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呻吟

作者:古度    授權級別:B    編輯推薦    2019-09-02   點擊:


  爺,妾身的身子好冷,你能給奴家暖暖嗎?
  A市不大,卻把所有的人分到了東西南北!東西南北都有人們所知的紅燈區,紅燈區內有一些讓男人銷魂,女人嘲諷的風塵女子!當然目前這個社會稱呼的是小姐!
  A市東邊有那么一條街道,一條街道上站了無數性感妖嬈的女人,黑色的絲襪誘惑,呼之欲出的乳房,濃艷的面龐……
  男人經過,有的人裝作一副正經模樣,可心臟卻在撲通亂跳,而下半身像是有了某種反應!有的人談論著自己曾經床上的輝煌戰績,而此時他的某方面毫無反應!
  紅香樓的頭牌,高冷,美艷,妖嬈,是無數男人爭相寵愛的對象,而她卻端坐高臺,一副冰冷的眸子將無數酒客拒在千里之外!也許被偏愛的女人就是有恃無恐!哪怕她只是淡淡抿唇一笑而后轉身離去,男人們也忍不住為之執上千金!
  當然這只是頭牌,而我要講的是這里的前任當家。
  那是一條長620米,寬2.5米雜亂的巷道,巷道兩旁是磚砌而成高3米的圍墻。巷道里只有一盞被懸吊在路旁枯樹枝上打著瞌睡的老黃燈。入夜后這里昏暗,陰沉,凄涼。污濁的下水道嘩嘩的流水聲是這里唯一的聲音,跳竄而過的三兩只老鼠是這里唯一打破空氣的活物。
  那是一個帶有寒風的秋夜,路燈下來了一位不速之客。10公分的黑色高跟鞋,深V露肩黑色連衣短裙,過腰的墨色長發,纖指處夾著修長的BlankDevil(黑魔)香煙,脖頸鎖骨以下連接胸部的白色肌膚上刺著兩朵妖艷的墨藍色牡丹,修長的雙腿沒有依附上女郎那誘人的絲襪,倒是更加顯得迷人。女人停留了許久,地上積攢了數十枚煙頭,可是她要等的人終究還是沒有露出半根兒體毛。
  入夜了,女人有些瑟瑟發抖,她搓著手,從紅唇里呼出白色的熱氣。她在心里罵了無數遍這該死的天氣,卻在腦海里記著“這是唯一一次,我發誓等你把他搞定,從今以后你就呆在家里做少奶奶!我保證!”這是他深愛的男人給她的承諾。
  子時一刻,一個穿著紅色西裝有些微胖的中年男人朝她這邊走來。此時她放在地上包里的手機嘟嘟的響了幾聲。她取出滑亮屏幕,是一條備注為老公發來的短信。她在想是不是那個男人發消息來關心自己的狀況,或是讓自己收手……她帶著一切美好的猜想,點開短信。
  “老婆,黃老板來了,好好表現!·”
  女人抬頭看著越來越近的男人,她有些怕了,想退縮了,于是她發短信給男人。
  “老公,我怕,我能不能回來?”
  10秒后
  “有什么好怕的,就跟我搞你是一樣的,再說了,都這樣了,你還回的來嗎?”
  女人看著10米不到的男人,是啊,一切都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手機響起,她點開短信,“老婆,我愛你,好好表現!”女人沒有在回復消息,放下手機,點燃香煙,將眼里蘊藏的眼淚活生生的吞咽到肚子里,臉上掛上嫵媚的神情,嘴角抹上一絲笑意,深深地吸了口BlankDevil。
  男人走近,見到身材凹凸有致的尤物,他那男人的玩意兒瞬間有了沖動,他真恨不得馬上將包裹女人酮體的布料撕得粉碎,一副色相直叫人胃里仍不住翻滾,可他非要裝出一副盛氣凌人的姿態。
  “爺,妾身的身子好冷,你能給奴家暖暖嗎?”
