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飲食菩薩

過糧食關

作者:東籬夕陽    授權級別:A    編輯推薦    2017-05-06   點擊:


  一九六一,二,三年,是接著三年的自然災害,大多數農村地里的糧食是顆粒無收,真是把人害苦了。
  小孩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需要營養;青壯年正是學本領干事業,為供家養口需要填滿肚子長力氣的時候;老年人應當平靜生活安享晚年幸福的時候,然而為要填飽肚子很是艱難。
  那時糧食,蔬菜和肉食品都是定量分配,憑票供應。就連“糠膚散”,“小球藻”這些所謂替代瓜菜的東西,在今天看來并不可拿給人吃的,當時都只有因缺乏營養而身體水腫的病患者才能吃到。人們把這三年過的生活稱呼為“過糧食關”,特別是家里的大人,為一家人的吃煞費苦心,攪盡腦汁過的很苦很累。這三年自己家里的苦,難,還是少年的我也是記憶深刻,然而在少年眼中也觀看到一些花絮樂趣,且一直保留在底層的腦海中,今天把它翻出來曬一下太陽,免得長霉生蟲了。
  成都某高校章教授的夫人,院鄰都稱她章師母。她們有五個孩子,小孩之間歲數差距不大,間隔大的也就兩歲左右,所以五個孩子長的齊普普的,若不遇到自然災害過糧食關,這一女四男五個小孩真是讓人喜愛。然而眼前最大的難題是怎樣解決五張小嘴的肚子問題。
  章教授任教的學校在郊外,每周是星期六晚上回家星期日下午返校。平日里就章師母一人在家統率五個孩子。師母原本也是小學老師,孩子接連降臨,章師母只得離職回家帶孩子,從此離開了教師崗位。
  三年自然災害過糧食關,章師母領著五個孩子真是太為難她了。早上五點多點就起床,煮上一鍋稀飯,這稀飯雖然用米少但因為煮的時間長,所以米湯還是很濃的,雖然只喝湯少見飯猶如湖水浪打浪,然而喝著總還熱乎,再加上幾根自家罈子泡的豇豆有鹽有味的作為下飯菜,孩子們多喝兩豌當時也就飽了。等在學校多潵幾次尿中午也就到了。
  章師母準備的午飯是每人三兩米一豌蒸飯,加上師母那豌要蒸六豌。不等孩子放學師母那豌她就吃完了,她目不轉睛的看著桌上的五豌飯,心欠欠的真想再吃一豌,但師母心里十分清楚明白那是絕對不行的事情。師母有時會實在無法控制自己,她會無意識地挑一小塊放進嘴里,慢慢細細地嚼起總會有一種回甜的香味在她喉頭翻滾,她久久不愿咽下去,會覺得味道比自己的那豌好。當然那豌飯會出現一個小小的凹,章師母會小心翼翼地用周邊的飯把凹填平。周而復始,一天章師母正在回味那回甜的味道時,大女兒因故提前回來正看見母親從自己豌里挾飯,突然驚呼:“媽媽,你咋吃我的飯呢?”,師母鎮靜自如地說“我在給你挑稗子”,大女兒無言。此情此景被我看在眼里記在心頭,從此我們院里便添了一首兒歌在小伙伴間傳唱:“刨散刨散,填平填平,你咋吃我飯呢?我在給你挑稗子”,并且還要用川西彭州蒙陽那方帶卷舌的口音唱(章師母是那里的人),真是笑死個人。
  晚上這一頓師母更有辦法,見人稱三兩面粉自主安排。便有吃手工面條的;有烙餅的;有吃面泥的;孩子們操作時師母不離身影地在一旁指導。孩子們的食品做好后師母還要一一講解作出評語,不煩用盡贊美之詞,個個孩子都會面露喜色興高彩烈。
  師母五個孩子中猶以老四最能干,活蹦亂跳的,嘴巴乖愛招呼人,見人忙不過來老四總會去幫助。章教授與章師母都最愛老四,東家西家的王媽劉姨也喜歡他。然而就如兒歌所唱:“討人嫌活千年,逗人愛死得快”那樣,文革大串聯時,老四在去北京的火車途中半夜發夢顛跳車而亡。三兩面粉在老四手里會千變萬化,每天做法不同。記得一次小伙伴們在一起玩耍,他跑過來每人發給一粒金黃金黃的炕面頭,小伙伴們高興極了在嘴里嚼起來脆脆的挺香。要知道那時的小孩很少有零食吃,但老四的外衣口袋里卻裝了半口袋這么好吃的東西,真是羨慕老四到了極點。
  師母總在孩子們做完食物后,才開始做自己的那三兩面粉,她不會像孩子們那樣認真,草草地吃完收拾干凈廚房,叮囑孩子們好好復習功課,她便照常外出散步去了。經過院子遇到東家西家王媽劉姨,師母總會十分自豪地說:“哎呀,我今天三兩面粉吃得非飽,一家人都吃得高興”,東家西家王媽劉姨也會不約而同地贊道:“師母只有那么能干了,五個娃娃都收拾得有條有理的,到處都讓師母放的平平順順的”。師母口里念著都差不多都差不多跨出了院門。章師母去后總會有人扁扁嘴小聲嘟嚨幾句:“又去吃夜飲食去了,當然吃得非飽哦”。
  我也曾多次看見章師母悠然自得地在大街上散步,嘴總是在不停地嚼著什么,目不轉睛地欣賞著飯店櫥窗內擺放的美味佳肴。慢慢的東家西家王媽劉姨在大街上看見師母的人越來越多,她一邊走一邊往嘴里喂著東西不停地嚼著。每天如此風雨無阻。就這樣她有了飲食菩薩的稱謂,但師母卻全然不知仍我行我素,在孩子們該洗臉洗腳上床睡覺前回到家,一個個護佑好孩子這才算是完成師母一天的使命,而自己得以休息。
  三年自然災害后,到一九六五年,各種食品供應才逐步恢復正常,改革開放以來人們的生活水平更是進一步提高,而今更是朝著小康水平邁進。
  當然,章師母會照常夜晚去散步,不過,她一直不知到她有一個別稱——飲食菩薩。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推薦:西部井水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霜雪明---霜擊磬

下一篇: 《 此情已隨風去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小說在講一段餓肚子的歷史,情節雖然簡單,但人物鮮活感人,特別是飲食菩薩這個稱謂,把人物烘托到一個高度。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4

  • 瘞花秀士

    題圖是雅拉雪山嗎

    2017-05-07

    回復

  • 東籬夕陽

    此篇《飲食菩薩》得到短篇小說副主編“西部井水”的推薦,我已將它分享到我的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微信群及微信朋友圈。

    2017-05-07

    回復

  • 東籬夕陽

    謝西部井水短篇小說副主編審稿發刊。
    謝你的評點鼓勵,昨天此篇打完字投稿后,突然覺得篇尾還應對章師母五個孩子中的老二及老五交代幾句“她家老二后來是從成都某省重點雙語中學校校長任上離休,其老五至小喜歡寫寫畫畫,現在已是一名知名的滿族畫家”。
    現在都無法修改增添可惜了,造成遺憾。
    再次向你表示感謝!

    2017-05-07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東籬夕陽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