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中篇小說

我的姑姑

作者:紅杏之淚    授權級別:B    編輯推薦    2014-02-15   點擊:

  昨天看了我弟弟寫的我的姑姑,我的眼淚止不住了。或許這是一次漫長的痛苦的壓抑的描述,但弟弟第一次這么有條不絮地寫著。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下來。

  姑姑走的時候(2013.8.8晚22:30),44歲,正值年輕,風華正茂。或許我這樣寫大家覺得很可笑。其實我的家族里,最漂亮最有交際頭腦的最聰明的年紀最小的就是我的三姑。

  但姑姑的一生坎坷不平。就我伯伯的話說:“報喜不報憂,總給家里說自己過的不錯,從不說自己所受的委屈。”從什么地方開始寫呢?直接敘述還是倒敘?我腦海里的碎片太多了,慢慢理清還是就一團漿糊。我不敢有條不絮的寫,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姑姑走后的第四天早上,我還特意給弟弟打了電話,弟弟說:“姐,這個話不要告訴任何人,有些事情是你能承受的,但有些人是承受不起,希望姐不要說,留在肚子里,爛掉吧。”我恍然,我痛心,我無法訴說,我要承受恨嗎?我一直問自己問題,問自己能不能忘卻這些事情,這些自己親眼看見的,自己親身體會并讓自己深深受傷的故事。我要怎么去對待死去的姑姑,我要怎么去對待活著的姑姑的孩子?我要怎么做,才心安,我要怎么做,才讓姑姑放心。或許我平靜的講一些故事,留一些回憶,留住姑姑的音容相貌,留住姑姑那年輕的夢。

  (一)

  小時候的記憶也是聽母親口述,自己懵懵懂懂的。母親說姑姑小時候上學,特聰明、好強。有次被老師罵了一句后,就不去上學了。以為我爺爺在運城,可以幫忙看看,能不能在城市念書,也不清楚什么原因,就不了了之。母親說姑姑沒有上完學,走的時候肯定很后悔了。母親又講述了我們本家的和姑姑年紀相仿,人家念完大學,在太原任教,現在也是有房有車,生活過的不錯。我8月份在家里幾天,妹妹也講述了不少姑姑年輕的時候的事情。說當時候姑姑每次去同學家串門子,都會帶好多小尾巴,比如我弟弟森子,比我的表弟磊子。姑姑的同學很羨慕總說:你們家小孩真乖,都聽你的話,長大后都有出息。大人都不用操心。姑姑笑笑。

  在我有印象的故事里,是我10歲的時候,姑姑25歲。暑假,姑姑帶著我去運城整整一個月。發生好多事情。我人生地不熟,很膽小,不敢和院里的孩子玩。時間一長,大家慢慢熟悉了。姑姑在百貨公司上班,住的是百貨公司的房子。這是我一生美好的回憶。初到運城,時間一長,摸索出小區的一些規律,比如:每天中午12:00,晚18:00都有電視可看,每次鄰居家的孩子下午在院子里騎著兒童車轉轉。我和鄰居家的孩子熟了,慣了,就讓我也騎了幾次,但有次把人家的車子給弄壞了。至于怎么處理,時間這么長了,自己都忘記了。最讓我難忘的是吃飯。姑姑說,有朋友過來,今天要做好吃的。我當時還小,興高采烈地想著哇,今天能吃好吃的了。或許這是我最后的一次晚餐,也是姑姑人生最大的轉折。從沒有覺得姑姑人生坎坷,但這頓飯的結局,是不是很讓人傷心呢。

  那天,姑姑的朋友來了,我現在的記憶很模糊,只記得穿的西裝,人長得精干,有知識文化,是城里人。很講究,長得也帥氣。我和叔叔說出去買點菜和吃的,因為今天晚上叔叔會留在姑姑這里。我就和叔叔一起去了市場,去市場很遠,要過火車道。大家都是看著火車離開后,或者放行才過。要是繞路的話,很遠。我當時小,看到好多孩子都從火車底下爬出去,我也學著爬,看著大家從鐵絲網的縫隙里鉆出去,我也鉆出去。叔叔確是等了好長時間才過的火車道。我們去的時候空手,回來的時候買的啤酒,肉,飲料,蔬菜等,我記得夏天,天氣很熱,買了個大西瓜。叔叔拿著所有的菜,我就抱著西瓜。當時叔叔說,不要從火車底下鉆過去。我不停,還是鉆了過去,正好有輛火車呼嘯而過,嚇的雙腿發抖。這個事情叔叔回家告訴我姑姑了,說:孩子真膽大,就不怕火車嗎?不愉快的事情不說了。姑姑開始忙活起來。我還小,就坐在飯桌旁等著飯菜。姑姑和叔叔有說有笑,當時小,覺得正常。現在想起來,若是姑姑和叔叔結婚了,是不是姑姑會多活幾年。但這估計是最后的相聚和別離。

  菜終于做好了,開始吃飯,每人前面一個標準紙杯,叔叔說:給孩子到點酒吧!姑姑說:孩子還小,不能喝。我能好奇心作怪,想喝。姑姑說:那就到點酒和飲料吧,混到一起這樣不感覺辣和澀。我舉起杯子,一口氣喝下去了。姑姑和叔叔邊聊邊吃。等到21:00的時候,發現我不見了。姑姑和叔叔遍地找不到。不知是誰掀開桌布,發現我在桌子底下睡著了。第二天醒來,姑姑說:餓不餓。我說:姑,怎么回事。我覺得頭很疼。姑姑笑了笑說:昨天你喝了酒,一頭鉆到桌子底下了。嚇得我們找了好長時間。

  這是我小時候最有趣的事情了。我現在長大了,喝酒還是喜歡混著喝,或許是忘不掉當初的感覺吧。我在那個暑假,姑姑讓我練字,我每天都要寫個“之”字,姑姑說,要堅持下去,這個“之”字是漢字筆劃的精華。小時候懵懂,也不清楚,現在回想起,自己真的很慚愧當時沒有堅持下去。暑假回到家,母親見了我就說:還是城市好,人變的白了,也不像以前那么瘦小了。

  這也是我能記起的小時候和姑姑在一起的事。

  (二)

  這些美好的回憶持續的時間是有限的。就好比人生的富貴一樣,都是有時限的。和姑姑從運城回來,一年后,姑姑結婚。我弟弟描述結婚的場景也不多,我記憶也雜,不知道如何寫?但姑姑的結婚就注定了她以后的命運。姑姑結婚,我當時也在場。我家和爺爺奶奶家有條馬路相隔,爺爺奶奶家在上頭,我家在下頭。直走10分鐘就可以到,很近。

