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一個男人的四十九歲生日

作者:子在川上曰    授權級別:A    編輯推薦    2017-06-28   點擊:


  “老三,你在家呀!等我一會兒,我馬上過來。”下午五點四十分,我剛回到公司,就接到了老張的電話,也沒說是什么事情,就掛了。二十分鐘后,他推開了辦公室的門,嚷道:“老三,我來接你了,陪我喝酒去。”老張是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的總會計師,朋友,也是酒友,好酒,也能喝。
  “坐骨神經痛,在吃藥,醫生說這幾天不能喝酒了。”我歉意地解釋道。
  “那行,不要你喝酒。我們去吃狗雜火鍋,胖子今天下午兩點就開始整狗雜火鍋,現在應當整得差不多了。我們過去吧,你就看著我和胖子喝酒。”
  上了他那輛藍色的小車,到了胖子居住的小區門口,被門衛給攔住了,示意我們把車停在外面。我探出頭來,喊道:“我是來找你們楊主管的,把門打開吧。”門衛趕緊按動了遙控器,并立正敬禮。
  老張從后備箱里拿出來一瓶五糧液,揣在懷里。我們乘電梯上了八樓,胖子正系著圍裙忙乎著。看到我,他很高興,說:“三哥來了,太好了。坐,我們馬上就開飯了。”他把狗雜火鍋從灶上移到了桌上,擺好碗筷,拿出酒杯,說:“三哥今天要多喝點酒。”
  老張說:“他在吃藥,今天你陪我喝酒。”
  胖子問:“真的不能喝嗎?”
  我說:“嗯。”
  “那我給你煲點稀飯吧。”他起身煲好了稀飯,卻拿出了一瓶法國波爾多產的紅酒,說:“這是老總送給我的,反正我喝這個玩意兒是糟蹋了的,你慢慢喝,我和老張整白的。”
  我慢慢地喝著紅酒,胖子一邊給我們夾菜,一邊跟老張碰杯喝著白酒。我們邊喝邊聊,老張說:“現在物價這么飛漲,工資又老是不漲,生活是越來越艱難了。”
  “發改委說我國的通貨膨脹為5.6%,實際上,這三年來,我國的通貨膨脹率一直都維持在17%以上。其實,過高的通貨膨脹率是對民間財富的一種變相的打劫和侵占。國外,是藏富于民,而我們是把全國的財富都集中在政府手里。”我說道。
  “死老張,你扯那些狗屁干啥?你這幾年不是炒了好幾套房,賺了幾十萬嗎?還怕個鳥!”胖子笑罵道。老張卻嘆氣了,“我現在沒錢了。你嫂子把錢全部卷走了,就給我留了幾十塊錢。以后一家老小就靠我那幾千塊的工資了。”
  “怎么一回事?是不是你外面包養了小美女被嫂子發現了?”我大吃一驚,問道。
  “唉,如果真是那樣,我還好想一點。她一直和我老媽搞不好,關系很僵。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吵得我不勝其煩,才經常出來找你們喝酒。這次,吵得更兇了,她一不做二不休,就取走了我所有的存款,跑回了娘家,買了一大套房,裝修,家具,什么雜七雜八的,把錢整得干干凈凈。然后才打電話給我,說不過來了,要我照顧好自己和女兒。”老張一仰脖子,灌進去了一杯酒,咳嗽了起來。
  “她這是在氣頭上,等氣消了,把房子賣了,就過來了。而且她這是幫你炒房呀,呵呵!”我安慰著他。
  “屁。現在炒房,簡直是找死。她把錢這樣亂整完了,我看她以后好意思見女兒呀!女兒過一年就大學畢業了,以后可就要嫁人了的。又是深圳戶口,難道還要她回內地去住?”他嘆氣道。
  “那不一定,現在內地的房價還是堅挺著的。”胖子在旁邊勸解著。
  “嫂子真的不過來了?”我問。
  “真的不過來了。她跟我說了,只要老媽一天不死,她就一天不過來。等我老媽死了,也不需要她過來了。今天是我四十九歲生日,她都沒有給我打電話,我就過來找你們喝酒了。”老張一仰脖子,又灌進去了一杯酒。胖子起身,拿來了一瓶喝了一半的二鍋頭,說:“老張,我今天陪你把酒喝好,你喝五糧液,我喝昨天沒喝完的二鍋頭,你可不要說我搞你的名堂。”
  
