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小說擂臺】最美年華

作者:喻芷楚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5-04-19   點擊:


  煙花一樣的歲月,不經意靜靜流走。
  ——喻芷楚
  一. 倉央加措
  蕭子明一手托腮,一手拿鋼筆,兩眼空洞的瞅著黑板,物理老師陸海濱轉過向黑板的身子,掃視一眼臺下,捏斷手上半截粉筆,一條拋物線擲向蕭子明,這條拋物線拋的漂亮優美,不偏不歪正中蕭子明腦門,他驚一跳,靈魂回歸,同學一片嘩然大笑。陸海濱瞪眼蕭子明問:“蕭子明你在做什么深思,比上課更重要?給我站起來回答。”聲音威嚴卻沒有怒氣。
  “報告海濱哥,我在想倉央加措。”
  哄的聲又是滿堂嘩笑,陸海濱沉下臉:“你覺得這樣的玩笑很有意思嗎?”
  “不,我不是玩笑,我是在認真的回答您的問題。”他坦然看著他的班主任,一臉執著。
  “你不覺得這是個文學問題或者說是佛學問題嗎?你知道現在在上什么課嗎?”
  “我當然知道這是物理課,但剛才您在講能量守恒問題,能量是不守恒的,它是會熄滅的不對嗎?”
  “嗯,怎么樣呢,這和倉央加措有關系嗎?”
  “我覺得他現在很熱,能量不熄,他活著時并不沒有現在傳說的被人熱愛,是現代人把他由死復燃,您知道他那首: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如何不見時?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辛苦作相思。”
  陸海濱掃眼臺下同學,一雙雙眼集中在他身上,大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都想聽聽,陸海濱十秒鐘的思索說:“雖然我是學理科,不過偶爾也讀一點文學和你們的語文老師是同學雖然不同系,如果你覺得這是個由能量守恒定律引出來的問題我們可以做課后探討。”
  “他的被我們當下的漢人傳的很火,這首更是被一些同學當作愛情語傳遞,您知道嗎?”他認真的看他的班主任:“我是您的班長,你還認為我的思考是多余的嗎?”
  他驚愕的瞪視面前的學生他的班長:“你是說我們班同學在高三這樣火燒眉毛時有戀愛嗎?”
  “這是公開的秘密,你們老師整天抓抓不到而已,他們的地下工作做的太好了。”他一副認真,在坐同學私語紛紛,他不等他開口繼續說:“可是這又有什么不對呢?依倉央加措15歲坐床,24歲去世,我計算他應該象我們這個年齡就在追逐愛情,風花雪月的活著,到處尋女生,可是老師你們為什么要嚴禁我們學生戀愛呢,又依生物學,我們這個年齡正是情竇初萌的年齡有點情事是不是很自然很應該呢?您那時是不是也有一樣的心思或者也有地下情呢?”
  陸海濱不得不仔細觀看他的班長,想他提出來的問題,這節課好像上到這里上不下去了,他的腦海里迅速閃過他當年讀高三的情景,他大這些學生不過七八歲而已,時間并不遙遠,下課他和他們男生玩在一處鬧在一處,一齊踢足球打藍球,一起跑在運動場上,女生對他也是不客氣,每當早中晚餐他會巡視他們吃飯情況,端著碗,他好吃的菜就會被女生哄搶掉……他們時常不叫他老師而是脫口叫海濱哥,學生們齊刷刷盯著他們的海濱哥等待他的回答。他又是十秒鐘的沉思,面上是他特有的清秀的微笑:“我很高興你敢這樣大膽的提出這個問題,不過我們既然談到倉央加措的詩他的人不妨回到歷史。”
