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與我奶奶的故事

杏葉滿地黃的季節

作者:東籬夕陽    授權級別:A    編輯推薦    2017-07-02   點擊:

  小時候聽奶奶講:“樹也分男女,有公母,就如家里養的雞,有公雞母雞。”奶奶說的話我當然百分之百的相信,因為家里就有公雞和母雞,只不過公雞就會打鳴,清晨人家還在夢見周公(奶奶的原話)它就大聲舞氣長聲吆吆地在那里吼,直到把人家鬧醒為止。可母雞就不同了,它會悄悄秘秘的隔天生一枚黃黃的蛋,然后唱著那首“還多還多”的歌謠,此時奶奶會抓一把白米專喂母雞以示褒獎。看那母雞高興得撲扇著翅膀一邊啄米一邊還不忘唱著那首“還多還多”歌謠。奶奶說:“它是在告訴主人要耐心地等待,它的蛋還有好多好多呢。”
  奶奶把蛋輕輕地收撿好后,會昨天荷包蛋今天蒸蛋花的變著花樣弄給我吃,雖然有時都吃得我想發吐了,可奶奶還是堅持變著花樣一如既往地弄好后要看著我把它吞下去,她總是說:“雞蛋蛋白質豐富,很營養的,不吃會長不高走不動路的,你看你爸爸多結實,穿一身軍裝多威武。”“爸爸在我這樣大也天天早上變著花樣被你要求吃雞蛋嗎?”“當然當然。”此時的奶奶要伸一伸腰昂一昂頭會十分得意地快樂著,好象父親是她培養出來的杰出作品。奶奶總會抓住處理問題的關鍵,因為我的理想就是長大后要同父親一樣當一名威武雄壯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于是我一直乖乖地堅持著吃奶奶變著花樣做的以雞蛋為原材料的食品。
  在家住的那條小巷中段有兩棵上百年的銀杏樹,人們把那里稱為大壩子。除兩棵銀杏樹外,大壩子還有一個老太婆照看著的公用自來水樁,半條巷子的每家每戶的吃水都要到這里來用錢買,一分錢兩挑,后來漲成三分錢兩挑。基本上各家各戶都有能力挑水的人,若無勞力挑水也不著急,有專門以挑水為生計的挑水工,院內王大爺兒女都在外地工作,他的吃水就是由挑水工包下的會定時挑水送來。所謂吃水就是煮飯抄菜燒開水要進口的水,一般家庭都會有能盛三五挑水的大瓦缸用來儲存自來水。洗衣洗澡洗臉洗腳等用水都用井水,小巷里三倆個院子中總會有一口水井,用竹竿一頭打眼拴桶伸入井中提起便是滿滿一桶清花亮色的地下水,還是很方便實用的。奶奶講,早前吃的就是這井水,解放后政府括大了自來水廠的生產能力,所以這些小街背巷的普通老百姓才能吃上這消過毒去除了有害雜質的自來水。
  我常跟在奶奶閃悠閃悠的挑水擔子后面,來來去去直到三挑水把水缸裝滿為止。如果到了銀杏樹落果的時候,奶奶會同意我不跟在她挑水擔子后面走,可以與小朋友們一起在大壩子撿銀杏果,或在晚秋杏樹落葉的時候,可以在鋪滿杏葉的大壩子玩。來去挑水用的時間沒有規律可循,若挑水的人不多,半個小時能完成,要是排隊,要一兩個小時來完成也不是沒有遇到過。那時到了撿杏果堆杏葉的季節好想挑水的隊伍排長些,再排長些,這樣就能在大壩子多玩一會兒。
  總是在玩得起勁的時候被奶奶叫回,奶奶會有很多理由來說服我的不情愿。會在奶奶幫我洗手的時候,(那杏果外會有一層膠漬狀的物體粘在手上很不容易清除,于是奶奶總會細心地幫我搓洗)“奶奶,那銀杏樹真的分男女,就跟我們小朋友一樣,張麗小娟是女的,李勇和我是男的?”我的問題又來了,奶奶笑道:“人稱男女,樹與雞相同要稱公母,你能猜出大壩子那兩棵銀杏樹,哪棵是公哪棵是母嗎?”“左邊那棵是男哦不對是公,右邊那棵是母,”還沒等到奶奶再問,我接著回答:“右邊那棵下面地上杏果多,左邊那棵幾乎沒有。”“這就對了,舉一反三,以此類推,世間的動物植物都分公母,動物還好區別,只是有些植物的區別不是那么明顯吧了。”奶奶接著說:“大壩子這兩棵銀杏樹的故事還多著呢,聽你爺爺的爺爺講,那是王師長的爺爺的爺爺的學生從華陽縣送來的兩棵小樹苗,栽在王師長家門前,兩棵幼苗哪分得出公母就那么隨意地栽在院門兩邊,殊不知多年后左邊這棵開花不結果,右邊這棵開花要結果,”“那有啥奇怪的?”我不已為然地問,奶奶接著說:“你小孩不懂,它印證了世間男左女右的約定俗成,”“啊”我似懂非懂的在那里驚詫狀。奶奶繼續著:“中醫診脈,男生先要把左手遞給醫生,女生當然就先診右手了;還有街上并排兩廁所,男廁所定是左邊這間,女廁所當然就是右邊這間了。”我回憶著小巷頭那茅房,還真是男左女右,因年久失修門楣上的男女字跡已摸糊不清但從來沒聽說有人進錯了門,我同往常一樣總追著奶奶問:“還有啥來證明的呢?”“多著呢,只是我講這些都是以人的所為而形成,可這兩棵銀杏樹長大后也以左公右母而站立,有人解釋為偶然,也有人說是缺牙巴咬虱子完全靠運氣,可哪個也沒說清楚也沒講出有說服力的道理來,等你長大后來論證吧。”我非常肯定地點著頭:“等我當完了解放軍后就來論證它。”
  奶奶是我的啟蒙老師,讀小學以前,都是與她生活在一起。
  還記得那天與爸媽一起離開她時的情景,她先向著爸媽:“每天一個雞蛋要做給他吃哦,”爸點了點頭:“媽,家里的雞蛋您不要啥不得,你也弄來吃哦。”奶奶兩眼微紅地看著我,伸了伸腰昂了昂頭說:“接你到了部隊那邊就要成為小學生了,你要聽話努力學習哦,”接著奶奶把嘴觸在我耳邊,輕輕地說:“要記住我們的約定哦。”我用力地點著頭,望了望大壩子那兩棵高大雄偉的銀杏樹,看了看一身軍裝英姿精神的,在那里等著我且感到莫明其妙的父親和母親。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推薦:西部井水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一個男人的四十九歲生日

下一篇: 《 柳鄉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銀杏樹下,童年趣事,祖孫情深,生動感人。推薦閱讀!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3

  • 東籬夕陽

    此篇《與我奶奶的故事》為墨舞紅塵中文網短篇小說“西部井水”副主編審稿且推薦閱讀,我會把它分享到我的qq空間,新浪微博,騰訊微博,微信群及微信朋友圈。
    再次向編輯表示致謝!

    2017-07-03

    回復

  • 東籬夕陽

    謝西部井水編輯審稿推薦,道一聲用心了!

    2017-07-03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東籬夕陽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