院是禁不起任何的風吹草動了。

      2014-12-12

      回復

    • 下寨龍池

       好吧,等你的火滅了,我等著啊。

      2014-12-12

      回復

  • 歐陽夢兒

    文章看過,總結出兩個閃光點。第一,有提到夢兒同學。第二,不抽酒不喝煙。明白一個道理:你沒把我放心上,給了胃,有點消化不良。

    2014-12-12

    回復

    • 下寨龍池

       有的有的,不吸煙不喝酒,就少向你要獎金了,你該高興才對。

      2014-12-12

      回復

  • 喻芷楚

    紅塵花落舞,簌簌一庭芳。
          相悅清音曲,琴彈感熱腸。

    2014-12-12

    回復

  • 高駿森

    情真意切,原來我們都是在原創里面吃過飯睡過覺唱過歌喝過茶吵過架,而且都是06年進去的,進去了出來后又都是一樣的丟魂落寞,這么多相似,為什么我們現在才認識了?

    2014-12-12

    回復

    • 下寨龍池

       不知道,大概是道不同不足于謀吧。你寫你的詩歌,我寫我的小說,我們怎么就沒有過交集呢?我也很可惜。

      2014-12-12

      回復

  • 一碗涼茶

    其實吧我都不好意思告訴你,“陰天”根本就不是我。其次當年你們都集體撤了大哥才找的我,咋就被你“恨”上了?哈哈。

    2014-12-12

    回復

    • 高駿森

       這個我知道,我還聽見一句說什么原創800年不更新一次。這句話我記憶最深。

      2014-12-12

      回復

    • 下寨龍池

       什么,陰天不是你?太吃驚了吧,你為什么不告訴我呢?

      2014-12-12

      回復

    • 一碗涼茶

       哈哈,我知道你們當年和陰天的矛盾,也知道一部分不認識我的編輯把我當成了陰天的馬甲,我是個不愛解釋的人,就給你造成了一個“美麗”的誤會。現在也挺好呀,大家的愛好相同,晚幾年也一樣能認識。不是么?

      2014-12-12

      回復

    • 下寨龍池

       你好瀟灑,不聞不問的,白白害了我這么多年。

      2014-12-12

      回復

    • 瘞花秀士

       涼茶是陰天?我和我的小伙伴都驚呆了,好比說龍池就是水妖。

      2014-12-13

      回復

    • 下寨龍池

       被你們蒙了。我認錯。

      2014-12-14

      回復

  • 文清

    借龍池的美文,祝墨舞生日快樂!更要感謝朋友對散文版面的支持,祝冬安!

    2014-12-12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下寨龍池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