  二. 下課
  陸海濱瞬間轉換角色,由物理老師轉變成歷史或者是語文老師暢談倉央加措,同學們看著他們的海濱哥面目上都是笑,他口若懸河,當下課鈴響起他頓下說:“對于他我并不喜歡或者并不欣賞,一個男人應該不是軟弱被動的生存,借情逃避問題,當他坐上喇嘛位時他應該做點什么,他應該有點男人的魄力,最起碼做個五世達賴羅桑加措,那才是你們要欣賞的男人,你們覺得他有男人味?”言下之意他是瞧不起六世達賴的,平民的六世畢竟不如貴族的五世有著天生敏銳的政治頭腦和殺伐決斷,五世達賴創造了布達拉宮的再次輝煌,所以最后他微笑的結案呈辭:“就像你們現在坐在教室里應該為自己做點什么,你們認為是前程重要呢還是愛情重要呢?你們以為現在談愛情現實不現實呢?你們有能力支付愛情費用嗎?愛情是個嚴肅問題并不象你們想象的吟幾句情詩拉拉手,接個吻,如果你們以為只是僅僅這樣也太膚淺了,能量不守恒定律終究判你們死刑,你們都沒生存能量愛情不夭折嗎?它守恒嗎?還是我的能量不守恒。”他再次微笑的做一個漂亮的手勢說下課:“如果要繼續探討我們再找時間,我希望你們記住我的能量不守恒定律,文科生的愛是不熄滅的火在我們理科生眼里錯誤的,它終將成灰燼。拜拜,下節課見。”他大步走下講臺。
  語文課代表張嘉兒待他一走一雙目狐目圓瞪對蕭子明:“你今天神經嗎?”
  “就是,你神經蕭子明。”物理課代表秦聰一起白眼他。
  “可我說的是事實啊,是你們誰要我看倉央加措的,好像是你張嘉兒。”他看著張嘉兒白凈透紅的有些微胖的圓臉,挽著一條馬尾左右晃,額發遮眉。
  “我叫你看是要你多了解點歷史好寫作文沒叫你八卦。”
  “可是你不是不知道我看了就愛想就愛說,如果有問題不說出來我很憋屈。”他不覺得自己有錯。
  “我只能說你是個大大的白癡。”她脧眼他啐口拿起口杯打開水喝去了,他哼聲她矮小的身影卻是小辣椒似的兇狠不由笑。
  “你還笑?”秦聰瞪他:“她最少又得幾天不理你,最少又得幾天為難你,最少幾天得叫你一個站在那里早讀。”
  “站就站,也沒有少站過,她反正愛拿我殺氣。”
  “你就不怕他叫你十分鐘背二十首唐詩。”
  “我才不怕。”他自信的笑:“我已經背的滾瓜爛熟了,早預備她有這招,你放心,哥們,對付張嘉兒我還是有一招的,怎么說我也是班長。沒兩下子怎么做頭?”
  “你就吹吧,我等著看你的好戲。”
  “哼,小人。“誰知道化學課代表黃嘉惠上來給他一個更大的白眼:“你分明偷看了張嘉兒的微信,這是她學長發給他的失戀詩。”
  他一下漲紅臉:“什么偷看,是她自己借我的手機沒拿走卡我才不小心看到的。”說著也是哼聲:“學長失戀發微信給他做什么?”
  “他們從小學一直在一個學校是好朋友,他一直幫她功課”
  “鬼信。”
  “我懶得理你,小人。”黃嘉惠再次啐他一口憤身走開,秦聰笑的眼瞇成一條縫,甩眼黃嘉惠撇身去的影子:“你哥們原來是小偷,這么不道德,女生的微信你也偷看,看了就看了還要張揚出來。”
  “你也誤解我,那本倉央加措是誰給我的不是你給她的,她看了再給我看的?”
  “語文老師要我們廣讀泛讀中外古今漢蒙藏知道的越多越好,對寫作文好,你小子哪次作文不拉我們奇葩組的后腿?”
  “我不過作文拉點分,張嘉兒呢?你說她的數理化我每次都要給她拉掉二十分,你怎么不說她?”
  “你好意思比女生?我嚴重鄙視你。”秦聰最后也給他一個大白眼出去了,是上如廁。張嘉兒打開水回來瞅眼傻呆呆的蕭子明,一雙狐貍眼橫瞪他一眼憤憤坐下。
