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散文 > 游記異聞

【同題合奏】落花二則

作者:西蘇    授權級別:A    絕品文章    2019-07-08   點擊:


  梅海
  太湖洞庭西山賞梅絕佳處,在號稱天下第九洞天的林屋洞。洞倚林屋山,頂有駕浮閣,黃昏之際登臨山頂,可眺裊裊炊煙,舊有“林屋晚煙”一說。山下有大片梅田,色微紅遠望似雪。吳地賞梅的地方似乎都是這般,乾隆南巡多次探梅的光福鄧尉香雪海,也是梅花似雪而得名。原因其實很簡單,那些地方本不是探梅賞春的所在,當初不過是山民種植梅子的農田,后來梅樹成林,春來花香滿山,文人騷客踏青路過才吟唱起來。
  吳中文人賞梅跑不了那么遠,洞庭西山島離蘇州城有百里之遙,駕舟蕩漾而去,不是朝發夕可至的,多半還要在木瀆住上一晚。他們結伴賞梅的地方在城東南的竹堂寺。廟很老所以也叫老壽庵,靖康大難那年因為被金軍大將占用,所以成為“吳下古名屋,唯此寺耳”的所在。竹堂是其俗稱,原因當年的主人是位既有銀子更有學問的儒商,于是滿寺遍栽竹子,世上能夠收羅到的品種,園子里沒有找不到的。可惜竹堂寺最有名氣的卻還是千棵萬枝的梅花,單株老梅可以入畫,一枝凌空暗香浮動,萬枝梅花看的是氣勢,遠眺如海波瀾壯闊。也不知什么時候什么人種的。
  正德年間廟里來了個掛單的喝茶吃酒食肉的老和尚。和尚本地人,法號雪梅。生平二大嗜好,一是飲酒,二是吃老酒。飲酒是文明的,你請我請談笑風生詞歌賦,吃老酒是世俗的,自斟自飲嬉笑怒罵皆成文章。
  只是雪梅老和尚很窮,時常因為缺少銀子沒酒喝,最后實在沒有辦法,就對一眾弟子和信眾說,某日幾時幾刻將坐化。子弟含淚舍財,老和尚把募得的銀子打酒吃盡,卻在歸去之日生龍活虎。弟子驚問師傅,何時去西天?老和尚笑罵,就這三瓜兩棗豈可打發我去。又幾日老和尚對弟子說,齊呼雪梅何時去?弟子三問,老和尚答去了,果然西去。
  如此有趣之人,確是賞花的最佳伴侶。對著花朵一通拍攝,或在花間舞袖弄姿,那是中國式大娘的賞花之道。花下或亭中找三五有趣的人,喝上幾杯杜康,吟唱幾首歪,才是才子的行為。
  所以沈周訪雪梅,作《竹堂寺探梅圖》,有長題畫,其中“竹堂梅花一千樹,香雪塞門無入處”,頗讓人懷想;文征明病中憶花寫道:“城東古寺萬枝梅,一歲看花得幾回。竹徑三年無我跡,松門此日為誰開。”文郎看來是想小唐了。唐伯虎的《除夕口占》最為出色,“柴米油鹽醬醋茶,般般都在別人家。歲末清閑無一事,竹堂寺里看梅花。”大年夜里,空著口袋去寺里看梅花訪雪梅,小唐估計實在是餓瘋了,居然去老和尚那里騙頓飽飯吃。
  雪梅豈是可以被唐解元占了便宜的主,一頓飽飯換來達摩壁畫像。唐寅達摩像對面墻壁他一直空著,他在等那位秀才病體康健,然后自咬上鉤。三年后文衡山重訪正覺寺,問老和尚,為何空白?雪梅嘆息,唯文郎可與唐居士對壁。于是文征明畫“寒林壁畫”。
  城里的好東西多半留不下,廟毀了壁畫自然也沒了,至于那些梅樹瘦竹早被人砍了當取暖的柴火,輝煌與湮滅有時候只在旦夕之間,如此太湖邊農家的梅田倒是幸運的。