  記得那天陽光明媚,家里很喜慶,因為姑姑結婚了。我早上跑到爺爺奶奶家,去姑姑在的房子里,那個房子里后來是我伯伯住的。看到姑姑打扮很漂亮,姑姑朝我笑笑,我也沒有說話就又走了。姑姑穿著白色的婚紗,很漂亮,那時候年紀小,什么也不懂,只是很好奇,誰和姑姑結婚,是不是我認識的叔叔?還是這是一場讓人傷心的婚禮。我沒有多想就出去了。跟著小孩子坐到車里,等著姑姑出門。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家人很喜慶去了姑姑要嫁的人家里,發現姑父家很窮,土墻土屋,最意外的是姑父的人個子很低,都沒有我姑姑高。我姑姑1.7左右,瘦,手指細長,瓜子臉,很有神的眼睛。當時的頭發長不長,我都忘記了。但是姑父,1.67左右吧,胖,小眼微瞇,笑起來很有點滑稽吧,因為我覺得配合著他的臉,這種笑很別扭吧。很會說。這是很奇怪的組合,當時我覺得姑父撿到寶了。或許大家會說:“一朵鮮花插到牛糞上”,其實這些俗語也有一定道理,但只要這牛糞有營養,會體貼照顧人,那么鮮花也會長得長久,會很美麗。但事情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姑父和姑姑就這么結婚了,其中的原委,我也是后來聽人說的。因為當初運城的叔叔因懼怕自己的父母,不同意他們的婚事,我姑姑是個要強的,就這樣胡亂的答應了別人的求親,導致了生命的轉折。

  后來的十年的時間,我沒有姑姑的消息,也沒有姑姑的任何事跡。偶爾聽人說我姑姑去阜陽做生意了,中途因出了事情,又回到老家了。偶爾又聽人說我姑姑做生意掙了點錢,把家里拾掇的很好。偶爾又聽人說,姑姑在做生意這幾年,有了孩子,是個男孩,總愛跟著姑姑,上學的確是個問題,但是姑姑的口才好,這些問題就很輕易解決。我想,姑姑走的時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的孩子吧。

  再一次見到姑姑,是2010年的初三。我看到了姑姑,姑姑還是以前的樣子,我覺得姑姑最愛美了,姑姑也愛干凈,主要是我跟著姑姑在運城一個月,姑姑每天要督促我洗澡,每天2次的。姑姑見了我就喜歡問我,怎么樣,有沒有合適的人家。我都支吾著不敢多說。一年到頭,見到姑姑的次數也就一次。主要是我看到姑姑有2個孩子,男孩比女孩大點。男孩比較像我姑姑,女孩像姑父比較多點。今年我去姑姑家里,看到姑姑的全家福,心里很酸。初三吃了飯,各自回家,我和姑姑的說話次數也是有限。不知道是不是我長大了,就不知道和姑姑說些甚么。

  我其實很慚愧,自己寫著寫著,就發現和姑姑說話的次數也是有數,不光有數,見面的次數也數的清。每年過節姑姑都說:蕊子,初六記得來姑姑家里。哎,我每次初六都要去太原上班,也沒有在過節的時候去看看姑姑。寫著寫著自責起來。發現自己太可悲了,想給姑姑多寫點文字,都沒有辦法下筆。

  (三)

  其實這段是最難下筆的,也是我最不愿意寫的文字。是繼續呢?還是自己默默承受。

  那是2011年的大年初三,我見到了姑姑,姑姑笑著說:今年可以去我家了吧。你這么多年在外,去姑姑家看看。我說好。姑姑說:到時候大家一起來。在爺爺奶奶家,一起吃了飯。姑姑回家了。

  大年初五晚,我和妹妹、父親、母親一起打撲克,玩升級。晚上8點左右,父親接到電話,臉色凝重,我們停止了打撲克。父親說:明天不能去姑姑玩了。我說:為什么?出了什么事情?父親說:森浩的眼睛被扎傷了,眼鏡碎片進入了眼睛。我說:怎么會這樣。妹妹、母親也很擔心,母親說:用不用去看看。父親說:是森浩和同學玩籃球的時候,不小心籃球碰到臉上吧。我說:送去醫院了沒有?父親說:去了醫院。這天晚上我們心情都很沉重。這個電話是紅梅姐打來的。我母親說:那就不要去你姑姑家了。明天收拾收拾,初七你就要走了。我說:噢。

  2012年的10月,我回到家,我母親告訴我你姑姑得了病。我說:怎么回事?母親將得病的經歷告訴我,情況是這樣的:過年的時候,森浩的眼睛傷了,在醫院休息了1個月。我姑姑因為孩子的病,心里著急,好像是在2011年的4月份感覺自己身體不舒服,也忍著不去醫院檢查。但有次姑姑咳出血來,不得不去醫院檢查,姑姑去的是西安醫院。那天,我父親接到電話,說去西安醫院。當時我父親正在家里澆地,晚上1、2點接的電話。我母親說:怎么回事?父親說:妹子住在西安醫院,明天要去看看。母親說:救人要緊,多帶點錢。父親從家里拿了些錢,母親說怎么帶這么多。父親說:病情很嚴重。母親說這些錢夠不夠,要是病情嚴重,這點錢怕是不咋夠用。父親說:錢在銀行,現在取也來不及。先帶點吧,我把銀行卡帶著,方便用。母親說:也行。天明,我大姑哭著跑到我家,見了我父親說:老三的病情估計太嚴重,這是我湊的錢,你一并帶上吧。我父親去了西安,見到了我三姑。先去醫生那里問了病情,醫生說:準備后事吧,最多2-3個月。當時我父親傻了,眼淚流出來了。怎么辦?我父親是個睿智的人,但遇到這種事情我父親也反應不過來。但我父親調整了情緒,去見了我的三姑。要和我三姑好好談談。在病房里,我父親看到我姑哭紅的雙眼,心里難受,但能怎么樣,父親下了狠心說:你要是想活下去,就必需醫治。現在不能自暴自棄。三姑看著我父親,說:我也想活下去,但這病,也就能活幾個月。我想自殺。父親說:治病要緊,錢都是次要。你要是想活,就要想辦法治好自己的病。我父親一直給我三姑做思想工作。

  母親說完,眼睛都紅了。母親接著說:還好,現在你姑姑的病情穩定了。但是每月要吃藥,一次估計500元吧,哎,聽說這個藥還管用。你就放心了。前些天森浩來這兒,和你三姑一起來的,我整理你弟弟好的不穿的衣服給了森浩。你爸又給了錢,給你姑姑看病。我說:反正弟弟在外地工作,這些衣服也不穿了,給了吧。現在姑姑病著,給點錢吧。母親說:我也清楚,你看你父親給錢的時候,我也沒有阻止。他們現在家境不好,你姑姑又得病,咱們能幫就幫點。要那么多錢干啥,人活著最重要。我說:你也不用管我父親把錢怎么用。他做事情還是會趁著點的。母親說:對了,你明天去你姑家掰玉米吧。還有,帶上筆記本電腦吧,前幾天,你三姑一直想借,說家里有網,可以上網。筆記本電腦放在咱家里,也不用。你明天去你三姑家,就帶上吧。聽說一天應該可以掰完吧。掰完了再回來吧。我說好。