  三. 奇葩組
  蕭子明頗為委曲的蔫蔫的也跌坐下,他坐在張嘉兒后坐三排,這是上午的第三節課,上課再響該是第四節課了,是化學,上課照例是發試卷,做試卷時他們是將六張小桌兩兩并在一起進行討論也就是一個組合,他們這組最為奇葩壯觀,語數英化物課代表加他這個正班長為一個組合,這個組合純屬偶然,是他們的海濱哥抽學號抽在一起的,全班無語,語文課代表張嘉兒,化學黃嘉惠,英語任晴晴,物理秦聰,他的死黨,數學劉金鑫也是他的死黨,劉金鑫和張嘉兒一桌,他一直坐著沒動,他是在趕作業。他對老師布置的作業一向是一絲不茍的完成從不拖欠,張嘉兒坐下拍下他叫足金:“你用不用做老師的忠實奴仆?”
  劉金鑫抬頭笑:“我這就做完了。你還有幾張沒做?”
  “你看。”她拿起一疊試卷:“每課都有兩張,做死我都做不完。”
  他嘿嘿的笑:“你那速度趕高考你也做不完。”
  “哼,可是為什么要做這么多呢,你看看我的圓柱筆空了五支一個星期。”
  “我比你還多呢幾支呢,七支。”他推推眼睛上的金屬眼鏡框,厚厚的眼鏡片下是他有些疲累的眼睛泛著困倦,他打了一個哈欠倒下身小睡,張嘉兒搖搖頭罵他蠢蛋,喝口水,從抽屜里拿出一個桔子剝來吃,蕭子明聞到桔香嘻皮笑臉向哪討,她回頭白眼他,想想的丟給他兩個,惱聲:“最好閉上你的臭嘴。”
  “我不過反映了一個情況,你用得著這樣恨我嗎?難道有惑不解嗎?”他哼聲:“老師的職責不是傳道解惑嗎?我哪有錯了?”
  “我費事理你。”她狠狠剜他一眼回過身去。
  上課鈴響,化學老師曾麗走進來,她是八零后,算年輕也算漂亮,個子不高大概比張嘉兒高兩三公分,瘦瘦的,著雙起碼三寸高高跟鞋,一身藏藍的工作制服顯得干練。她一進來就是叫黃嘉惠發卷子,人手三張,發卷子的工夫學生們迅速擺好坐位倆倆對坐,蕭子明右邊挨著張嘉兒左邊是黃嘉惠,他在兩嘉間,他哪個也得罪不起,他把自己盡量萎縮一個點,他一米七八的身體在狹窄的空間,而兩個女生霸氣的無限制的擴展她們一點大身體間,他覺得這個世界很無語,做男生真的好委曲,他一時羨慕起女生,想著他不由自言自語的:做女生真好。沒人注意聽,教室里只有筆尖刷刷的聲音配合著曾老師的高跟鞋聲,大概二十分鐘后學生們的試卷做完了,當然是一張后面兩張是課后的,試卷做完是對試卷題型的自由討論講解將彼此的重點難點問題提出來,奇葩組不用說張嘉兒的難題是最多的,而多半沒幾個能對她講的明白,所以只有靠老師來解惑,蕭子明每每這時會有種失落,他不明白一個很簡單的分解式到她這里弄不明白,她弄不明白沒關系,最關鍵的是他為什么總是無能為力為她解決,他明明是懂的啊,他郁悶到時死,把自己恨的個咬牙切齒,可他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有這種感覺,他惆然若失,下課了,張嘉兒伸了一個懶腰想起身,曾老師走過來叫她留下來,留下來的意思當然是要給她另外講講剛才的試卷,她哦聲從抽屜里抽出飯盒給蕭子明,蕭子明接過飯盒快速出教室,動作不能漫,漫不僅要排長隊,還沒啥剩給你吃,而這個張嘉兒就是吃貨,她學習不講究吃卻是不能含糊,一個小時前他得罪了她這刻不能不將功補過。
  四. 學生食堂
  學生飯堂,座位以班級為單位再一般以學習小組為組合的坐,這不強行要求是他們自覺的約定成俗的規矩,因為這便于他們吃飯時繼續探討學習,當然是也有例外不這樣坐的,但奇葩組是不會有人離開的,他們堅守他們的陣式以攻無不克的精神做著學習的表率。高考在即,這是高三開學的第四個月也就是十一月份,離高考倒數半年時間,是按偉人的說法是一萬年不多,只爭朝夕。
