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同題合奏】粒兒

作者:黃塵刀客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9-06-04   點擊:

  一年過去了,閔郎不再有性命之憂,而且已經活成了北地的一面旗幟。
  “閔郎到,城墻高,五谷豐,賊不鬧。”這首童謠先是在燕北傳唱,如今山陰也有兒童唱念了。放翁想,那京都里的官家也一定聽得到,誰說覆巢之下無完卵,傾覆的閔家此刻又出了一位治世的能臣。
  閔郎用才華與勇氣為自己謀了一條生路,那閔小妹的是不是也能網開一面了呢?放翁心里升起了長長的無力與無奈。
  懷里的吟湄似乎又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扭了一下圓滾滾的身體,用粗粗長長的尾巴敲了一下他的胸口,金色的眼睛瞇成一條細縫,似是在望了望正午的太陽之后,充滿倦意的對他說,“別瞎琢磨了,百無一用是書生說的就是你,還是個黃土埋半截的老書生。”
  閔郎又要回來了,此翻回鄉但愿能找到小妹。
  放翁一卷一卷的在陽光下攤曬那些發黃的老書,它們紙頁脆弱,但還柔韌。有蟲吃鼠咬的痕跡,但還形制完整,尚能傳道解惑。如同此刻的放翁。沒有官職,沒有才產,沒有心愛的女人,只有一顆尚余溫熱的靈魂。
  “吟湄啊,你不要天天睡懶覺了好不好啊。”
  放翁在紙上寫到“看君終日常安臥,何事紛紛去又回?”
  門外簾櫳輕動,一個高大身影擋住了門頭射進來的光線,他就這著面帶微笑的披著一身金色的光線,走進了放翁的書齋。
  “成大,你回來了。”放翁也笑吟吟的望著他。
  閔郎是那種能讓姑娘看直眼的男人,雙眉如畫,目若朗星。他笑呵呵的說,“你別管這只貓兒叫吟湄了,估計它聽著都別扭,它從小的名字叫貍奴。”
  貓兒,喵咪了一聲,跳到他的腳邊輕輕的搖著尾巴。
  “成大我們去集市買魚吧,中午我給你做莼芽蒸魚。”放翁放下紙筆為成大倒茶。
  閔郎笑著說,“你不是號稱溪上漁翁嗎?怎么還用買魚?”
  腳邊的貓兒大叫了一聲,好像在說,這種鬼話你也信,我都沒吃過他釣的魚。
  二人一同向市集走去,這是一天中吟湄最快樂的時節,它像一只真正的,很乖很乖的家貓一樣,跟著兩位主人的腳步,晃著一身純粹而斑斕的毛色,搖著一條華美而高貴的大尾巴,心滿意足的走著,似乎是在走向一條魚。
  此刻,粒兒正在市集上半袒著上身收拾自己的魚攤,他拿起一個瓦罐向腳下的幾個瓦盆里注水,清澈的溪水在盆中打了個旋,盆中的二條魚便隨著水渦劃過一個圈。
  “丫頭,再去溪里打些水來。”
  身邊那荊釵布裙的丫頭,清清脆脆的一聲后提起兩個瓦罐向溪邊去了。
  放翁似乎買過粒兒的大魚,他正是向著這個方向走過來的,吟湄似乎吃過粒兒的小魚,它越過了成大一跳一跳的向粒兒跑過來。而粒兒看到的卻是:二個鬼鬼祟祟的人跟在一高一矮,一老一少二個只顧胡說八道的人身后。
  粒兒心里驚了一下,他飛快的聯想到了許多事情于是在心里悄悄打定了一個主意。
  吟湄喵的大叫了一聲,卻是粒兒手里的水瓢咚的敲在它的頭上,又重重落在水里,濺起的水花幾乎沾濕了成大的錦袍。
  成大一心怒火,“你這潑斯,怎么連個貓兒都打!”受了驚嚇的貍奴竟拋下主人向溪邊叢林里奔去。
  “你那潑貓,沒個三天也有五日就到我攤上偷魚,今天是運氣好我心善放了它,若是遇上那心黑勢利的逮住必是一個死!”
  放翁還沒聽明白粒兒在說些什么,成大的臉上已由紅轉白由白轉青換了幾種顏色,他并不多說,尋著貓兒的蹤影向溪邊跑去。
  “唉呀成大,那貓兒識途不會丟的,不用追了。”成大卻跑得不見了蹤影。
  “粒兒,你這孩子,平時也會喂喂那貓兒,今天突然變得這么小氣了。”放翁一句話卻說得粒兒心里突的一涼。
  “不怕賊偷,就怕賊想,你還不跟上快去一起找你家那賊毛貓,怕是晚了被人剝了皮也說不得!”粒兒今天像瘋了似的逮住誰就罵誰。
  放翁說他不過,頓了一下腳,也追了成大去。
  粒兒低下頭,開始撈盆里的魚兒放進桶里,眼前的光線驀地黑了一下,見三五個外地人打扮得利利落落的站在自己面前,“小哥,這買賣還沒做怎么就要收了?”
  說話的男人語氣里帶著三分女態。
  “我打的魚,我想賣就賣,想收就收關你個屁事!”
  “小哥火氣有點大哦。”那男人似想看穿這個賣魚小販似的在他赤裸的肩上盯了一會,粒兒身量不高不低,墩墩實實一個壯小伙。滿身古銅色的精肉,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那不陰不陽的男人眼光也曖昧地亮了一下,而后目光漸漸下移,移到了他腰間那個荷包上。
  “這荷包到是真精致,可惜啊,女工手藝差那么點意思,難道是哪個沒出閣只是以針黹當做戲耍的大家小姐送你的?”
  荷包上繡著一朵紅蓮,紅蓮下是一片碧綠的荷葉,荷葉下又是一只鮮紅的鯉魚,鯉魚四周是藍色與白色交織的水紋。
  粒兒不怒反笑,“你買不買魚,你買魚我這里有幾條,你不買哪涼快上哪歇著去,不要影響爺爺收攤。”
  那個男人用折扇輕輕的打著臉,說,我到不用上哪歇著,我想請小哥你去個地方歇會兒。
  說罷身邊兩個年輕伙計模樣的人向粒兒撲了過來,粒兒也不躲,只是跺腳挑起了地上橫放著的扁擔,向他們一掃,那兩個家伙感覺到一絲勁力,向后撤了一步,就在這個當口,粒兒一腳踹翻了地上的水桶數條大魚和著桶里的清水向這三人潑了過來,周外的攤子上都響起了尖叫,一條魚打在那女態男子身上,那人似乎是嫌惡那一身魚腥連連后退。
  好大的魚啊!市集上三五個潑皮早聽到這邊動靜不小都聚在一邊,如今有這現成的便宜如何能不占。于是一地污泥濁水,又混上了三五個潑皮爭那一地的活魚。粒兒竟趁亂挑了個空子向村里跑了去。
  這個潑才!男人恨恨的說,卻真拿這市井伎倆無計可施。
  木秀于林風必催之,閔家的事想徹底翻身,談何容易,閔家若翻身那有多少高官大家要翻船尚且不好說。這閔郎有才有膽,卻沒有這種心思,頻頻從北地回到山陰,而山陰閔家早已家破人亡,閔郎南歸的意思還有誰猜不到呢?
  主公,不能讓那小子跑了!一個伙計打扮的家伙,揚手要拋出一把飛刀。女態男子伸出折扇按住他的手臂,“那潑皮混在人群里,若有誤傷小事就變大了,不可魯莽。”
  輕巧的粒兒,雙手一拄墻頭,跳過一道小墻,再張望下卻不見了蹤影。小小的混亂已在不知不覺中平息,除了地上尚有魚鱗水跡。再向粒兒逃走的地方望去,四周似乎沒有任何不妥,依然是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
  “飛鴻踏雪,焉能無痕,只要閔小妹還活著一天,我們就還有搬倒閔郎的機會。”那個男子攥著扇子,言語間透露著婦人蛇蝎般的惡毒。
  粒兒跑在鄉間的小路上,他扛著扁擔像個急三火四要去做活的農人,沒有人知道下一刻他要去哪,但他自己知道,這一夜他不能回家。
  