  女人像是這秋日無家可歸的落葉撲落到男人身上,冰冷清香的玫瑰味兒讓男人恨不得馬上將女人壓倒在身子下,然后大戰幾千個回合。趁著男人意淫的時刻,女人嘴角掛上一絲苦笑,這是她第一次對著一個陌生男人說出這樣的“情話”。她為自己感到惡心,嘔吐,若是此刻她深愛的男人能給他打來電話叫她回家,她會毫不猶豫地將眼前這個讓自己反胃的男人推到十萬八千里之外。可她等來的卻是……
  “好,爺這就帶你去暖和暖和!”男人放下初始高傲的姿態,右手已經不由自主地探到了女人的臀部,左手摟著女人纖細的腰肢,手上一用勁將女人死死的按在自己身前。
  女人感覺到男人下體傳來的信號,她嘴角一絲壞笑“那就勞煩爺給奴家好好暖暖!”女人心里一遍又一遍告訴自己“他說過這是唯一一次,一次,一次……”
  也不知何時,天響起了雷,亮起了閃電,下起了雨,吹起了風。
  男人氣喘吁吁的壓在女人身上,意猶未盡,女人帶著不清不明的笑意,看著這個惡心的男人,眼神里是嫵媚,是誘惑,是刻意隱藏的凄涼。該死的男人,我真恨不得殺了你,可是我若殺了你,我老公的生意就完了,完了!
  “小壞蛋,我說你怎們這么厲害?”
  “那還不是爺生猛嘛?·”女人一副媚相讓男人忍不住在女人身上落下兩排牙印。
  “啊——”女人因吃痛輕吟了一聲,男人被女人的叫聲弄得心里一陣又一陣酥癢。男人忍不住又在女人身上落上兩排牙印,女人又輕吟了一聲……如此反復,女人身上不知道留下了男人多少排牙印,可男人仍舊一副不肯罷休的架勢。
  女人忍住內心的怒火,輕推開男人,“夠了爺,您弄得我好疼啊!”
  男人停下,在女人高挺得乳房上狠狠的吮吸一口。“我就喜歡聽到你個小賤貨吟叫得聲音,哈哈……”
  “爺,你可真壞!”女人依舊嫵媚的讓男人受不了。
  “我說你這紋的是牡丹吧?”男人右手毫不客氣地在女人胸前比比畫畫。
  “爺,可真是好眼力!”
  “干嘛非要刺這玩意兒?”
  “因為牡丹高貴!”
  “哈哈……”男人忍不住狂笑,“你個小賤貨,注定是個下賤胚子,你不配!哈哈……我的小賤貨”
  女人本是有傲骨之人,若不是為了自己深愛的男人,她又豈會如此這般作踐自己,心里暗自道“我是下賤胚子,你不也和我這下賤胚子搞到一起了嗎?”
  女人忍住怒氣,陪笑道:“爺,你真是討厭死了!”
  “哈哈……”屋子里回蕩著男人的淫笑,“我說小賤貨,還冷嗎?”
  “冷,都快冷到心里去了!”女人這次不在嫵媚,而是云淡風輕。
  “我說你個小賤貨,可真是夠賤的!唉,我是不行了,不行了!”男人從女人身上下來,扯過一旁零亂的被子,自顧自的蓋上,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女人聽到男人傳來鼾聲,些許是累壞了,她摸了摸身上男人留下的牙印,動了動有些麻木的雙腿,胯間傳來一陣陣讓自己吃痛的感覺,她也累了,身體累,心更累!女人的表情不再嫵媚,慢慢的開始變得麻木,呆愣!她拿出包里的手機,凌晨3:46,手機上有近100條名為老公發來的消息。
  女人設想著些許是自己老公關心自己了,后悔了……她慌忙打開短信,嘴角忍不住抹上一絲苦笑,近100條短信幾乎都是“老婆事情辦妥沒有?”一個遍體鱗傷的女人,一個癡情的女人,收到近100條消息竟是一個只在乎事情成敗的男人所發。她放下手機,沒有回復消息,拖著疲憊的身子去了浴室,她累了,真的累了。
  那夜她把浴室里所有的洗發露,沐浴露,洗手液,乃至一次性牙膏都用完了。她一遍又一遍的清洗著自己身子,她想把剛才那個男人的味道洗去,想洗掉著骯臟的一切,對,今晚這所有發生的一切,一切……她把身子搓洗的發紅,被男人留下牙印的位置,她用浴花擦掉了皮,流出了血,浴缸內白色泡沫夾雜著女人的皮膚和血液,男人的體味和唾液,唯一沒有女人深愛男人的半點物件。