  蕭子明快速到了飯堂,還好人不太多,他掃眼窗口菜單,望見西紅柿炒雞蛋和炸雞腿果斷的走過去,跟著秦聰也上來,黃嘉惠瞅眼走開,走到旁邊的肉片燜土豆,辣椒炒回鍋肉,當他們打好飯坐上座位時任晴晴和劉金鑫已在埋頭吃,他們倆個是在加菜窗口買的小菜要比他們六塊錢的多四塊錢,蕭子明看眼嘲笑的:“任盈盈就是任盈盈,足金就是足金。”
  他們抬頭看眼他:“我們也是偶爾吃一餐,倒是你大班長大公子少爺為什么今天屈尊降貴呢?”
  “有雞腿,西紅柿炒雞蛋都是我喜歡吃的,為什么要花冤枉錢呢。”
  “你們倆真是臭味相投,難怪隨影相隨了六年。”任晴晴壞壞的笑,斜眼看他:“一起從貴族打入平民,真是一對落難的貴族讓人同情啊!”
  蕭子明無以辯駁,只有長長的唉聲,低頭看眼面前的飯菜,無限懷念他的初中時代,他和張嘉兒初中同上一所貴族中學,同一班,他只以二十分之差落第含恨離開那所他無限眷戀的貴族學校來到這間無論是師資還是生活條件都要差千等的學校,他低眉傷神時張嘉兒興沖沖的跑來一屁股在他旁邊坐下拿過她的飯盒打開就吃,一副餓極的樣子,任晴晴吃的差不多了,有時間調侃,她笑張嘉兒餓鬼投胎嗎,你沒看見你的青梅竹馬在為你們的貴族身份傷情嗎?她這才抬眼看蕭子明問他為什么傷心不吃飯。黃嘉惠替他答,她不屑任晴晴一眼哼聲:“有什么大不了的,貴族也可以體驗一下平民生活,不吃苦哪知當年好。做了活佛才知不如個做情郎好。”
  對啊,蕭子明一下來精神了,他有問題的中心了,他拿起雞腿咬口說:“你們女生喜歡不喜歡倉央加措,為什么那些人那樣熱愛他?”
  張嘉兒鄙夷的:“如果你們男生都做成他那樣我覺得女生應該集體為你們送葬?”
  “為什么?他不是拉薩最美的情郎嗎?”
  “哇塞,情郎能當飯吃嗎?當所有同情贊美的字眼落在你身上時就是你最悲劇的時候,人總是同情弱者不是嗎?可他就是弱者,弱者的下場就是無情的被淘汰,就像我們倆個刷的一下被無情的拋下生活的云端來吃這些難以下咽的飯菜,可是……”她望眼聽她說話的人:“智商問題,我得承認不是我不聰明實在是東西與我無緣,就像倉央加措沒有辦法只能做人家口中最美的情郎醉酒街頭,生活是無賴的,就這樣。”她聳聳她的小肩膀低頭吃飯。蕭子明無限崇拜的看眼她,難怪哪科都是掛彩唯獨語文獨樹一幟無人可比下來,他一見她就會種莫名其妙的開心。張嘉兒吃了幾口飯停下來嚼咽,雙手平放桌臺上,她一雙手白晰晰胖乎乎,十指尖蔥,十個小梅花坑可愛的招人眼羨,蕭子明喜愛這雙手,他常會看著發呆有握住的沖動,可是他不敢,可是曾老師就總愛走到她旁邊看她寫試卷,然后去摸她小手一下說:“在家不干活吧。”海濱哥也會注視她的小手,他當然不會動手。只是小站一會面上有種奇怪的笑。張嘉兒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看眼他的飯菜沒怎么動問你還不吃?等它涼透嗎?他只好笑笑:“大概是倉央加措太左右了我的思緒。”
  “呸,就愛瞎想,死人有什么想的。”她又是不屑的呸他一聲。
  “我們每天做試卷已經很累了,對不對,好不容易吃飯時間可以松動一下腦,為什么不用這段時間思想一些問題呢?”他回答,頓下又問:“張嘉兒依你你欣賞哪位古人?”
  “我?”她脧眼他:“我欣賞三個男人,一個是曹操,一個是蘇東坡,一個是毛澤東,你們呢?”
  “為什么?”蕭子明瞪眼問。
