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刀與重生同題】心中刀

作者:寄北    授權級別:A    絕品文章    2019-09-30   點擊:


  月光很大的晚上,丁屠夫從鎮上返家,途經春風沉醉的桃林,桃花像慢雪飄落,藍月光讓人沒來由地惆悵,像某些夜晚里張瞎子的琴聲,拉得人腸子斷成好幾截。
  張瞎子并不瞎,只是有點青光眼,為著街上擺攤算命,持了根竹桿摸路后,真真假假地不看東西南北遠山近水,對面來人也不張眼,只豎耳辯聲。時間一長,連他自己也覺得瞎子就是他這樣的。
  現在張瞎子躺在一棵桃下,籠著月光,像一件靜物。丁屠夫以為一只破麻袋,近前踢了一腳,嚇一跳,地上的張瞎子胸前插著一把刀。
  丁屠夫顛三倒四地跑向村莊,把村民們從芳香的夢里喊出來,往他們惺忪的耳朵里灌注這一驚人的消息。
  嘈雜的人群中卻有人大聲罵起娘來,殺豬佬,你是黃湯灌多了吧,老子好好在家睡著,倒被你給說死了,說話的正是閉著眼持著一根竹桿的張瞎子,眾人看到張瞎子,都道丁屠夫荒唐,怎好開這等玩笑。
  丁屠夫卻驚得語無倫次,攔著眾人不讓回家,要他們隨他前往桃林,發誓那里真有一具尸體。一隊人浩浩蕩蕩到達桃林,除了月光和緩慢飄落的桃花,林中空無一物。那個晚上,丁屠夫獨自在濃郁的月光里長時間搜尋,臨近天亮才一無所獲難以置信的返家。
  半月后,當人們發現張瞎子門上結了蛛網,才意識到張瞎子可能失蹤了,張瞎子的失蹤起初并沒有引起眾人的注意,因為張瞎子往日除了擺攤,偶爾也會應邀前往一些村落呆個三五日,說一些模棱兩可的預言為人指點迷津,或者對著幾張生辰八字亂點鴛鴦譜。
  雖然村民們認為張瞎子可能失蹤,但也只止于偶爾談論和猜測,總覺得張瞎子會于某日返家。又過數周后,村長鎮上開會,想起這事來,順便拐到派出所報了這起失蹤案。
  張瞎子是光棍,沒有親人,近鄰是午郎中,午郎中叫午酉,其實看不了病,因為老是喜歡上山挖樹根剝樹皮掐葉摘果采花折枝,村里人就玩笑喊他為郎中,事實上,誰也不知道午酉背這些東西回家做什么用。
  村里的泥瓦匠卻說午郎中看好過他的頭暈癥,有一陣,泥瓦匠爬不了高,這對于一名泥瓦匠來說是斷了生計的大事,午郎中上門治好了他。方法是燃燒一束不知名的枯枝敗葉,哄睡泥瓦匠,泥瓦匠在夢里駕著一只大風箏飛過屋頂,越過青山,跟著一朵云去了很多地方,醒來后果然能在梁上健步如飛。但是一向以胡說八道著稱的泥瓦匠之話,村里人早已習慣左耳進右耳出。
  派出所來了二名年輕的警員,一胖一瘦。問話在曬谷場進行,一張八仙桌,一壺水,數只碗。
  第一個被問話的,是丁屠夫。說起那晚之事,丁屠夫堅持自己看到就是張瞎子的尸體,他說這一個多月來他都在想這件事,終于想明白其中道理:那晚人群中罵娘的不是張瞎子,而是有人假扮了他,烏漆麻黑中誰都可能假扮成張瞎子。后來為什么不見了呢?丁屠夫壓低聲音自問自答:兇手把尸體藏起來了。然后他又抬起頭,眼睛朝人群轉了一圈一網打盡地高聲道,我會找到張瞎子的!
  問到午郎中時,午郎中用小指甲撓著頭皮說,張瞎子這人想法太多,總是天馬行空,相信一些荒誕之事,比如他堅持認為山的某個洞穴之中,住著古代的人們。不上街算命的日子里,他老愛往山上鉆,說不定這瞎子真在哪個洞中找到了他所說的朝代,在那里拖著長腔搖頭晃腦地學人說話。聽到這,胖警員停了筆,要午郎中起身讓出凳子。
  瘦警員盯著泥瓦匠,如果是你,會把尸體藏哪?對于這句暗藏刀鋒的問話,泥瓦匠毫不慌張,他低聲反問,你們有沒有想過山上的那一片墳地?他說,還有什么地方比一座年深日久的墳墓更適合藏一具尸體呢。
  問到村長時,已臨近黃昏,傾斜的光線呈現密糖色,每張臉上被涂了一層金光,從筆記本上抬頭的胖警員剎那間,恍惚覺得置身于一片泥雕塑像中,人人沉默而詭異。
  寫下村長姓名時,胖警員說,你們村不像別的村子幾乎都是同姓,是附近少見的雜姓村,他翻著筆記本念道,丁,張,午,馮,馬,李,周,趙,顧,程……,幾乎數家就一姓。
  村長道,本村雜姓的說法有多種。一種說法,村子是乾隆年間某場文字獄劫后余生者們建起來的,為什么會在這里聚集,傳說某個夜里,逃難者們在各處集體夢見一白發老者指點他們前來此地居住。另一種說法,這山上有寶藏,前來尋寶的人們在此停留不返。也有說是某支隊伍放馬歸山后就地居留。
  除了這幾種,更有一種荒誕的說法,這里是某個朝代的驛站,一些被信件上虛構的地址所迷失的信使在這里停滯不前,據說抵達那些地址困難重重,需要穿越沼澤與月光之地,更為艱難的地方還需穿過某個露珠一樣搖晃而脆弱的夢境,所以我們的村子名叫無眠村,因為每一名信使都曾被那些地址困擾難以安眠。
  那天的問話毫無結果,或者可以說毫無意義。二名年輕的警員翻閱著筆記本,那是一場集體的胡言亂語,甚至有人說張瞎子已經穿過露珠一樣搖晃而脆弱的夢境,到達先祖們未曾抵達的那些信上的地址。
  但是,年輕警員們的觀察細致而敏銳,他們越過那些荒誕的言辭,發現泥瓦匠的與眾不同之處。兩人發現在眾人天馬行空的想法中,只有泥瓦匠口里的張瞎子是具死尸。雖然丁屠夫也認為張瞎子已被殺,那是因為他確定自己見到的是張瞎子的尸體。
  翌日,兩警員正準備重返無眠村時,接到村長的電話:泥瓦匠家敲不開門,可能出事了。