  于是,第二天,我聯系了磊子,一起去姑姑家。磊子一早過來接上我,磊子說:姐,在路邊吃點吧。我說行。我們到北辛的時候,吃了羊肉泡饃,是磊子掏的錢。我口袋里帶的整錢是給我姑姑的,自己因為考慮不周全,所以沒有帶零錢,但是讓磊子給我掏錢我也心安,主要是自己覺得對磊子還不錯吧。磊子和我一起吃了飯后,就上路了。

  到了姑姑家,迎接我的是三姑,三姑見到我很開心,說:這里葡萄和核桃,你們吃點。我隨手就將筆記本電腦給了三姑,三姑收了起來。姑姑給我拿核桃的時候,我偷偷塞了點錢。我姑姑不要我的錢,我說:我一年能有幾次見到姑姑,這點心意姑姑就不要推辭了。我喜歡吃核桃,就多吃了點。姑姑說,三姑夫估計10點左右就會回來。等吃了早飯,再去地里干活。磊子說,我們都吃了飯,不用做了。三姑說:這怎么行。我馬上就做好飯了,你們稍等會。三姑去廚房做飯去了,我就跑到廚房,和三姑聊天。說起了好多事情,比如我妹妹事,三姑說,我妹妹是個老實人,要是和孫吉縣城的對象訂婚的話,妹妹人實在,大家都不放心。但是和三姑村里的訂婚的孩子,聽說也不是很好。幸虧當時我妹妹退婚了。再后來聽說和東屯的一家訂婚了,估計婚期差不多定了吧。我靜靜聽姑姑闡述,又和姑姑說了些笑話。姑姑說:她在醫院的時候,遇見了一個人,說自己很會看字,就讓我姑姑說個字,算算。姑姑說了個火字(記不是很清楚了)。算的人說:你太要強了,為什么要寫個火字,不寫別的字。姑姑笑著說:我要是寫個“開”字,但是兩豎不出頭,怕你說我活不過去呢。姑姑笑著說:像這種解字算命的事情,咱也可以干的。我說:姑,當時你得知自己得病的時候,怎么堅強的挺過來了。姑姑說:我當時得知自己得了不好的病,眼前一片黑暗,想到自殺。但是后來我三哥(我的父親,排行老三)來了,和我說了好多話,讓我堅持活下去。我挺了下來,再后來回到村子里,又怕大家取笑我,怕同學來看自己也取笑自己。真的很害怕,不敢出來,不敢和人說話。但是后來,大家來看我,給我鼓勵,沒有人小看我,也沒有人看不起我。我心里釋然了。一定要堅強活下去。姑姑給我說了好多,也說了關于緣分的事情,哎,其實主要是說我年紀這么大,對自己的婚事要關注了。

  10:10,我仔細觀察了下我姑姑的新房。這是我第一次來姑姑家,第一次仔細觀察姑姑的家。姑姑的家一共二層。從大門入,左拐后,就看到正對是客廳,兩邊是臥室,臥室有三間,洗手間一間。和大門在一條在線的是廚房。姑姑的布局也是城市里的三室一廳一廚一衛的模式。想起小時候姑姑結婚的時候的家,和現在相比,真是天上和人間的區別。現在生活好了,姑姑卻得病了。我去了二層也轉了轉。我喜歡房子,應該準確的說喜歡建筑,喜歡新奇的事物。姑姑對我說:當初蓋房子的時候,也征求我父親的意見,但是我父親沒有說什么。現在看到我家的房子模型(五室一廳一廚一衛,臥房相對,格局小,冬暖夏涼的感覺。我父親是個工匠,對蓋房子很有研究的。),姑姑很羨慕。因為姑姑家的院子很大的,要是蓋成我們的模型,很寬敞的。我笑了笑說:當時我父親覺得這個模型也不錯呀。這些蓋房設計都需要醞釀好長時間的。我姑姑說:也是。我真后悔呀。今年3月份我見到你奶奶,給你奶奶洗了身子,說了這是最后一次給你洗澡了。還有,對你母親說,現在家境都好了,以后也不會麻煩您了。但是這些話還沒有說多久,我就病了,而且還給您家添了麻煩。我,哎,還是命運的捉弄呀。我說:不要多想了。好好養病吧。每天對自己說自己很健康,應該有效果吧。說著說著,飯就做熟了。

  10:30,姑父和森浩回來了。我們匆匆吃了飯。一起去地里了,聽姑父說,他的姐姐回來幫忙。我、磊子、森浩、姑姑、姑父、姑父的姐姐我們幾個人一起去了地里,姑姑的小女在家里守著。沿著姑姑的家那條巷子,一直走轉個彎后,就到了。我們6個人,2人一組,分開掰玉米,一人2條腿,一直向前沖。姑姑給我們準備了手套,刀子。當時情景很熱鬧。到下午2點多,送了2車玉米回家。2:30,姑姑說:吃個飯后,再繼續掰玉米吧。于是大家一起回家吃飯了。下午又去地里,快完的時候,姑姑說:這些細長的高粱桿,多弄點,我會做成笤帚。森浩就去拿剪刀剪高粱桿,記得當時很豐收。下去6點就做完了農活,回到家里。

  姑姑對姑父的姐姐說:這是我侄女,在太原工作,很少回家做農活的。今天被她母親派來,專門給我做農活的。今天表現不錯吧。磊子說:這是為了鍛煉她,今年她家的蘋果很多,先磨練她的。這只是個熱身。我笑了笑。姑姑說:今天終于掰完了。于是大家坐在一起聊天,我看了看天色不早了,姑姑就催促著讓磊子和我一起回家。從我家到姑姑家,磊子騎上摩托車,需要30分鐘左右。磊子騎車很瘋狂的,磊子的眼睛近視,又是晚上,和我們反方向的車也很多,開著遠光燈,照的人眼睛睜不開,但磊子的車速還是很瘋狂的。幸好一路上很安全,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呢。

  國慶節一過,我又匆匆來到了太原。沒過幾天,又接到母親電話,說三姑的病情嚴重,又住院了,說第二次癌癥擴散,我父親又去醫院了。又說起妹妹的婚事,要到11月結婚的。母親說,家里蘋果很多,能不能抽空請幾天假。我說可以。10月20幾號的時候,我又回到了家,在家里干了5天的活,每天回來就是去地里下蘋果。說起下蘋果的事情,母親說:那幾天你姑姑家要賣蘋果,說讓我和你父親去。我說:去了沒有。母親說:我們沒有去。因為那天正好是遇到一場大風,將蘋果都吹落在地,你也知道家里地多,風一過,地上好多蘋果,我和你父親2個人,撿都撿不完呢。沒有時間去呀。我說:那后來怎么樣。母親說:應該是弄完了。哎家家都有難念的經。都不容易呀。下完蘋果后,我又匆匆上了太原。

  (四)