  “因為他們是真正的男子漢,寫的文字又夠氣場,不象娘們似弱智。”
  “這就是說你否決了李煜、倉央加措、徐志摩這些人了。”
  “當然,你們男生如果個個象他們多愁善感,中國不是要亡國亡種了?”她說完奇怪的看他:“你今天有點怪,你早上就莫名其妙現在還在糾結?”
  黃嘉惠瞅他一眼笑都是秦聰惹的禍,他就不該拿那本書給你看,你看了更不該給他這個呆子看。
  “又關我?我是遵照老師教導做個博學多才的人。”秦聰把他最后一根青菜挑進嘴里:“他們那些組還在看民國才子,徐志摩林徽茵呢,我正準備去搶一睹為快。”
  “為什么要搶他們的,你不會上網買?你很窮嗎?”任晴晴看他。
  書呆子足金這時吃完飯笑說:“我覺得有時看看這些八卦也挺娛樂解泛,今天我就上網買幾本來看看。”
  “對了,這才是我們的足金先生。”張嘉兒立刻報上她要的書單,任晴晴、黃嘉惠跟著也說了她們的書單,蕭子明不知道要讀什么,他一向是讀張嘉兒讀過的扔給他的書。
  五. 夜色
  晚自息在十點半,走后校室,張嘉兒要發蕭子明的手機換上她的卡在微信上寫上這樣一句話:學習是會上癮的orz..每節課都只有一種反應……“我艸艸艸...就下課了?!!”除了數學課=u=
  蕭子明沒有手機了只好搶秦聰的,他要看張嘉兒寫什么東西,他看后哈哈大笑,但是過了十幾分鐘他就笑不出來了,因為張嘉兒又轉發一條微信出來:嘉兒,嘉兒快看我是不是又帥了!!努力來華南理工,我帶你去Flying下面是四張去頭去尾留中間的帥哥身子,這就是張嘉兒的從小學一直一個學校的學長,也是他的學長,他仇視地盯著上面的字和四張半身相照,手掌不自然握成拳,關節握的啪啪響,哼聲關掉手機拋給秦聰,秦聰瞧眼他面色問怎么了。
  “怎么了,你知道那個卓文俊給張嘉兒發什么了?嘉兒,嘉兒快看我是不是又帥了!!努力來華南理工,我帶你去Flying,這么惡心的話他也說的出,他很帥嗎?他有我帥嗎?當然這不是問題的關鍵,關鍵是你說就以張嘉兒的分數她能考上華南理工嗎?他不是有心諷刺張嘉兒嗎?”
  “這你也激動?是不是有點過,他只是叫她努力用功讀書,爭取考上。”秦聰聳聳肩:“我不知道他哪有錯。”
  “以我對張嘉兒的了解,她根本沒有那個智商,我是說她的理科是沒辦法為她爭氣的,她能在這半年里每科提高二十分或者三十分她可以考個三本,如果不能只能上個專科。”
  秦聰抱胸沉思:“你說的也有道理,但是為什么我們沒有一個人能教懂她那些東西呢?”
  “這就我們永遠不知道她明明不咋的但卻是不知道總為什么那么沖,我們會不自覺的在她面前膽怯,你說為什么?”他認真的看秦聰,秦聰象他一樣是個一米七八的身體,明眉浩目青春秀朗。
  秦聰摸摸腦袋搖頭說不知道,走在向宿舍樓的大道上,路燈拉長了他們倆的影子,有微風吹過搖動樹葉,一只野貓喵的一聲從他們身邊跑過沒入樹叢。
  宿舍樓離教學樓不是太遠,不過三百米的樣子,或許還沒有,他們還沒有理清張嘉兒已經到宿舍樓。劉金鑫早回到宿舍連澡也沖洗了一個他們才到,他看眼蕭子明和秦聰問他們在探討什么問題。秦聰回沒什么只是在想準備考什么學校。劉金鑫鬼笑一面登梯爬上他的樓上床一面說:“以你們平時的政績分數難道還沒有一個概念?北大清華是不用想的,考個本省重本一定是沒有問題的比如華南理工。”
  “你是說你的目標是華南理工?”蕭子明抬眼爬上床的足金。
  “嗯,有這個打算,但是我覺得我的分數可能要差你一點,所以沒有太大把握,你應該剛好OK。”足金拿掉他的眼鏡作眼部按摩。