  撞開泥瓦匠的木門,眾人發現泥瓦匠已伏尸于屋中,胸口插著一把刀,有人認出它是丁屠夫的剔骨刀。作為第一嫌疑人,丁屠夫被人從山上喊回來,自那晚之后,丁屠夫只要不上集市,就往山上跑,他發誓要找出張瞎子。
  但是,瘦警員并不急于審問丁屠夫,而是先問了村長一個問題:為什么泥瓦匠不應門就先想到報警?村長說,因為昨晚臨睡時,泥瓦匠忽然敲開他家的門,告訴他,這一陣務必每天去他家一次,如果沒人開門,就立即報警,當時他還以為泥瓦匠又跟平時一樣胡說八道。
  丁屠夫很快證明了清白,他沒有做案時間,因為昨晚上一整晚他都和午郎中在一起。說到這,丁屠夫的黑臉發紫,難為情又勇猛地說,我請午郎中幫我到夢里尋找張瞎子,既然泥瓦匠能在夢中治好頭暈癥,說不定我也能在夢中得到一些啟示,找到死瞎子。至于那把剔骨刀,則是前些天泥瓦匠問他借用一直未還。
  因為死了人,縣里刑偵隊來了,一連幾天,村里草木皆兵人人自危,丁屠夫關于張瞎子早已經被殺的說法不再是個笑話,泥瓦匠說墳墓里藏死人的話也被重新重視起來。
  但是,幾天后刑偵隊給出的結果卻出乎意料,他們的結論:泥瓦匠死于意外。準備向懸掛灶臺上那塊腌肉割一刀的泥瓦匠,從年久失修的椅子上摔下來,慌亂之中被自己手中的刀刺中。
  顯然,這個結論沒有說服力,刑偵隊一離開,村長就擺出了他的疑問:如果泥瓦匠死于意外,為什么能預先告知他要出事。午郎中立即給出了答案,據他所知,泥瓦匠曾一連數日夢見自己被一把刀刺中,這不得不引起他的重視,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那把刀來自于他自己之手。
  春天結束,初夏的村莊,平淡而寂靜,農事之外,泥瓦匠的莫名之死仍然是村莊的話題,張瞎子也還是杳無消息。
  丁屠夫卻跑到派所處自首了,聲稱那晚是他殺了張瞎子,因為恐懼而藏起了尸體,又擔心遲早會被人發現,于是做賊喊賊地先下手為強,想要造成某種連他自己也說不清的效果。但是,尸體藏于何處,丁屠夫卻說不出來,據他聲稱,開始因為害怕所以拼命忘記藏尸所在,后來就真的忘了。問他為什么要殺張瞎子,丁屠夫說張瞎子老是說他壽不長,送他一刀又一刀豬肉,都不改口,那他只好讓張瞎子先做個短命鬼。
  又問他怎么突然自首,卻說是午郎中讓他自首的,這陣子,除了外出找張瞎子,丁屠夫都跟午郎中呆一起,在枯枝升起的煙霧中,午郎中一次次讓他描述刀殺張瞎子的經過。丁屠夫很得意,沒想到自己殺起來人既細致入微又快刀斬亂麻,瞎子一絲痛苦未受,哼都未哼一聲,就像月光那樣斜淌在桃下。午郎中還稱贊像我這樣抽刀,揮刀,收刀一氣呵成的屠夫非同凡響,他甚至認為我的這把快刀,能斷水不流,斷情情絕,更能消那萬古長愁。
  當接待的警員意識到面前的丁屠夫是個瘋子時,丁屠夫已經抽出別在褲腰上的殺豬刀,開始表演他的抽刀,揮刀,收刀。但是,刀光劍影很快就結束了,這名豪邁而激動的屠夫瞬間就劃傷了自己,看到左臂膀上爬出的那條血痕時,立即翻眼暈倒。
  這出鬧劇很快在無眠村村民們綁走了丁屠夫而結束。
  那兩名來過無眠村的年輕警員開始對午郎中感起興趣來,某個周末,兩人重返無眠村。午酉在他的窗內看到一胖一瘦兩警員向他的住處走來時,露出了笑容。
  那天,胖警員筆記本上記錄的內容是這樣:我是異鄉人,某年跟著一朵云到了無眠村,被這里的桃花和月光所吸引,就留了下來。村莊時間緩慢,光線,雨水,月光,鐘聲這些柔軟之物籠罩著村莊,漫長而無用的時光里,我走遍了村莊周圍的山水與田壟,偶然發現這里依然保留著很多山海經里的植物,辯別這些遠古植物時,我發現了某些植物的奇異之處,比如燃燒它們,能讓人回到自己的夢里,甚至更改夢的趨勢,打個比喻,就是每個人成了自己的捕夢師。當我擁有了這個秘密之后,我開始對很多事變得不能忍受,張瞎子總是不問自取,把我用心找回的草木當灶柴燒掉,且不講道理,從不改過,那我就讓他到夢里把自己的一生都取出來。至于泥瓦匠,這人蠢而莽,守不住秘密。
  但是,未等兩年輕警員想好措詞把這個聽起來荒誕不經的案情上報時,張瞎子回來了。原來數月前,他在市集上被一老婦人請去,用那老婦人的話說,他張瞎子就是活神仙。閉著眼的張瞎子對眾得意道,整天被人當神仙供著,這快活日子換你們也不肯早回。
  數周后,胖警員在日記中寫到:無眠村事件中,剔除所有妄相之后,最根本的原因是午郎中誤食了具有致幻性的毒蘑菇,萬相心生,以后工作中遇事須以證據為本則真妄畢現,吾當謹記。
  月光很大的晚上,丁屠夫在掛滿桃子的桃林里,繼續尋找他的死瞎子。村長說,一個人千萬不能鉆牛角尖,一鉆進去,烏漆麻黑,瘋了嘛。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精華:西部井水  推薦:西部井水  絕品:吟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懷抱月光,夢的路徑就明亮;而心中有一把刀,這大月光下的村子便充滿紛擾、荒誕和無眠。寄北的小說,總是把人帶入撲朔迷離的朦朧詩一樣的情境,甚至是一個精心設計的迷魂陣,讓人不斷地求證、猜想、掙扎,尋找出路,又不斷地推翻自己,不知生門在哪里。而這一次,作者很厚道,故事的結尾猶如大赦一般,除了鉆牛角尖的那個人之外,讓無眠村的無故的人們都得以解脫,失蹤回來了,死的有了說法,迷茫的心里明白了,可以睡個好覺,就連讀者也一下輕松了,還深刻地重溫一個為人處世的道理。