  2012年11月份,接到母親的電話,說妹妹結婚。讓我匆匆回家一趟。我記得那天,我坐晚上的火車,到了家里,是早上6:00多。還沒有入睡,就聽到父親和弟弟二個人在收拾家。聽到廚師都來了,還聽到好多人的說話聲。我睡不著覺,于是就幫忙一起處理家務事。我站在門口,看著村里的人去家里吃飯,看著我父親的好友來家里祝福。我都沒有看到我妹妹在什么時候回到家的。還以為很熱鬧呢,其實這次雙方說好了,男方來家里,所有的份子錢都由我們出。我還打算分配些妹妹的同學看守嫁妝呢,后來聽母親說不討份子錢了,咱自己出。到時候我把錢給出了就好。其實吧,我總是覺得自己在家里邊,無足輕重的。就是妹妹的結婚,對我的交代就是:你啥都不要做,看著就行了。我在家里說是忙,總覺得是瞎忙。

  我母親對我說,今天是妹妹結婚,你最關鍵的是看好爺爺奶奶。因為爺爺奶奶還不知道我姑姑病重,怕村里人議論的時候,爺爺奶奶聽到。我記住這些話,就在門口等著爺爺奶奶,一有消息就通知我父母。中午10點左右吧,我爺爺奶奶來了,我趕緊攙扶著奶奶,讓爺爺奶奶進入我家。正好遇到我家對面的嬸嬸,嬸嬸和我母親關系很好,見到我爺爺奶奶,趕緊說:我給您二老找了合適的座位,就到廚房吧,因為廚房很大,有15平米,出了巷子里的嬸嬸們做好的餛飩,和蒸饅頭外,沒有多少人,我也覺得很合適,于是就吩咐做飯的給我家的廚房里也上了一桌飯。爺爺奶奶在廚房里吃飯,我也跟著湊熱鬧。吃完飯后,爺爺奶奶要走,我說送送吧,爺爺奶奶很精神的,一人拄著個拐杖,背影就離開了視線。

  我這次本來還想看姑姑的。但是我站在門口,也沒有看到姑姑,只看到了車,一輛面包車。估計姑姑就在車里吧,但是也沒有人對我說,我很后悔的。我家的親人都來了,我很好奇,就問母親,我姑姑來了沒有,我怎么沒有見?母親說:人來了,沒有吃飯,匆匆就走了。去了爺爺奶奶家,估計是看了爺爺奶奶一次吧。

  我當時也沒有說什么。妹妹的婚事已結束,我回到太原,就感冒了,估計當時穿的少,又站在門口吹風,天氣很冷,我感冒一直沒有好。后來去看了中醫,醫生給我了開來藥方,熬了三副中藥,我喝了下去。中醫叮囑,這周內不要再出現感冒,不然會感染,到時候很嚴重的。那一周,我不敢出門,不敢玩,只好窩在家里邊,把病養好。時光很熬人的,中途又和母親聊了幾次,問了問姑姑病情,說估計差不多,應該不會出現意外吧。又說我母親家族那邊的人的一些事情,都是一些世事無常,人生短暫的故事。聽的我心里很難受。哎,我無法面對這些人,這些事。我只是在過年的時候,去看看他們。

  (五)

  快過年了。我匆匆又踏上歸家之路。前年的時候,我聽我母親說我大姨夫過八十大壽,真熱鬧。明年你奶奶八十大壽,不知道你姑姑能不能去。哎,今年過爺爺奶奶家,不管你姑姑去不去,你都不要說什么話。我說好。

  大年初三,我比較懶,常常睡到8:30才會醒,這次也是這樣,我沒有及時去我爺爺奶奶家,因為我家和爺爺奶奶家只有不到10分鐘的距離,很近。所以,一般都是快到下午1、2點的吃飯時間了,我才磨磨唧唧整理衣服才去爺爺奶奶家。但是這次,我10點就去了,穿過胡同,胡同旁邊是廚房,里面有我母親、大姑夫、二姑、紅梅姐等人,在做飯。再走一段,房間外有我爺爺奶奶,還有我的老姨們,她們正熱鬧地聊天呢。院子里都是我奶奶那邊的親戚,我都叫叔叔和舅舅的。我穿過院子便進入第二個房間,房子里有我三姑,我見了我三姑,她臉色暗黃,沒有起色,但和我還是興致勃勃聊天,一點也沒有看出是得了大病的人。我們聊了好多,比如我在太原生活怎么樣,我問她最近還好吧,身體狀況還可以吧。我們都是小聲的聊天,當時聊些什么細節我都沒有記得很清晰。我記得我給了一本書,書中夾了點錢。我對我姑說:姑,這本書我送給你,你有空的時候看看。我姑說好。和我姑姑聊著天,就聽到我爺爺說:“沒事的人,可以去幫忙做飯了,沒有看到廚房很忙嗎?”于是我和我三姑就離開了房間,我很擔心我三姑聽了爺爺的話,心里難受。但姑姑笑笑,也沒有說什么。于是我去了廚房,看看需要幫助什么,三姑則去了后院的房子里。我到了廚房,對母親說:我爺爺在說我們不干活呢?我怕我三姑聽見心里不好受呢。母親說:哎,做大人的也沒有仔細看看孩子,都沒有發現你姑姑臉色不好,哎,還以為他女兒很健康呢。哎,就那么回事。你不要在廚房里了,去別的地方吧,廚房這么多人,很擠得。我就出了廚房,去了后院,又找見了我的三姑。三姑對我說:蕊子,怎么又給錢。我不能要。我說:姑拿上吧,又不多。這個房間暗,姑你要不去后院院心坐坐。那里有陽光。姑姑出了房間坐在院心里,看到我弟弟他們在玩爬山,或者斗地主。

  快開飯了,我胃難受的厲害,吃了2口,就惡心的不行。于是我跑到廚房,給母親說我反胃的不行,很難受。母親說要不你先回家吧,睡上一覺應該就沒有事吧。于是我就回到家里,躺在床上,一直翻滾。還是惡心的不行,我嘔吐了一次,胃酸的不行。又喝了口水。還是不見好。下午5點多,我母親匆匆回來,對我說:好點沒有,還吃不吃。我說不吃了。但是胃還是很難受。母親說:這樣吧,我給你按摩下,通通氣。把胃里的東西全部吐出來吧。這樣好受點。我說好。折騰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好多了,我父親還在睡著,我母親說:今天怎么還不起。父親說:你問問你女兒,一晚上嘔吐,肚子拉稀。凌晨2點多我才睡覺的。其實我心里很感動的。

  大年初四,我母親問我,你弟弟今天要去你三姑那兒,你去不去?我說去呀。母親說:那你們去吧,順便捎點禮品。我說好。于是我、我弟弟、磊子、紅梅姐我們一起坐上車,去了三姑家。車開到中途,我弟和磊子說要去二姑家接亞楠,一起去三姑家。我紅梅姐說行。于是我們先去的三姑家,在三姑家等了好長時間,也不見我弟和磊子來。我們和三姑聊天,說:不是初六來我這兒嗎?怎么初四就來了。我們說:初六去我大姑家呢,今天我們接你去二姑家。說著就聽見外邊摩托聲音,知道是我弟和磊子來了。磊子說:今天來的路上,差點出了事。怎么回事?原來他們在路口拐彎處,有輛車開出來,因我弟騎摩托的速度太快啦,磊子正好控制速度,我弟沒有反應過來,當摩托車剎住時,車旋轉了360度,才落地的。嚇壞了他們。我紅梅姐說:磊子騎摩托車也是很瘋狂的,你們怎么一點也不小心。以后騎摩托車慢點,幸虧今天沒事。磊子說:我二姨說去她家。我三姑說:那就省的做飯了。咱們一起去吧。我們一棒子人一起去了我二姑家。

