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作家專欄 > 時尚吧

這一生要路過多少人

才能成為最好的自己

作者:簾外落花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6-10-21   點擊:

專欄作家:簾外落花
 

簾外落花:四川樂山人,網絡寫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學網站擔任編輯或主編,在報刊雜志發表文學作品數十萬字。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四川省散文家協會會員,樂山市作協會員,金口河區作協副主席,魯迅文學院少數民族作家班學員。

點擊進入簾外落花個人文集


  從出生到現在,我路過了多少人,多少人又路過了我。這一生要路過多少人,才能成為最好的自己。在某一天某個時段的某個剎那,我們擦身而過,會不會再相遇,會不會再重逢,你不會想,我也沒有想。
  生命中除了親人、同事和熟人,你會不會想起一個個偶遇的陌生人,甚至沒有注意過的人,他們和我們生活在一個平面一個維度,他們的行為卻或多或少的影響著我們。比如中國式過馬路,搶著上公交車,隨地扔垃圾,打假斗毆等。
  那年,在西寧街頭遇到一位腿腳不好的老太太,拎著一大包東西,一邊接電話一邊找紙筆,上前主動詢問后送去車站,幫她買好車票。臨走時老太太說:“姑娘,你是好人,一定有好運氣。”隨后不到兩天我順利拿到拖欠了半年的工程款。心里突然想起老太太那句你是好人,老太太一定是老天派來幫助和考驗我的人,才讓我那么好運氣。這些年來凡遇到人有所求,舉手之勞,也就不做推遲,從中獲得一種幫助別人滿足和快樂。
  有一次,看到兩名年輕人坐在公園凳子上喝酒,酒瓶、瓜子、花生殼扔了一地。心里極不舒服,說了他們幾句,完全不理會我,隨即給城管辦公室打電話,來了兩名工作人員,制止了他們的行為,讓他們把衛生處理了才離開。也就是那樣,這些年來,我怕自己一不小心也成為被人鄙視和制止的路人,所以,越發要求嚴格,小心謹慎、循規蹈矩。
  那年,還是環衛工人,某日在街上保潔,一名年輕的女子手里提著一袋瓜子,一邊吃一邊扔,我也沒做聲,只是提著撮箕拿著掃帚跟著她走,她扔一下我掃一下,走了一段路后她發現了我,我微笑著把她剛扔的瓜子殼掃到撮箕里,她很尷尬地一笑,嘴里剛要吐出來的瓜子殼被她拿到了手里,我仍然微笑著繼續掃地。我不知道她會不會記得那一天,以后還會不會亂扔垃圾,我想作為陌生人,她或許會記得我。這件事,我卻是給好幾個朋友講過。
  前年去紅原,在一家飯館前偶遇兩位曬太陽的僧人,絳紅色的袈裟,安詳的面容,微步向前問好。他們問我從哪里來,樂山。樂山好,樂山有大佛,他們慈祥地贊嘆。那位被介紹為某寺院的住持的老人問我為什么這么多人到紅原。我說他們喜歡這里,這里風景很好。老人嘆息道,我們喜歡他們來,可是他們為什么要亂扔東西,河水臟了,草場也臟了。他慈悲的眼里裝滿了憂傷。或許他在想,既然喜歡,為什么不愛護。這些年來,多少人隨手一扔的習慣,污染了土地,污染了河流,也污染了我們的眼睛和心靈。他們污染了內地,又去污染高原。也是這次偶遇,每次看到土地河流中的白色污染,總有愧疚和懺悔在心底。
  那年在太原,上來兩位氣質不凡的母女,能感覺到她們身體的不適,起身,讓坐,又將包里的紙給了年輕女子墊在走廊上坐。隨后,我們結伴一起游了晉祠,之前已經在平遙古城遇到一位女子,在晉祠的陽光下,我們四個路途相遇的人坐在地上,天藍地白,暢然歡談,這些年雖然沒有再聯系,想起那天的晉祠,仍然覺得風景甚好。這次去寧波,那名平遙遇到的女子一定要請吃飯,因為時間關系沒來得及見,心里卻是開心的。
  這半生,路過了無數人,有交集或者沒有交集,想起來總不是單純地冷漠,我們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感染別人,或者被別人感染,但這些畫面,總會督促我不逾矩。
  那天,在寬窄巷子,一個小男孩把垃圾扔到垃圾桶旁邊去了,他媽媽要求他撿起來重新放到垃圾桶,孩子乖乖撿起來放進垃圾桶。忍不住對男孩說:“寶貝,快謝謝媽媽,有這樣的媽媽,你以后會有大出息的。”孩子抬頭看著我笑了笑,他媽媽在一邊也羞澀地笑了一下。街頭都是匆匆路人,沒人去在意這些,但是孩子會記得。當時我想,如果所有的母親都能這樣,或許,我們的河水就會清澈,天空也會湛藍了。
  這一生,我不知道會遇到多少人,也不知道會路過多少人,我努力不說臟話,不污染別人聽覺,不亂扔垃圾,不污染環境,遵守社會規則和行為,不讓自己成為沒有禮貌的那個人。這一生,我們要路過多少人,才能成全最好的自己。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煙云盡處,指間淚

下一篇: 《 長發飄飄長裙輕舞水流年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0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簾外落花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