  女人癡傻的以為這真的會是唯一一次,對,唯一一次,只是這個男人的唯一一次,她做夢都沒有想到真正的噩夢才剛開始拉開帷幕。后來她深愛的男人以各種理由叫她陪了無數陌生男人,每次都會承諾說:“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我保證!”可承諾恐怕只有聽得人才會記得。女人不知道男人口中的最后一次到底什么時候的最后一次才是真正的最后一次。起初男人還會編造各種理由最后索性直接使喚,女人累了,也逐漸清醒了,就在女人打算逃跑的前一夜,她被自己深愛的那個男人賣到了紅香樓。
  我的傻女人啊,一個真正愛你的男人又怎么舍得讓你去陪別的男人!難道你就不知道,他們就算睡了一千個一萬個女人,也決不允許任何一個男人睡自己心愛的女人嗎?唉……
  她一輩子都記得,自己被賣到紅香樓被十幾個陌生男人輪奸的場景,被關在暗無天日的小屋子里餓了三天三夜,那潮濕霉的發臭的雜物味道,那餓的發瘋的老鼠啃食自己肉體……那幾日所經歷的一切,至今回想起來仍瑟瑟發抖。當她被兩個男人抬出來的時候,當她見到第一縷光亮的時候,當她呼吸到第一口新鮮空氣的時候……她適應了好久,好久……有個男人給她灌了一點水,她逐漸恢復意識,沖著一群陌生人嫵媚一笑,這一笑算不上傾國倒也算得上是傾城。
  “我餓了,能給我些吃的嗎?”女人無力道。
  此語一出,引起了無數女人的哄笑,因為來紅香樓的女人她是唯一個被關了起來的女人,但她們也不知道她也是當家的出的價錢是最高的唯一一個女人。男人們的表情倒是復雜的多,各有所思吧。也不知是誰端來一碗連狗都不吃的餿食。她抬頭看了一眼周圍哄笑的人,低頭用手勺起些飯團塞到了嘴里,一股酸味兒讓她干嘔了幾次,但她仍不停的往嘴里塞著,眾人的哄笑開始變得生硬,最后傻傻的看著瘋了的女人。
  女人將碗中的餿食食盡,暗紫色的舌頭來回舔了一圈已經發白的碗的邊緣,眾人錯愕的瞧著她,只見女人抬頭,“此味我將終身銘記!我要見這里當家的!”女人們掩嘴發出喏喏的笑聲,眼神里盡是蔑視嘲弄。男人們有些木訥了,只有當家的眼里放光,嘴角帶上了一絲欣賞的韻味!
  沒有人知道那夜女人給當家的談論了什么,只知道后來她一步步成了紅香樓的頭牌,紅香樓的女人們開始對她進行各種攻擊,鄙視,誣陷,嘲諷,嫉妒……愚昧的女人們啦,當你在數落別人時,你可曾想過別人為了取得今天的成就她付出過什么樣的代價?男人們開始對她尊重,欣賞,崇敬,乃至最后的任其差遣。因為她已經從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色成了這里的大當家。突然想到曾經聽到過這樣一句話——女人有本事,你就是嫂子,沒本事就是婊子。女人倒也真應了這句話。
  紅香樓在她的打理下,生意越做越大,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也就在紅香樓蒸蒸日上的時候,他們的當家的卻留下一紙書信,消失了,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沒有人去尋她。所有的人都知道,她來,是實屬無奈,她留,是為了紅香樓的姐妹,她去是找到了另一個當家人。白色的宣紙上用毛筆蒼勁的寫著
  為妓,可妖可惑,不可有了害心;為人,可友可敵,不可沒了良心。可為妓,不可一世為妓!
  落款是一朵嬌艷欲滴的墨藍色牡丹,眾人嘆道:“當家的這手牡丹可繪的真好!”