  老張把那瓶五糧液喝完了,胖子給他倒二鍋頭,他沒要,掏出自己的錢夾,數了一數,還剩三百多塊。說:“另外找一個地方喝酒吧,把這三百多塊用完了,我就回去。”
  胖子說:“那就去酒吧吧,那邊有一家酒吧環境還不錯,租的是我管理的物業,每次去,老板都送我兩支洋酒。”
  老張說:“不去,我要去唱歌,去KTV,你聯系一家KTV就好了,便宜的KTV,能把我這三百多塊用完,而又不欠賬的KTV。”
  胖子就拿來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說了幾句,掛斷后說:“那我們走吧。”下樓,老張堅持自己開車,路上熄了三次火,才開到我公司。我忙從公司了叫來了一個小弟替下了老張,把我們送到了胖子所說的那家KTV。
  進了預定好的九號包房,服務員也進來了,問要不要陪酒的小妹,老張拒絕了。只點了啤酒和小吃,服務員要我們先埋單。我掏錢的時候,胖子一揚手,一個酒杯就砸過去了,罵道:“他*M的,去問問你們的邱老大,俺胖子喝酒,什么時候先買過單?又不少你一個子兒,讓老子先買單,老子就不爽。不爽的時候老子就要罵人,打人。”服務員嚇得一溜煙就跑了。
  那么大的包房就是我們三個人,顯得太冷清了。胖子打了幾個電話給了他那個物業管理部的幾個女孩子,由于是周末,那些女孩都出去了。我便打電話給老婆,胖子也打電話給他剛加完班的老婆。一會兒,她們都過來了。
  這下子,喝酒,唱歌,氣氛就熱烈多了。老張一口氣唱了三遍《天路》,兩遍《為了你》,然后,不再唱歌了,聽我們唱歌。然后,悶著頭同我喝酒。喝了酒,就反復跟我老婆說:“弟妹呀,我今天沒讓老三喝酒。紅酒不是酒,啤酒不是酒。”再后來,他就把頭埋在膝蓋上,不說話了。
  晚上十一點了,我打開剩下的兩支啤酒,和胖子一人一支,碰了一下,一飲而盡。然后扔下酒瓶,說:“撤吧。”胖子點了點頭,數了一下空啤酒瓶,二十四支。我打電話叫小弟把車開過來的時候,胖子搶著把單買了。我把老張扶下樓,塞進車里,把他送到了樓下,扶他上樓的時候,他拒絕了,說:“我現在清醒多了,你們不要送我,我不想讓老媽擔心。”
  老婆說:“有人擔心是一種幸福呀。”
  老張說:“七十多歲的老媽管著五十歲的兒子,你說是幸福還是不幸福?”說完,搖搖晃晃地上樓了。
  審核編輯:喻芷楚     推薦:喻芷楚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點亮火把

下一篇: 《 與我奶奶的故事

編者按:
古詩詞副主編   喻芷楚:
人生說來都是一場痛,人到中年的我、老張、胖子,胖子因為沒有處理好媳婦與老媽的關系,令媳婦氣憤,卷走了他的身家,落得一貧如洗,郁悶痛苦,又逢四十九生日,痛苦加痛苦,找來我和老張陪他喝酒,酒入愁腸愁更愁,這大抵是人生的真實寫照,在社會大環境中誰能尋找到一分屬于自己的樂土?盡看文中三個中年男人。感謝支持煙雨,問好作者。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

  • 喻芷楚

    再欣賞,管好老媽管好媳婦不容易

    2017-06-28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子在川上曰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