  二姑家的變化很大,我進門,也細細看了我二姑家的房子布局,我二姑說:亞超在外地打工,今年沒有放假,就沒回來。看看我給他裝潢的房子,怎么樣。我說很好,和城市的裝潢一樣。去二姑家基本上就到了吃午飯的時間。二姑說:那咱們就開飯吧。邊吃邊聊,大家說好。我紅梅姐說:蕊子,你初三肚子不舒服,今天沒事吧。我說:折騰了一晚上,應該沒有問題了。大家開始吃飯,二姑夫做的飯還是蠻香的。吃完飯,我三姑父、二姑夫、我姐夫、磊子、我弟五個人在玩游戲,買了一瓶白酒,大家輪流喝,游戲的規則是:一個人發牌,每人三張。各自看各自的手上的牌,發牌的人可以找二個人比牌大小。勝的,不喝酒,輸的要罰一杯。我弟弟的運氣好,幾乎沒有喝酒,就是我三姑父和二姑夫喝的最多了。玩了一會,大家都散了,各自回家。我姐夫先送了我三姑回家后,再返回我們家。途中,我接到同學電話,說要同學聚會,我說我在路上。回到家,我對父母說:要去同學聚會。母親說帶點錢吧,聚會大家肯定要出錢。我說好吧。

  和同學聚會到凌晨0點多,初五正好是情人節,挺有意思的。回到家,母親問我:你有沒有后悔,有沒有心動。見面的同學里,有沒有合適的。我說:沒有。我弟弟高興的說:我贏了。我問怎么回事?原來我同學聚會,我弟和我母親打賭,就因為我弟今年在哪兒工作的事情。我弟想在運城,我母親想讓我弟跟著我表弟先干著。他們才打賭的。我才知道原委。既然我母親輸了,也就不好多說了。

  大年初五,我們每年都要去舅舅家,給老爺燒紙,吃頓飯。舅舅幾個人輪流請吃飯,這次是我四舅舅家,我和我表姐聊天,說到我弟弟的工作事情,我說:當初咱們畢業的時候,也沒有像人家這樣隆重,還要召開家庭會議,討論去哪兒?我表姐說:是家族會議。這是最小的一個,也是大家都最疼的一個,肯定要討論了。你是女孩子,遲早是要嫁出去的。我努努嘴,也沒有說啥。我表姐和我妹妹聊天,因為我妹妹懷孕了。她們再聊懷孕的事,我母親很熱心腸,總愛和小輩們聊天。我見到了我表弟,表弟比我小半歲,年紀相仿,大家都聊得來,我說我妹妹結婚,你怎么沒有來呀。表弟說:我過年去了你家里了,看到房外還貼著禮房,還以為讓我上份子錢呢。我笑了笑說:門上貼的,我們不敢撕了。就一直留著。在舅舅家吃了飯,我大舅說:蕊子要是結婚后,離咱們那么遠,要常回來,大家都見見。不然人家來到咱這邊,在路上見了面也不打招呼,這多不好呀。我母親說:還不知道咋樣呢?我們也不好意思逼迫孩子。哎,都是煩心操心的事情呀。大家見天色不早,一一都回去了。我走時,我舅舅親自給我整了二袋子麻花,我不想要,但這是舅舅的心意,我就不推辭了,就全部拿上了。我父親開上車,快到我大姨家的時候,母親說要不去大姨家轉轉。看看你大姨家現在裝潢的怎么樣?我說好。到了大姨家,我大姨給我拿了好多吃的,對我說:以后有出息了,可要孝敬大姨哦。我說好。我母親說:我從小到大,有記憶以來,基本上是在我大姨家長大的。我母親也是我大姨一手帶大的。所以母親對我大姨還蠻尊重的。

  大年初六,我弟弟說磊子要他過去。今天我大姑要請客,所以讓我們過去。我母親說:蕊子,你去不去,我說去吧,我三姑估計在。母親說:要不去吧。我就不過去,去的時候帶點禮品吧。我和弟弟一起去了大姑家。看到我三姑和他們打麻將,手氣真的很棒,一下子就贏了好多錢。后來姑姑覺得過年,不能贏那么多,于是就下場,讓森浩上,我也湊個熱鬧,后來大家實在是忍不住了,不會打就不要打,讓我弟上。我就讓位了。我看到姑姑的臉色還不錯,坐在陽光下,臉色由笑容。只是我姑姑走路時,肩膀一高一低,有點不穩。在我心里邊,覺得我姑姑的病情應該控制住了。心里的希望越來越大。在大姑家吃了飯后,我就回家了。

  大年初七,因我母親賭輸,我弟弟去了運城公司,去應聘。我和父母在家里。一早,我們去了地里,父親修剪果樹,我母親在樹的傷口上抹藥,我撿樹枝,分工明確。剛干了不到1小時,父親接到我大姨夫的電話,說幫忙修剪果樹。問了下去幾個人,大姨夫說大家都來,你們都來吧。我們就一起去了大姨夫家的地里,看到我三舅也來了,我大舅家的孩子也來了,我剛子哥、姨夫也來了。大家一起忙活起來,中午1、2點時候,剪完了,回到我大姨夫家后,我哥開始了張羅做飯,我大姨也忙著找東西。我哥做了一大桌子的飯,很豐盛,大家吃的很飽。吃飯期間,我哥說:蕊子明天要去太原,聽說火車中斷了,明天怎么去。我母親說:要不給問問飛機票吧?我哥打了電話說:飛機就剩一張,300多元吧。我一聽嚇了一跳,就說我和同事約好了,一起去太原。坐大巴,應該能趕上。

  年一過,我就去了太原,在太原,時間匆匆忙忙,沒有任何懸念。到了三月份的時候,我接到一個電話,那天雨下的很大,我聽得模模糊糊。只記得電話那邊笑的那么大聲,后來才知道,是我三姑打來的。就是為了捉弄一下我。

  (六)

  2013年7月,奶奶八十大壽前二天,我在太原上班,一早就接到父親電話,說蕊子,你今天請假吧,趕緊回家。我說:出了什么事情?父親說:你姑估計不行了,要不多請幾天假吧。我一聽,眼淚就流出來了。正好HP總代的人看到我哭了,還以為我受了什么委屈。我忍了忍,就去請假,領導批準了。我趕緊聯系我二媽,看看她們回家了沒有,我二媽說怎么了?我說趕緊回家,不然就趕不上了。我二媽買了我同車次的火車,一起趕回家。到了運城,我和我二媽、鑫鑫三個人商討,先去哪兒?我二媽說:他們交代我先去我三姑家,不能去別的地方。我說:我要先回家,和家里說好了。我二媽說要不鑫鑫和你一起回家吧。我一個人去。我們說好。車到我村的時候,我給父親打了電話,來接我。我和鑫鑫回到家,母親張羅做飯,吃了飯。母親對父親說:帶著孩子去你妹那兒吧。

