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散文 > 文評藝概

非一般人類難以理解的費渡——《默讀》有感

作者:自在深居    授權級別:A    編輯推薦    2018-10-19   點擊:


  他說:“沒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凈了,我是最后一個,你可不可以把我關在你家?”
  看到這里,我難受極了。我一直知道費渡有病,心理疾病!但是沒想到……他把自己當成怪物。
  他說:“沒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凈了,我是最后一個,你可不可以把我關在你家?”
  看到這里,我心里一沉。原來費渡……他把自己當成怪物。
  或者,費渡真的是個怪物吧!頂級生物學家都解析不出他的半分復雜構造。
  他是風騷的桃妖。有一雙絕代無雙的桃花眼,擁有天賦異稟的超能力——只要給他一副天文望遠鏡,他能用眼神掀開嫦娥的裙子。
  他是歷劫的魔。身上有種奇特的矛盾氣質,笑起來桃花繽紛,熏香誘人,一旦板起臉,那種銳利的嚴肅感又能無縫銜接上,咄咄逼人,似藏著無盡深淵。
  他是塵埃外的仙。總是漫不經心的,瞳孔像是對不準焦,驚鴻一瞥的一個眼神掃過,隨后就再次隱沒在鏡片,仿佛一切愚蠢的人類都不在他眼里。但面對弱小,他會毫不吝嗇地伸出拯救之手。
  他是來自地獄的修羅。折著肋骨、傷著腳踝、勒著枷鎖,在邪教窩里,與一群資深罪犯和一群精神病,玩著縱橫捭闔之術,談笑風生間,檣櫓灰飛煙滅。
  他是個精神系魔法師。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想讓人想入非非,就能讓人想入非非,想讓人白日里參禪,就能讓人睜著眼進入冥想。
  他是坐禪的佛。心靜萬年,心如止水,能坐在阿飄蕩漾的火葬場循環往復的撥一根不聽指揮的小簧片,甚至連風兒流過,都會自動靜止成普遍的空氣……或者,他更與阿飄異曲同工。
  他是一只貓!會親昵的軟萌撒嬌,會在犯錯的時候秒認慫,會在打碎東西的時候,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嫁禍給家里另一只更肥的。
  他把自己當作一個理想的怪物,漫不經心、認真負責的逍遙九霄云外,又墜落萬丈紅塵,“作”得叫一個自我非我、自我較勁、自強不息。
  直到,一朵老流氓的花朵芬芳浸入,于是,滾燙的馨香淹沒過稻草人的胸膛,草扎的精神,從此萬壽無疆!
  但是,他對這個世界……愛如初戀——至忠不渝!至死不悔!
  他翻江倒海、以身誘餌,為的只是想給自己、給仍然對這個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尋找一個公正的交待!
  然后,他做到了。真的還了這個大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凈!
  而這,就是我最愛他的地方。即使靈魂是黑的,心尖尖上那塊也依舊純凈如玉。(沈巍:嗯?這話哪里見過)
  我在費渡的千般屬性里反復死去又復活,如一個受虐狂偏執者(近費者瘋)……如此的愛戀癡纏著他。
  現在,終于一切都結束了,長長松口氣的感覺。
  所以,有心情回味,有心情留點什么,以紀念我愛慕的費渡。
  讀文的時候,我竭力拒絕去想像費渡的臉,但我沒有一次成功。我愛極了那雙欲說還休的眼睛,那張盛世桃花的臉龐,那一身玩世不恭卻又體態風流的氣質,以及……那顆歷盡千番劫數歸來依舊少年的心靈。我想賦予它們以靈魂,想讓它們無比鮮活的真實存在著。
  于是,我把他的臉給了我同等愛慕著的別一個人身上,活的,他叫朱一龍(演員,P大《鎮魂》劇版中飾演沈巍,高度還原,簡直沈巍本巍)。
  這是人的本性,總愿意把美好的事物賦予更美好的寄托。
  但我又是糾結的,因為我無法想像,如朱一龍這樣清透干凈溫潤如玉貌美如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沉靜寫意乖巧呆萌……(好吧,我想把全人類最美好的詞匯都給他)的一個人,真的可以詮釋出費渡這樣一個比哥德巴赫猜想還成謎的怪物嗎?
  可惜現實總不會讓假設成真的,否則,我們還要夢想做什么。
  就讓這千千糾結亙古橫在心里,老死相隨吧——畢竟,人類是如此健忘。
  自詡沉溺腐海界多年的博導級老腐,目前最愛的兩個耽美文:
  一個是priest的《默讀》,這是我見過的最復雜的文。
  一個是一葉葦的《一路凡塵》,這是我見過的最清澈的文。
  兩種極致,次第情愁,永存書庫,永留心中!
  記于2018年9月11日
  
  
  審核編輯:渭雨輕塵     推薦:渭雨輕塵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觀《影》

下一篇: 《 棉衣和丫環

編者按:
散文副主編   渭雨輕塵:
好書好文皆需要好的讀者予以成全,這就是很好的例子了。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0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自在深居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