  花田
  洞庭西山島最美的村口當在植里。數年前過植里,見石板古道拱橋老樟淹沒在金色的油菜花海里,頓覺耳目一新。這是我看過故皖婺源和古滇羅平油菜之后,覺得最可入畫的花海景色。
  沿石板古道行至香樟樹下,踏階而登永豐橋,眼前古村盡收,一派江南村落的寫照,粉墻露了真容黛瓦缺了滴水,綠樹彎了老腰紅窗散了骨架。石道石橋與老樟都有明確記載,康熙四十一年,轉眼已經四百年。
  太湖盛產湖鮮外,還盛產強盜。原因到也簡單,島上農田匱乏,所產之物不足養活人口。沒飽飯吃很可怕,稍有門路之家出湖進城謀生,于是有了頗有名聲的洞庭商幫。等死之人只剩下一個方法,入湖當強盜。好在湖中島嶼上百,有所謂七十二山三十六峰,金庭玉柱就是其間二座小島,所以不怕沒有藏身游擊的地方。
  太湖漁匪一般不殺人,畢竟昨天還可能在一起打魚講黃段子,再說做強盜不為吃人肉,劫船越貨換錢吃豬肉,才是他們的主要工作。行動中他們還秉承一條宗旨,給人活路自己才可以活長久點,因此過往船只的東西他們也不會盡取,遇到美麗小娘子也盡量不調戲,再后來他們與附近客商達成某種鏢局模式的協議,插一面特制的三角小旗,可暢通無阻。
  赤腳張三起家的時候正值崇禎皇帝吊煤山之后,以致后世某專家把他定性農民起義。張三無名且赤腳,這廝注定是個窮光蛋,或者還是個市井無賴,你看他糾結的朋友毛二,扒平大王的名號就可左證。張三善舞雙刀,他那個母大蟲的老婆也擅舞雙刀,民間傳言兩人渡河不用舟楫,只需舞動雙刀便可覆水飛行。
  張家水軍頭裹白布,跟出殯一樣,浩浩蕩蕩出現在人眼前,還是比較嚇人的。從順治二年開始,一直到康熙元年,赤腳張三買賣做的風生水起,戰船五百人馬五千。老實講很多事情都不可以做到相當規模,一旦到了某種程度,你的心態就不一樣,別人對你的防范打擊力度也不相同。
  這年蘇州來了位新巡撫韓世琦,此公來時的江南不再富裕祥和,前不久連續發生“奏銷”“哭廟”兩案,江南仕紳與清廷的關系極度惡化。他必須給蘇州乃至江南一個明確的信號,那就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果然在韓心康來后不久,洞庭島上巨富朱允恭設宴款待赤腳張三,鴻門宴后張三一眾被梟首于木瀆鎮。乾隆間顧公燮的《丹午筆記》有“朱允恭設計擒張三”一節,寫的就是這段故事。
  再次來到植里村頭,古道古橋古樟還在,但是油菜花不再,佇立橋邊,眼前景色蕭瑟而荒涼,這哪里還是記憶中的影像。沿小路進村,路邊老樹已經斷了枝丫,百年老宅斷垣殘壁,下一場風暴后,也許只是一堆瓦礫。幾個老太太在門前的屋檐下,邊曬太陽邊罵媳婦。柔軟吳儂鄉音在靜寂的空氣中,顯得那么刺耳,這樣的小村還會有年輕人的腳步聲嗎?
  忽然間傷感起來,所謂富裕的蘇州城,竟然連一抹美麗都留不住?
  審核編輯:吟湄   精華:吟湄    絕品:吟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執行站長   吟湄:
沿著歷史的蹤跡,不急不徐的行走。這樣的文章,得跳出字外去看的。 第二屆同題獲獎作品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7

  • 簾外落花

    西蘇的文字,什么都說了,又什么都沒說,說了嗎?只能思考

    2019-07-17

    回復

  • 朱成碧

    中國式大娘已賞。

    2019-07-10

    回復

  • 落葉半床

    如今哪里哪里丟掉的美麗也不是個例……細思竟是悲哀的。

    2019-07-10

    回復

  • 渭雨輕塵

    雪梅老和尚、赤腳張三,都是有意思的人。

    2019-07-09

    回復

  • 花落無聲

    越來越會講故事了。在花下亭中喝酒,念歪詩,不見得就比對著花一通亂拍好多少。起碼,不會用酒氣熏了花的香氣。

    2019-07-09

    回復

    • 吟湄

      @花落無聲 這個評論好,當浮一大白

      2019-07-09

      回復

  • 東方玉潔

    聽西蘇講蘇州故事,是需要細細品味的,風物與歷史淵源極深。因為蘇州園林的緣故,對這個文化古城很向往,西蘇居住那,有福。

    2019-07-08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