  父親開著車,我們一起去了三姑家。父親領著我、鑫鑫一起來到三姑的房子里,我父親握著我三姑的手,看著三姑,眼睛里的紅血絲我都看得清楚。我看著我父親握著三姑的手,臉色的表情沒有悲傷,只有寬容,只有心里的那份溫馨。我父親拍了拍三姑身體,一直按摩著。聽到我三姑說:森浩不去上學,讓森浩過來。森浩來到房間,我出去了,聽我三姑給森浩講道理,我站在房間門口,看到我父親用手抹去了眼里的淚水。我姑是拼了好大的勁,才能說話的。我的眼里一下子就流了出來。森浩聽了我姑的話后,就出了房間,我抹了抹淚水,進去后,我父親忍不住看到我姑姑的樣子,就出去了。于是我就坐到我三姑的床邊,正好看到我三姑父的二姐進來,她用手碰了我三姑的右胸腔,我三姑的臉色開始扭曲,很疼,很疼,我心里很生氣,為什么?病情都發生這么多天了,虧你們整天照顧我三姑,應該知道哪些地方時不能碰的。她這么做什么意思,是向我示威?我忍著不敢多說什么?我怕自己多說話,說不好聽的話,最后受苦的會是我的三姑。三姑父的二姐說:對不起,我還以為今天不錯呢。這是你侄女,你們有啥話,就說點。我三姑說:有啥說的。我們彼此都知道對方要說什么。無聲勝有聲。三姑握著我的手,我的眼圈紅了,我看著三姑疲憊的眼睛睜開,和我對視了幾分鐘后,又閉住了。我仔細打量三姑,發現三姑瘦了,瘦的連骨頭都看得到。三姑現在不能吃飯,只能喝點水、牛奶一些容易消化的。

  10點左右,我大姑接到電話,是我爺爺打來的,說明天奶奶生日,今天過來收拾下。大姑接了電話后,匆匆走了。

  一會我二伯來到房間,給我三姑按摩。中途我出去幾次,眼淚就控制不住了,就流下來。但是我聽到我姑父、他們家人在門口走廊里,和我父親聊天,他們很開心,聊得熱火朝天,我父親靜靜的看著,臉上也沒有表情,只是聽他們說。我也坐到走廊里,看著他們說。三姑父說:我弟森,我三姑最疼的。當初在孫吉醫院的時候,森照顧我姑一段時間。當時每天給我姑換花樣,今天買個餅,明天吃個面皮,后來炒個菜,天天不重樣,我姑最愛見就是我弟了。還說我給我姑干農活,也是個好孩子。三姑父的姐說:我弟長的一表人才,又懂事,你們家有福了。我聽了他們說這些,也沒有吭氣,又聽姑父說:帶我三姑看病。發現病情時,做化療,說我姑怕痛,又找了好多醫生,吃一種藥,可以打穿癌癥。但是西藥的副作用就是吃多了,身體的反應就慢慢沒有消化作用。后來又找了好多方子,其中去太原抓中藥,但是還是沒有效果。現在癌癥擴散了,把食道感染了,不能吃東西了。我聽著聽著心里就很難受。現在不能吃東西了,就是意味著我姑會離開我們的。

  我不想聽他們談論,因為他們沒有一點悲哀的表情,我不想聽他們談論,因為他們沒有一點人性。我不想面對沒有人性的人給我說我的三姑。我去了我三姑斜對面的房間,看到森浩看筆記本電腦,那是我送給三姑的筆記本電腦,不是用來學習的,而是用來看電影。我和森浩說:你多看點無敵破壞王,我覺得這部動畫片還是很好看的。森浩也沒有和我多說什么。我又去了我三姑房間,坐到我三姑床邊,對我三姑說:今天可以喝點牛奶嗎?我三姑說:過一會喝吧。三姑看到我眼圈紅紅的,說:你三姑我很堅強的。我忍住,也沒有多說啥。10點多左右喝了點牛奶,中途喝了一杯水。今天的起色還算不錯的。11點左右,我二伯也在三姑房間里,家里很熱,問我三姑用不用給洗下臉。三姑說:45天我都沒有洗臉了。我聽了心里很悲哀。我二伯說:你要干啥,說聲就可以了。誰敢不幫你。三姑說:我病這事,叨嘮他們這么長時間,哪敢有要求呢,人家能給我擦洗腿也就很不錯了。我內心很痛,我姑病重,有誰會細心照顧?算來也就我姑的娘家人了。我二伯給我姑擦洗了身子。下午2、3點的時候,吃飯。又去我姑姑房間,看姑姑。父親看時間不早,就要回家,大家說告我姑姑一聲,我父親說:不要告了。怕引起她傷心。我們悄悄走了,她心里清楚就可以了。我、鑫鑫和我父親一起回家了。

  6點多,我父親接到我二伯電話,說道村口接他們。我們在家里,母親說:吃個西瓜吧。我們吃完西瓜后,父親回來了。

  第二天,奶奶生日,我們習慣就是8點多必須去的,因為早上要吃臊子面,不過面條很長的。見了我爺爺,問幾號回來的,我說昨晚回來,見到是奶奶生日正好是周六,就匆匆回來了。母親在廚房忙活,飯做好了,大家開始吃飯。中間,我三姑的女兒哭了,很傷心,我抱著她,看到她哭,我也哭。我哭是因為的三姑,我不知道她哭,是為什么?家里都高高興興的,不能讓爺爺奶奶發現。沒有辦法。我大姑和我妹就哄著說:吃了飯,給你買個好發卡。吃了飯后,我和二媽出去,想著給三姑的女兒買發卡,頭花。后聽說三姑的女兒和亞楠出去了。我們打了電話,聚到一起,在商店給三姑的女兒買了好多發卡和頭花。回到爺爺奶奶的路上,我見到的四舅和表弟。他們要去買吃的,因我表弟要去外地工作,想吃家鄉的特產。說了會話,就到了爺爺奶奶家。我見自己和人家都不是很熟悉,所以又回到我家。

  發現我母親也回到家里了。我和母親聊了一會,不一會,聽伯伯說要拿幾個西瓜,說他們再吃蛋糕。我也跟著過去了,吃了點蛋糕。聽說西瓜剛打開,就瘋搶了。中午時候,爺爺奶奶說要去定飯,不在家里吃了。所以在飯店里定了5桌,估計花了千數元吧。大家熱熱鬧鬧吃完了飯。各自散去。

