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作家專欄 > 真情廊

薰衣草[那些花兒,擦肩而過]

作者:冰鳳凰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7-05-10   點擊:

專欄作家:冰鳳凰
 

冰鳳凰,海南省作協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經濟學教授,國家理財規劃師高級考評員,國家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師高級考評員。

點擊進入冰鳳凰個人文集


  記憶中,我尋到了那片紫,那是紫夢迷醉之花薰衣草的紫。如果有來生,可不可以做一株薰衣草;可不可只開在喧囂退場的靜夜里,臨風沐露;可不可以與一切俗世羈絆都了斷糾葛,沒有悲喜,只負責美麗……
   ——題 記
  
  兒時的同學來信了,說她在南國一個偏靜的山谷里,遇見一大片異常旺盛的薰衣草花田。微風撫過,漫山遍野紫霧般縈繞,總有一陣似有若無的幽香。她說,那就像一場夢。
  記憶中,我尋到了那片紫,那是薰衣草的紫。大片的紫夢迷醉之花迎面襲來,如孔雀開屏般盛開著,藍紫色的波浪伴隨著花香,令人真正享受到和煦的陽光與微風輕撫臉頰的感覺。如此冷香般的驚喜,絕對與其它視覺不同。
  
  薰衣草lavender,名乃源自于拉丁文lavare,意即"洗",因為羅馬人在洗澡水中喜歡加入薰衣草。
  薰衣草的花語是"等待愛情的奇跡",其品種主要有:原生薰衣草(又稱英國薰衣草),質量最佳,多半被用來制造高級的香水及香料;長穗薰衣草(又稱薄荷薰衣草),葉子較寬,花莖及花穗都較長;混種薰衣草,是以上兩種的混種,被大量栽培,目前薰衣草的故鄉法國普羅旺斯花田內的薰衣草大多是混種熏衣草……
  
  小時候在養母家沿河而居,對岸有人家扎了籬笆,種了一大片紫色的薰衣草。輕風拂過,就夢幻一般蔓延開來。迎風搖曳的薰衣草,交織出紫色的夢境,拖曳到綠色的河面上,美麗得讓人心生恍惚。那滿地的紫色,漫天的香氣,每一步走動,每一次呼吸,都可以感覺到她們無所不在。
  所謂一花一世界,我很喜歡她們。常常想,來生就做一株薰衣草,只負責美麗;而其它的,則是以外的事情了。之所以喜歡做植物,是因自認為植物較之于動物而言,欲望樸素,接近于土地的芬芳,有一種空靈飄逸之韻,可以超脫俗世。
  
  陽光黯淡的黃昏,天空有些渾濁不清。
  輕輕拈著兒時同學寄來的紫色小花,任由淡到極致的甜散發。隨即,將熱水緩緩注入水晶杯里,為自己泡一杯薰衣草花茶,坐在落地窗前,戴著耳機,悠閑地聽著音樂。
  遠處的椰樹隨風搖曳,往事像陣陣微風,輕輕撲面而來,思緒渙散得觸摸不到邊際,在薰衣草清淡的暗香中四處漫溢。偶爾隨著小旋風盤旋著上升,或掛在樹的枝杈,或像風箏漫天飛舞……
  
  重新拾起廢棄已久、臺灣一位女作家寫的短篇小說《世紀末的華麗》,在夕陽下慢慢地讀著。
  《世紀末的華麗》里的米亞一直在找一種紫色:"想不起來是什么時候和地方見過,但她確信只要被她遇見一定逃不掉,然后那一種紫色負荷的所有東西霎時都會重現。"
  
  不事情節的文字,似乎將玄妙和頹廢壓成鋒利的刀片逼近,割破了空虛的急景流年,淘空了所謂的內容。那份將愛情隱于色彩和嗅覺背后的解讀,令人仿佛窺見了"稀絕的顏色,是大馬士革紅織錦嵌滿紫金線浮花,從折起的一角衣擺露出。"
  我想,她在小說中提到的那種紫色,可能就是紫夢迷醉之花薰衣草的顏色。
  
  薰衣草被曬干了,制成了干花或香水及香料等。
  青春逝去的表征,始于肉體。她以華麗熟艷的技法筆調和文字寫出人生腐壞前的一瞬,演繹著對人生苦短的感嘆,對蜉蝣眾生的同情,以及對一切青春的傷逝。
  或許成長的意義應該是經常變更的吧,因為在這個被青春反復吟唱的主題里邊,總有一種紫夢迷醉的音律一直陪伴著,它如蝶一般的化身讓我在啟蒙與告別中感悟一切。
  
  站在本世紀冉冉升起的地平線,回望上世紀末墜落的夕陽,紫夢迷醉嗅覺和顏色的記憶就如流行的波希米亞,到今天,是一種西歐迭加東亞復古式的時尚,熨貼卻又疏離。
  有次與表姐聊天,她憶起二十二歲時,第一次遇上她心儀的那個人,是在一塊薰衣草花田。
  
  《戀戀風塵》是很多年前的舊歌了,里面有這樣一句歌詞:相信愛的年紀。
  紫夢迷醉的年紀,生命中也曾有過一種期待,渴望有那么一天,冰冷的石頭上能開出鮮花,所有的付出不再是失望。總認為黛玉葬花,其實哭的是她自己,因為每個女子都是一株嬌蕊,花容月貌需要有賞花的人,否則便是美景虛設。
  在紫夢時空間穿行,一切眩目的、芳香的事物時時透露出一些神秘的意味,俗世風塵中戀戀不去的情感,左右著飄搖中的那份固執。一絲不肯悟道、纏綿人間的期盼,在記憶迷醉中相守。
  
  如今,岸已挪移;慈祥的養母,日漸老邁;我已南遷,故鄉,那美麗夢幻般的薰衣草景色亦成了記憶中的絕唱。
  然,紫色迷醉的夢境依舊蔓延繼續,至今不知如何忘卻那美麗的一幕,只覺得沒有一個人能夠攀折,能夠破壞那夢境;并且幻想著,如果有來生,可不可以做一株薰衣草;可不可只開在喧囂退場的靜夜里,臨風沐露;可不可以與一切俗世羈絆都了斷糾葛,沒有悲喜,只負責美麗……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虞美人[那些花兒,擦肩而過]

下一篇: 《 城市鳥叫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