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作家專欄 > 非虛構

何處不武威

作者:簾外落花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8-10-17   點擊:

專欄作家:簾外落花
 

簾外落花:四川樂山人,網絡寫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學網站擔任編輯或主編,在報刊雜志發表文學作品數十萬字。中國少數民族作家學會會員,四川省散文家協會會員,樂山市作協會員,金口河區作協副主席,魯迅文學院少數民族作家班學員。

點擊進入簾外落花個人文集


  何處不武威
  文/鄒燕
  
  在記得的古詞里,與武威有關除了王之渙“黃河遠上白云間,一片孤城萬仞山。”陸游“醉聽古來橫吹曲,雄心一片在西涼”。字字都有武威古西北首府,五朝古都的氣度。更不說“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與“異方之樂令人悲,羌笛胡笳不用吹。”
  詞的意境從文字里走來,喚起的想象不止大漠孤煙直,金戈鐵馬邊關冷月,還有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的氣勢。除去詞,對威武僅知道它是地名。因為敦煌,對絲綢之路之路始終有一份向往,為此觀看了大量與河西走廊有關的紀錄片和文字。一座不熟悉的城,越來越重,也至于遠行的攻略改了無數次,在有限的時間里,始終繞不開它,華夏的歷史,佛教的歷史,絲綢之路的歷史,甚至歷史中的歷史,它的存在如國之重器,越過它,絲綢無路。它就是武威,一座漢武帝為彰顯君威命名的城。
  盡管有過紀錄片和詩詞墊底,真正穿越一路黃土到綠洲,見識塞上江南的天高云闊時,仍然被天地之間無形的氣韻震撼。那種蒼莽與遼遠,那種質樸與厚重,幾千年時光浸染出的氣息,超越了詩詞積累出的高亢與明亮,超越了邊塞詩人的激情與壯麗。那種感受在情緒面前很飽滿,用文字表達出來很匱乏。武威城墻就在面前,烈風吹來西沙,呼吸中大地的味道穿透肉體,暴風與狂沙中的武威,用它最溫柔和最粗狂的方式迎接我的到來。
  居慣了南方的小城,想不到一個城市的街道有那么寬。武威的街道比籃球場寬,十字路口比廣場大,從這邊走到那邊,曬著威武明亮而不炙熱的陽光,會產生一種徜徉曠野的錯覺。厭倦了城市的高樓,武威城的房與房有君子的相互尊重和謙讓,在濃蔭下綠樹旁,仿佛是一種性格,柔和而平穩,包容而謙讓,那種海納百川的平穩,如遇到歷經大風大雨后開悟的智者。若說這是一個奔跑的社會,那武威是閉關的高人,以其特有的沉穩,使人放松而喜悅。
  走過了太多的景點,各地都在拼命兜售老祖宗留下的那點文化遺產和自然風光,圈在圍墻里想盡辦法收門票。武威可能文物太多,遺跡太多,用不著那么急切切,又有了氣定神閑的從容,僅在市區內就有雷臺漢墓、鳩摩羅什寺、文廟、大云寺、海藏寺,西夏歷史博物館等。走進任何一道門,就可以看到幾千年前的碑刻、建筑、文物,有胡樂依舊,也有梵音繚繞。漢墓中出土的銅奔馬是舉世無雙、技藝水平極高的精品,1984年被確定為國家旅游標志,國寶級文物,現藏甘肅省博物館。羅什寺塔八角十二層,高32米,全以條形方磚砌成。從下起第三、五、八層均設門,頂部葫蘆形銅質寶瓶,最上層東西各佛龕、佛像。它見證了武威悠久而文明的歷史,是1500多年前絲綢之路上中西文化交流的見證。文廟朱柱粉墻,清靜幽雅。在涼州七里十萬家鬧市,這里是遷客騷人的神往之處。西夏碑兩面撰文,正面碑額為西夏文篆書,意為“敕建感應塔之碑文”,背面碑額刻漢字小篆,意為“涼州重修護國寺感應塔碑銘”,碑文內容稱頌先祖的功德、護國寺富麗堂皇的景象及各族人民和睦相處的歷史片斷。西夏碑碑額呈半圓形,云頭寶蓋,四周雕刻忍冬花紋,左右兩側各刻有一位體態窈窕、翩翩欲飛的伎樂菩薩,西夏碑在西夏語言文字研究方面有十分重要的價值。唐載初元年,朝廷在全國頒《大云經》,下詔各州郡修建大云寺,涼州遂將宏藏寺改名為大云寺。明洪武年間,日本僧人沙門志滿遠渡重洋,專程來涼州朝拜大云寺,并主持募化重修。海藏寺,始建于晉,距今已有1700多年歷史。元朝時藏傳佛教薩迦派第四代祖師薩班借到涼州之機,捐資擴建修繕了海藏寺等涼州四大寺,成為藏傳佛教教寺院。
  在武威,至今生活著一群文武皆能的士子,他們看淡浮躁與喧囂,舞文弄墨,撰書寫文。與他們相談甚歡,他們的磊落,他們的博學,他們待人的風物,想起古譯經者對學問的究竟,想起邊塞詩歌的曠達,唯有在涼州,在武威這片有綠洲、有良田、有沙漠,五谷茂盛的大地上,才能一代又一代爭相涌出出將入相的人才。
  川人舌尖對百味都有挑剔,武威卻有最好的食材。美麗的石羊河孕育了葡萄,也孕育了墨玉,麥粒飽滿,面食筋道,能滿足感官所有的需要。在歌肆酒樓,在尋常街巷,任選一地坐下,店家會上來最本色的菜,西北人的豪爽在器物上,分量足味道夠口味佳,管吃管夠。三炮臺,當地人最喜歡的一種菜食,無限大的一盤,配上本地的甜茶,聽當地人哼涼州賢孝,絲路遺韻,涼州遺風撲面而來。好像在漢朝,隨著張騫出塞,鑿空西域,隨著衛青、霍去病,縱橫捭闔,也像在唐朝,威武浩蕩,有鳳來儀。
  夜色入靜,聞著武威的風,海藏寺的井水甘甜入心,行海藏,治百病。不少藏地的佛弟子三步一拜到此,只為喝一口井中的甜水,據寺里的僧人講,那水底連著布達拉宮的水脈。這座城市,在新的歷史起點上,迎著“一帶一路”的朝陽,以幾千年存留的巨大的體量和內涵,以它儒釋道并重的內力,以它厚重的人文精神和崇文尚德包容創新的城市風格,何處不威武。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載牛糞的拖拉機

下一篇: 《 返回列表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3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簾外落花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