  “可是我不想在那碰上我不想碰見的人?”他說。
  “碰上誰?”足金不明。
  “還有誰?張嘉兒的學長。”秦聰代答。
  “跟他有什么關系?”
  “可是我什么不可以考得更好一點?我為什么不可以考遠一點,考個復旦浙大什么的?”
  “當然可以,哥們,你要有這個實力,你有嗎?”
  “還有半年,你看我有沒有?”蕭子明極不服氣。
  “我最希望你考上復旦了,好歹是名人學校。”足金笑,他已臥床把頭移向床邊往下看坐在他下床生氣的蕭子明敲下他的頭:“你今天出什么問題一直在跟自己過不去,一直做莫名其妙的事。”
  “不知道,我覺得有人瞧不起我,說不是男生象娘們。”
  “誰?”
  “張嘉兒,她引用倉央加措,因為她不喜歡他的多情不能象達賴五世擁有雄滔偉略,因為他就是不爭氣的平民。”他憤怒,拳頭不自然又握起來。
  “你想的太多了吧?”足金笑他。
  “你沒聽她說他最欣賞的三個男人嗎?”
  “怎么樣?”
  “因為我們在說倉央加措,在贊美他可她根本不認同這個活佛,他是弱者的代名詞。”
  “她就那么說說她的觀點,不代表所有的人事實許多人是欣賞的。你應該有自己的觀點。”
  “事實我也覺得他不咋的,我覺得海濱哥說的有道理,始終是能量不守恒定律,你們說呢?”他仰眼低頭看他的足金。
  “既然想通了就睡覺,十一點了,明天還要早起。”他打了個哈欠移正身子。不忘叫蕭子明熄燈,舍務老師一刻要來查房。
  蕭子明起身上衛浴洗把臉熄燈上床可他輾轉睡不著,叫過也沒有睡著的鄰床的秦聰兩人頭對頭的,他細聲問:“你說我有沒有這個實力?”
  “如果你語文作文能不拉你分我想準可以。”
  “也就是我作文要提高最起碼二十五分?”
  “嗯,差不多。”
  “這好像有點難,就像張嘉兒的數學要提高二十分比較不可能。”
  “那你就在華南碰上學長,沒話可說。”
  “不,我一定要超越他,打死不在那去碰他。”他恨聲。
  “別無選擇了。”
  “也許我的英語還可以提高十分,化學也可以提高三分,物理也可以提高五分,數學再提高十分,不是填滿空缺了嗎?”他得意的笑。
  “好像也行的通。”秦聰笑。
  “那你的打算是什么學校?”
  “我們倆個相差無幾,如果你能做到,我沒有理由做不到,我們哥們共同進退,我的目標也定復旦。”秦聰看他說。
  蕭子明笑伸出手和秦聰一起相握。
  六. 清晨
  蕭子明為自己終于定下大學目標釋懷,在一米寬的小床上左輾右轉的有半個小時安靜的睡著了,一夜好夢的醒來是清晨五點,足金已經起床刷牙洗臉了,他總是要快他們一步,他沒敢賴床擦了一下眼睛換衣起床刷牙洗臉,站在鏡子前用手當梳梳理一下他濃黑的發,拍拍臉,鏡子里的臉是張沒有任何瑕疵的微黑的臉,青春痘已經在高二的時候離他遠去,為此他床幸了好一陣子,他簡直覺得他就是本校的美男頭號帥哥。秦聰瞅他一眼:“你還這在臭美不走?忘了昨晚的目標?”
  他哦聲,忙離開鏡子跑出宿舍沖下樓,在教室里讀了半個小時的英語,跑去買早餐回來,老三樣咸水粥、面包、炒粉再加上自帶的水果牛奶也算豐盛。他吃著米粉快吃完了也沒見張嘉兒心理正嘀咕,張嘉兒漫騰騰拎著一代早餐進來坐上位,他問她怎么這晚,她回:“我在操場上站了一會看小鳥吃草象小雞仔似的很好玩。”
  “可是我覺得你更象一只小兔似的更好玩。”他腹語。
  “你怎么不說話?一早的就呆在這悶死人的教室里不呼吸一點新鮮空氣對不起我老媽生我一場來看世界。”她打開餐代,只得一點米粉,她拿出醬料拌,他卻是在后面撲哧笑。