執行站長   吟湄:
第五屆同題獲獎作品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6

  • 簾外落花

    寄北的文字,充滿幻境美

    42天前

    回復

  • 歐陽夢兒

    好想像,邏輯嚴謹。

    47天前

    回復

  • 西羗女巫

    欣賞

    47天前

    回復

  • 聰明的芹菜8Lk

    很是佩服,

    55天前

    回復

  • 簡竹

    最討厭小說里還有這樣的句子:甚至有人說張瞎子已經穿過露珠一樣搖晃而脆弱的夢境,到達先祖們未曾抵達的那些信上的地址——關鍵還不是一句,寫的撲朔迷離,如夢似幻,嫉妒了。

    61天前

    回復

    • 寄北

      @簡竹 憑你的文字功力,要寫這種的分分鐘的事

      60天前

      回復

    • 簡竹

      @寄北 不行不行,我還得修煉至少20年

      60天前

      回復

  • 飄SS4

    預測,頭名!

    2019-10-01

    回復

  • 雨打月光

    撲朔迷離

    2019-09-30

    回復

    • 寄北

      @雨打月光 謝謝月光,節日快樂

      69天前

      回復

  • 吟湄

    這篇狠了。棄權

    2019-09-30

    回復

  • 西部井水

    小說中的人物丁屠夫,讓我想起我們陜西鎮平的農民周正龍,人稱周老虎。他是一個走紅網絡的人,也是一個鉆牛角尖的悲劇人物。為了證實自己見到的老虎是真的,不惜造假,不惜坐牢,坐完牢依然上山找老虎。

    2019-09-30

    回復

    • 寄北

      @西部井水 謝謝井水先生辛苦審核是,知道周正龍,人最難撥動的是心中執,執念如刀,人生行路,帶刀載沉載浮,負重逆旅哉。

      69天前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