  回到家里,母親說:今天的飯錢是誰出的?我說:你知道還用問。母親說:都虧咱們家。要是大伯出錢,你大媽知道了,還不和你大伯鬧翻。你二伯家也不是很富裕。那就咱家了。聽你大姑說,二磊上學,家里錢也緊張,要借咱們家錢呢?我說:借多少?母親說:估計也不是很多吧,這錢應該是還的。我說:我過年去二姑家,人家家里都裝潢了,跟城里一樣。咱家剛干了房子,算是裸房吧。差距有多大?借錢都找咱家借。你也要考慮這些事情呀。母親說:我要是和你父親鬧翻了,你跟誰?我沒有吭氣。正好父親也在。父親不說話,母親說:出了都出了,都過去的事情了。我說:母親,這的,要是以后我父親花錢,一定要通知你一聲。母親說:我相信你父親,他做事還是有原則的。說道這,我想起了一件事情:就是有人家被人騙了幾萬塊錢,我母親就問我:蕊子,要是我,你覺得我會被騙嗎?我笑了笑說:財政大權都交到我父親手里,你說你會被騙嗎?再說:錢數這么大,我父親會給你嗎?這根本就不是個問題。母親想了想,笑了。我都忘了這茬了。母親說周日再坐火車吧!明天呆上一天。再去看看你姑姑。

  周日,正好村里賣西瓜,我們高興聊著買西瓜,正巧我伯伯、大姑、我大舅也在,和賣西瓜的人聊著,我們就挑選了10多個西瓜后,碰到了我奶奶坐在路口。這下,我們怎么去我三姑家。我們匆匆去我大姑家的方向走去,我、鑫鑫、二媽、二伯、大姑走到奶奶看不到的地方,討論怎么去三姑家。后來,大家也沒有討論出什么方案,就說先回到我家。回到我家的路上,奶奶叫住了我說:你們在干嗎?走了又回來?我說:我二媽要去她親戚家,我又不認識人家,就不想去了。奶奶點了點頭,我就趕緊回家。后來商議成功,就是我二伯去三姑家,我們不要去了。怕引起我奶奶懷疑。中午的時候,妹妹做了拿手的好菜,讓我們吃了一頓。我們匆匆就上了太原。

  (七)

  2013年8月8日晚10點,接到父親電話,明天和我伯伯一起回家。我的眼淚泛濫了,哭了,折騰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五點多,手機響了,一看是弟弟打來的電話。弟弟說:姐,咱姑去世了。你知道吧。我說那你回不回家?弟弟說:不了。從江蘇到運城需要一天時間,到了家也就錯過了。我說:那就不要回了。我代表就可以了,你放心吧。到了公司,我請了假,和伯伯一起先到磊子家,放了東西后,路過我家。回到家凌晨2點。母親說:回家睡覺吧。明天我和蕊子一起去。母親和二伯說了說話后,我就和母親回到家里了。母親喜歡和我聊天,說起姑姑走了,有沒有什么遺言。母親說:都和你弟弟說了。我說怪不得姑姑沒有和我說呢。母親說:姑姑已經把后事交代給你弟了。記得,那天下大雨,很危險,不想讓你弟去看你姑了。沒有想到,弟弟還是去了,冒了那么大的雨去的。哎,你弟去江蘇之前還是不死心,一定要看看你姑。我說:我去看我姑,我姑說:我們彼此都知道對方說什么?我當時聽到我姑說這話的時候,大腦一片空白?不知道我姑到底要給我說什么?母親說:你見到你姑那樣,一下情緒激動,大腦空白正常呀。我覺得你姑對你說:肯定是你的筆記本電腦不要要了,有能力的話,照顧下他的孩子。她最放心不下就是孩子了。既然你姑都對你弟交代了,那對你人家就不多說了。我說:哦。母親說她買了一件毛衫,感覺不錯。又給我父親買了一件。因為經常要去別人家,都沒有件象樣的衣服穿,所以這次專門去買了衣服。正好姑姑去世了,明天就穿上。又和母親嘮叨了一會。漸漸天明。

  第二天,我們等著二姑夫的車,載著我們去看三姑家。我問母親:今天帶多少?母親說:聽說姑父那家人想給你姑買個不好的木材,匆匆埋葬了。結果我對你父親說:你多帶點錢,你妹去世,買棺材,不能買爛的。要是缺錢,咱墊著。咋也買個好的棺材。都花了那么多的錢了,還在乎這一次。我聽了,心里很難受。姑父那家人怎么能那樣呢。我問我母親:7月份為什么要打電話讓我們回去。母親說:那天,我和你父親、你妹一起去看你三姑,走的時候,你三姑拉著你父親的手,哭著,不讓走。但最后還是走了。第二天,他們打電話說我三姑手腳冰涼,腳泛白,怕撐不過去。趕緊打了電話讓你們回家。

  我和母親聊著,還是等不見我二姑夫,我督促了好幾次,終于等到了,我們幾個人分配好車后,我和母親這車去取紙花。到了紙花店,我說拿點紙幣吧,給我姑多燒點。母親說:我知道你心思,你放心,我們多拿點。我母親和大媽二人商討上份子錢的事,母親說:聽他們的,他們說多少就多少吧!我們到了三姑家,我下車,母親說穿上孝服吧,再進去,我把紙花放到門前的坐臺上,穿好孝服后,和母親一起進了靈堂。聽著嗩吶聲,我眼淚就流下來了。我二媽說:以為我一回就去三姑家,想讓我給三姑守靈。但我沒有,我回到了我家,我母親覺得不在乎形式,估計是怕我見到當時場景心里悲痛吧。我聽二媽講述,說守靈那天,三姑父家的人不是玩筆記本電腦,手機就是玩游戲,很熱鬧。而咱們家人不說話,默默給三姑折迭金元寶。我跪在姑姑靈前,不敢哭出聲?因為我看到他們沒有人哭,我只有憋住,任眼淚默默流。

  我跪了一段時間,要孝子去村頭轉一圈,去的時候,我憋著淚,沒有哭出聲,從村頭回來后,我紅梅姐哭了,我也跟著哭。一路哭著走回姑姑靈前。他們把我姑姑放到棺材里,要抬出去,我和我紅梅姐爬到我姑姑棺材旁邊,看了我姑姑一眼,我紅梅姐,就哭,我也哭。聲音很亮吧,把姑父家的人給郁悶了,于是上演了一場戲,三姑父的二姐,撲到我旁邊,聲音很大,說:你走了,丟下孩子,讓我弟怎么活呀。我心里很難受,我一點一點把三姑父的二姐推到棺材外邊,我姑姑都去世了,進棺材的時候,難道就不能讓她安心。我很生氣,很生氣。我大姑看情勢不對,于是也沖出來撲到對面的棺材邊,說:妹子,你這么年輕走了,讓姐不不放心呀。周圍的人把這些人拉開,要把我三姑的棺材弄出房子放到拉棺材的車上。我們陸續走了出去,我看到姑姑的棺材出門口的時候,三姑父裝模作樣的要沖向棺材一起殉情。我冷眼看著這一切,我知道這也是最后一次看我姑姑了。我一路攙扶著我姐,磊子怕我們哭的累了,就給了我一瓶綠茶。我穿著孝服,口袋里裝著綠茶,說起來好笑。我以為和我姐一起走在路上,沒有想到我姐坐上了靈車,我只好一個人跟著靈車。我拿著孝棍,和一群人跟著靈車,走著,哭著。又好幾次就看不到我姑的棺材了,我加緊了步伐。看著靈車走向墳地。到了墳地,看著姑姑的棺材下葬,好多人用鐵鍬把土覆蓋了我姑姑的棺材后,壘成一個土堆,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給姑姑墳上插點迎春花。我記得大年初五,每次給我姥爺上墳時,都會開到好多孤零零的樹枝隨風飄蕩。大姨們說:開春后,會開花,這叫迎春花,特漂亮。這次看到姑姑的墳上什么也沒有留下,心里五味俱雜。看著好多人在姑姑墳上轉圈,磕了幾個頭后,又跟著隊伍回到了姑姑家。