  女人曾經深愛的那個男人,也在把我拐賣到紅香樓后,被人打得沒了個人樣,布滿血絲的雙眼已不能視物,廢殘的雙腿已不能支撐起他的軀干,低垂的雙手已不能拾起吃食,脊椎倒是未完全敲碎,不過也難以恢復。他如糞溝里的蠅蟲,一邊拼命的在地上蠕動著殘敗不堪的身軀,一邊發出痛苦的呻吟。我見他這副模樣著實惡心,便命人將他丟棄到沒人的巷子免得嚇壞了人。也許他到死的那一刻也不會知道,紅香樓現任當家的會是與我青梅竹馬的男人。
  那是一條長620米,寬2.5米雜亂的巷道,巷道里只有一盞被懸掛在路旁枯樹枝上打著瞌睡的老黃燈,老黃燈下堆滿了發臭的雜物,雜物堆里一個蠕動的男人正發出痛苦的呻吟,男人垂手的地方有數十枚開始腐爛的煙頭,一陣風過,煙頭被飄來的廢舊報紙掩埋。男人像被灌了風的轱轆,呼呼作響,打破了夜的寂靜。
  男人迷迷糊糊聽到,“爺,妾身好冷,你能給奴家暖暖嗎?”男人吃力的睜開紅腫的雙眼,模糊的視線隱約見到,一個男人帶著一個女人進了紋身店,店主在女人脖頸鎖骨以下連接胸部的白色肌膚上刺著兩朵妖艷的墨藍色牡丹。
  男人問:“百花,你為何非要刺牡丹?”
  女人傻笑道:“百花,我獨愛牡丹!”
  男人沒有深究,因為在他眼里只是為了讓女人看上去更加妖嬈,至于女人刺什么到身上他根本不在乎,他只在乎眼前這個女人能不能伺候好他安排的客人,自己能收到多少錢!他為了能賺到更多的錢,活生生折磨了女人一個月,可憐的女人還天真地認為一切都是為了將來自己能伺候好自己深愛的那個男人,卻不知道男人每一步都在打著她的壞心思。男人更不知道女人之所以紋牡丹,是為了告訴他,牡丹是花中之王,她不甘于只做一個凡人。
  男人累了,太累了。他已經沒有多余的力氣再看下去,于他而言,如今活著倒比死了難受。他無力的閉上雙眼,就這樣閉上吧,不想再睜開了,不想了,疲憊感已經如病毒般侵蝕著他的肉體。
  就在他將永久沉睡的前一刻,耳邊傳來
  你若是在我愛你時好生愛我,又怎會淪落到如此境地?
  是的男人清楚的聽到這是那個女人的聲音,他拼盡最后一絲力氣,睜開快要緊閉的雙眼,眼前一個穿這深V露肩黑色連衣短裙,一頭過腰垂直秀發,胸前紋著兩朵妖艷無比的墨藍色牡丹的女人,男人像是見到了救命稻草,從牙縫里擠出一絲力氣,伸手去抓女人,可他抓回來的是一張印有女人畫像的報紙。男人發出最后一聲呻吟,攥著印有女人畫像報紙的手無力的砸到了地上,就如那夜路燈下的女人無力的撲倒在一個陌生男人懷里一般,一陣風過,吹走了男人手中的報紙,吹走了女人留下的煙頭。
  審核編輯:下寨龍池     推薦:下寨龍池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菩提同題】菩提入藥

下一篇: 《 【菩提同題】星月菩提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下寨龍池:
小說和故事有很大的區別。小說有溫度,有高度,能在事件中挖掘人性,歌頌真善美,抨擊假丑惡。故事呢,情節緊張,高潮迭起,快意恩仇。所以,這篇是很過癮的故事,但不是一篇過癮的小說,善惡分明,少了些人性的溫度。問好作者。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

  • 吟湄

    小說后半截有點交代不清

    2019-09-03

    回復

    • 古度

      @吟湄 其實是想寫長篇小說的

      2019-09-06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