  她頭不回的問:“你笑什么?很好笑嗎?”
  “難道不好笑?如果你沒有考上大學才真正對不起你老媽生你一場。”
  “去,人都塞成漿糊了你還怎么學啊?一回到這里屁股都不能抬一下,就是做啊做啊,一張又一張,沒完沒了,久坐傷身,你知道嗎?如果你不動一下你可憐的身體,他是不會為你工作的,蠢蛋。”她罵他一聲。
  “我不知道我們倆誰更蠢一點。”他仍是腹語。她回頭看他桌上的牛奶,是酸牛奶,她隨手拿過去說借來喝喝,明天還你。
  “還我?你什么時候還過?”他依然是腹語。
  張嘉兒插好吸管吸口酸奶吃口米粉罵聲這是哪國的高級廚師炒的東西硬過鋼絲。他又是撲哧的笑說她夸張不夸張。她哼聲夸張嗎我們以前可不是這么硬的是很爽口的。他笑你當然是爽口了你媽媽在那哪個阿姨不照顧你一點,媽媽又常給你留好吃的。她唉聲不語,她是傷心自己不夠聰明或者是過于懶惰沒有學習好無法繼續留在原來的學校享受公主級的待遇,貴族一旦輪落痛苦不必說。她暗自傷神了一會馬上又高興了說:“如果我再努力一點一定可以考個三本,你說是不是?”
  “嗯,我想肯定沒問題,華南理工你不用想。”
  “你打擊我。”
  “我不是打擊,是講了一個事實。”
  “對,你始終是最真實的,所以你就是一個蠢蛋級動物。”她的判詞。
  他不在乎她說他是什么,他只在乎一天能不能看見她,如果有一刻不見她他會有種失落,這天他都會沒精神。他看她搖動馬尾,黃嘉惠、秦聰、足金、任晴晴相繼回來,他們在飯堂吃過,秦聰一坐下隔著幾個位對蕭子明說我昨晚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們倆個考上復旦了,我覺得是個好兆頭。張嘉兒抬眼:“夢常常是反的,你不知道嗎?我還夢見做美國總統呢,能做到嗎?”
  “哈哈。”黃嘉惠和任晴晴大笑。
  “我們決對不會是夢,張嘉兒,我們不如打個賭。”秦聰說。
  “賭什么?”她瞥眼他:“有什么好賭?”
  他一下問住,事實他也不知道該賭什么,只是隨口說說。
  張嘉兒哼聲:“我賭你等下的早讀先背十首李白的詩。”
  “那是賭嗎?分明是罰。”他笑。
  “賭也好罰也好總之是對你好,是不是?”她白眼他,起身去丟餐代牛奶盒。
  蕭子明忙叫順便,她反手接過一起帶出去丟進垃圾桶回來掃眼教室,她看人齊全不,再看手表時間,拿上書走上講臺開始帶語文早讀。蕭子明看著她矮小的身子,校服遮過膝他就想笑。
  他的一天學習就從她帶讀古詩開始,他為她讀古詩的旋律沒來由的有種單純的感動,蒼茫人海他和她相遇奇跡的走過來六年時間,高二分班原以為會錯開,誰想到又在同班,他一如是班長她依舊是語文課代表,能量不守恒定律未必不守,他這時覺得到底好像能量有點守恒,最起碼有六年時間,這年后他們真的將天涯各一方,他有小小的傷感,如同看到日落生命仿佛要隕落一樣。倉央加措的詩句一刻占據了他心靈每個角落:
  第一最好是不相見,
  如此便可不至相戀。
  第二最好是不相識,
  如此便可不用相思。
  他為自己想起這四句嚇一跳,驚得張大嘴盯著走過來的張嘉兒發呆,張嘉兒狐貍眼瞪眼他叫站起來背宋濂的《送東陽馬生序》,儼然她是個老師一般,他乖乖的老老實實的站起來……
  煙花一樣的歲月,不經意流走將成為昨天的故事,最后終究是能量不守恒:落花流水,人世消長,歲月逼人,最美的年華里有幸與你走一程……
  他背到一半背不下去,他聲音有點堵……
  同學們望著他哄笑……
  