  審核編輯:一聲嘆息   精華:西部井水  推薦:一聲嘆息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同題合奏】粒兒倒垃圾

下一篇: 《 【同題合奏】麥粒兒

編者按:
短篇小說編輯   一聲嘆息:
這回的粒兒不僅是男兒,還有一身的好武功,文章最后還留了一個懸念,粒兒為何不能回家?期待下文的精彩。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4

  • 遠牽

    小刀編得跟真的似的,~~緊著編,編,看你怎么編大花籃

    2019-06-05

    回復

  • 簡竹

    期待下集。

    2019-06-05

    回復

  • 粒兒

    接著編   看來你是想把這十個人整個串串   而后就著小酒擼串吧

    2019-06-04

    回復

  • 粒兒

    哈哈哈  我大笑三聲    俺以為小刀只寫吟湄是只柔順通人事的貍奴  原來還是個饞嘴的小偷小摸的賊啊    笑死我   還吃了粒兒的“哐當”一瓢

    2019-06-04

    回復

  • 花落無聲

    哈,真會編!

    2019-06-04

    回復

  • 一塵

    故事新編,名家真傳,融紅塵百態,人間況味!刀客厲害!

    2019-06-04

    回復

  • 歐陽夢兒

    小刀這是要整連續劇的節奏啊?

    2019-06-04

    回復

    • 黃塵刀客

      @歐陽夢兒 整連著整,個個有戲份,歡迎帶資進組。

      2019-06-05

      回復

  • 吟湄

    你這是想著法子整我吧?

    2019-06-04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黃塵刀客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