  我和母親一桌,問母親我用不用上禮,母親說你不用。你還沒有結婚,不用上的。我問母親:姑姑的棺材還可以吧?母親說:這個我交代給你父親了。應該不錯。吃了飯后,我們就回家了。走之前,我實在不忍心,偷偷給了森浩點錢。在回家的路上,紅梅姐說:他們守靈,有個人一起和我爺爺是同事,不忍心看到我姑走時,沒有元寶當道。所以就教我們怎么折元寶。我那天晚上折了好多,放在我姑的棺材里。我聽了心里很難受,眼淚還控制不住。

  回到家,我和伯伯約好,今天晚上12點啟程去太原,伯伯說好。下午6點,我肚子餓,讓母親做了點吃的,就和我妹、我母親聊天。

  妹妹說:那天去姑姑家,姑姑說要給我看孩子呢?我說姑,你養好自己的病就好。孩子出生后,有人看呢。

  母親說:你三姑是有心無力呀。你姑病重期間,你紅梅姐隔三差五去一趟,買的獼猴桃、大盤雞、反正是吃的喝的都給。你三姑走了,她肯定哭的難受。你紅梅姐是過來人,小小的時候,母親也去世了。現在這個母親又不是親的,哎,也有好多矛盾呀,都不容易。

  我說:哎,這事就這樣結束了。以后過年怎么辦?

  母親說:走一步看一步了。能瞞多久就多久。

  (八)

  晚上,伯伯接上了我。在回太原的路上,我和伯伯聊天。

  我說:伯,我三姑父家人都很虛偽,很會裝。

  伯伯:是呀。你怎么看出了的

  我說:我當時在我姑棺材邊上哭,姑父的二姐也哭,要是真哭的話,我應該感覺到眼淚滴下來呀,但是沒有,只是聲音大,沒有流一滴眼淚。

  伯伯:7月份,你們先回太原后,我去了你三姑家,照顧她。晚上的時候,你三姑父只顧著自己家人,不管我和你大姑。我們沒有辦法,只好靠著沙發睡,你大姑看我難受,就讓我去你姑旁邊睡。哎,他們家人這樣,你姑的病情會好轉才怪。你姑病情后期,總是找你父親要錢看病,把你父親當銀行用。

  我說:我父親肯定不忍心看著自己妹子難受呀。

  伯伯:我照顧你三姑期間,三姑父和我聊天,說起侄子的事情,就說我姑病重,我磊子、森子等侄子都去看我姑,給我姑買吃的喝的。但姑父家的侄子,連遞根煙都沒有。姑父還給我說:他家的誰很有錢,買的好車好房。你猜,我怎么說他的。

  我說:伯,你怎么說他的?

  伯伯:人家那么有錢,舍得給你一分嗎?還有臉在我面前夸。他們一家人攀比比較厲害,沒錢就不要浪費,但他們還是那樣。我每次回家問你姑,怎么樣,你姑總是說:好,沒事。總報喜不報憂。要不是他們家人這樣,你姑也不會這么早走。

  我說:看的出來

  伯伯:其實我很后悔的,當初7月份我走的時候,給你姑說:8月要回來一趟,看她。沒有想到沒有見到最后一面。姑父家人說:你姑想我,沒有見到我,才走的。好像責任都推到我這塊。其實我聽你大姑說他們故意給你姑多打了一針藥,你姑沒有緩過勁來,就去世了。現在你姑走了,我們也對你姑父說,以后就不要來我家了。就讓森浩過家里轉轉就可以了。就說:父母去阜陽做生意了,不回家了。主要是因為姑父一個人來我家,會引起我爺爺奶奶的疑心。還以為我姑姑出啥事情了。

  我說:也是。只能這樣了。

  晚上雷雨大作,風呼呼刮著,漸漸進入秋季。不知道今年,回去看姑姑的時候,會是什么樣子,是不是墳上開著花,或者墳上有柳條飄?心里感慨萬千!

  說著說著就到太原,凌晨5點多。我睡了一覺,到晚上的時候,我給弟弟打了電話,講述了姑姑埋葬的過程,講述了和伯伯的對話。對我弟弟說:你現在責任重大,但是有時候,你也要考慮清楚。有些事情幫和不幫你都要慎重考慮。弟弟說:我比你更了解三姑父一家人。我會趁著點。我說: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個恨。在我知道真相后,我會謹記我的責任。弟弟說:姐,這些事情誰都不要說。有些事情是你能承受的,但有些人是承受不起,希望姐不要說,留在肚子里,爛掉吧。

  我說:我希望三姑走的時候,是安心的走的,是很平靜的走的。我沒有想到三姑是這樣走的。三姑走的時候眼睛沒有閉上。我很痛心的。我說當初三姑病情復發,要是好好調養,好好照顧,說不定還能多活一段時間。

  弟弟說:是。但是事情已經發生了,也沒有辦法。

  我說:弟,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咱姑走的時候也沒有給我說什么?那天我去看了姑姑,姑姑說彼此都知道對方要說什么。你說姑姑到底想對我說什么?

  弟弟說:咱姑那么聰明的人,她肯定是說你的婚事。其他的事情我覺得對她來說都是小事情吧。

  我說:原來如此。

  和弟弟通完話后,我思索了好久。心里還是不能平靜。過了幾天,我看到弟弟寫了一篇回憶我的姑姑,我看完后眼淚哇哇滴流。于是我也開始給姑姑寫點文字,以此來紀念我的姑姑。

  2013.9.8晚

  
  審核編輯:歐陽夢兒     推薦:歐陽夢兒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紅螺,紅螺

下一篇: 《 【紅塵有你】  紅塵有你

編者按:
短篇小說副主編   歐陽夢兒:
親情,跟愛情一樣,是永怛的話題,因為那里有溫暖。別人眼里雞毛蒜皮的小事,在當事人眼中全是記憶的珍寶。我們總要在失去,才發現對方給予自己的是那樣多,而自己付出的愛卻那樣少。這也是讓未忘人內疚難過的根本。姑的一生是苦難的一生,姑是一個報喜不報憂的人。也正因為這樣,才讓活著的人心酸不已。紅杏的詩歌很好,小說略有遜色。如果能加以提煉,當是一篇感人美文。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0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紅杏之淚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