  審核編輯:下寨龍池   精華:下寨龍池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子,我愛上了風

下一篇: 《 養牛棚里的海誓山盟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下寨龍池:
小說展示了他們一天生活的幾個重要片斷,通過倉央加措巧妙地關聯走來。青春年華美好而易逝,曾經的經歷總能引起人們的共鳴。贊!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42

  • 不認識

    路過浮下面

    2015-05-19

    回復

  • 五出眉心

    原諒眉心沒能抽出時間與爾交流。見諒!

    2015-05-15

    回復

  • 五出眉心

          《最美年華》構思巧妙,行文上承《淺淺桃花開》,筆下拓展校園生活,且巧借《倉央嘉措》再現與化解高中生早戀的問題,生動刻畫出不同人物形象。寓意深刻,現實意義深遠。贊!

    2015-05-15

    回復

  • 愛你的季節

    好親 切的 的仿佛昨天的,時光,最清純

    2015-05-10

    回復

  • 徒兒萌萌噠i

    楚兒姨今兒有空我來看看你,你高愛拿我們說事,你不該老是偷聽我們說話,楚兒姨

    2015-04-29

    回復

    • 喻芷楚

       我不能塞住耳朵,聽見了,你下次離我遠點說,

      2015-04-29

      回復

  • 等丶y1個舊人

    最枯燥的生活就是高三,看過一篇什么叫揮霍的青春什么的兩廂完全不同,揮是厭倦,你的是贊美,不同年齡理解不同

    2015-04-29

    回復

    • 喻芷楚

       我也看過,是好多年前,那時真的覺得那是個不懂事的孩子,現在想想,畢竟環境不同,想的也就不同

      2015-04-29

      回復

  • 歐陽夢兒

    青春美在可以肆意張揚。那些初動的情絲,那青澀的愛戀,欲揚卻藏……

    2015-04-21

    回復

  • 金子

    什么到你筆下都是情深無限!

    2015-04-20

    回復

    • 姬芷孤酌

       你今天才認識她?

      2015-04-20

      回復

    • 喻芷楚

       江山易改……我還是我……嘻嘻嘻嘻……

      2015-04-20

      回復

    • 喻芷楚

       吖哈,別這樣……

      2015-04-21

      回復

    • 金子

       我不僅認識她更識你,說我缺心眼,我懶的回,再有一星期你個臭孤酌不動手我叫孤酌老二@( ̄- ̄)@

      2015-04-26

      回復

    • 喻芷楚

       我還想自己寫,如此我就等了,安心寫長篇~

      2015-04-29

      回復

    • 姬芷孤酌

       終于完成————淺淺桃花開,續接最美年華

      2015-05-06

      回復

  • 粒兒

    或許是自己的孩子正面對高考吧,看罷此小說,我好喜歡這個率真、可愛的蕭子明哦。高三,一個枯燥而又乏味并高度緊張的時期,若每個高三的孩子還依舊如蕭子明偶爾的想想倉央嘉措多好。

    2015-04-20

    回復

    • 喻芷楚

       我們兩不是要互相叫加油,?粒兒,我寶貝六月高考,此篇為她而寫……如此一同送與你家的靚仔……

      2015-04-20

      回復

    • 粒兒

       謝謝啊!你家也有高考生,恭喜了。但愿我們兩家的崽子高考大捷,到時我們好好熱鬧、熱鬧哦!

      2015-04-21

      回復

    • 喻芷楚

       好啊,把好運送給他們,一起慶……

      2015-04-21

      回復

  • 碧玉青塵

    煙花樣的歲月于蕭子明戀戀不舍,黯然魂銷,心思不可言不可說……

    2015-04-20

    回復

  • happy

    枯燥的乏味的高三生活在楚寫來唯美逗趣,情感純真青澀!贊!

    2015-04-20

    回復

    • 喻芷楚

       生活你看他美就是美!……一如你的名……哈哈……

      2015-04-20

      回復

  • 落桑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2015-04-20

    回復

  • 白姬

    高考臨近,給高考生一個完美贊嘆!蕭子明秦聰張嘉兒……

    2015-04-20

    回復

    • 喻芷楚

       嗯嗯也為我們曾經的記憶!美好華年,去便不可追,所以蕭子明會哽咽……

      2015-04-20

      回復

  • 西部井水

    這寫的是不是我們學校的事呀?這些學生和我的學生一樣可愛呀!

    2015-04-20

    回復

    • 喻芷楚

       啊哈,原來你們學校孩子也這樣?看來西與南也沒差別

      2015-04-20

      回復

  • xiziniannian

    多美好的時光, 青澀歲月。

    2015-04-19

    回復

  • 姬芷孤酌

    唯美時光總是在自己曾經認為最枯燥的時刻,高三,想回去而回不去的,看著蕭子明仿佛看到自己當年

    2015-04-19

    回復

    • 喻芷楚

       沒錯,孩子們這時最苦卻是人生最美的時刻

      2015-04-20

      回復

  • 姬芷孤酌

    啊哈,有空來坐坐沙發,漫賞!

    2015-04-19

    回復

    • 喻芷楚

       漫漫回憶那曾經的美好,笑笑,樂樂!

      2015-04-20

      回復

    • 金子

       孤酌,別只是賞啊,與芷楚和一個吧?你們好久沒一起擺陣了!

      2015-04-20

      回復

    • 姬芷孤酌

       你看你,還是那樣缺心眼,足金,哈哈……

      2015-04-20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