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作家專欄 > 真情廊

【公祭】為最熟悉的陌生人淺唱低吟(哀悼孔雀東南飛)

作者:冰鳳凰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9-10-05   點擊:

專欄作家:冰鳳凰
 

冰鳳凰,海南省作協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經濟學教授,國家理財規劃師高級考評員,國家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師高級考評員。

點擊進入冰鳳凰個人文集


  年少時結識的文友李林山(網名孔雀東南飛103),雖素未謀面,卻欣賞其才華,尤喜他的歌《佛說》;他是中華詞學會、中國歌學會、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武威市作家協會副主席,武威日報社專刊部主任;出版有長篇歷史小說《牛鑒》、文史專著《武威舊事》《涼國搜神記》、詩集《孔雀集》、詩歌理論集《李蘊芳詩注》等著作10余部,2019年10月4日上午10時因心臟病突發,英年早逝……
  淚眼婆娑中,仰問蒼天:生命的邊緣,痛苦的深淵,誰能夠將這段時間裁減?
  ——題記

  白首的蘆荻,吹顫數支清笛。折一只紙鶴,寫上舊夢。看見,天空一只孔雀飛過,隨風而去看不見的方向,很快就茫然地迷失在漆黑之中。
  屋角的百合,寂寞悄然地綻放。掬一捧水,看掌里的水濕潤了手心,最后,從指縫流淌到花瓣。
  蓬亂的長發,飄在蕭瑟的夜里。看我,這一副滄桑的容顏,閨帷的孤燈,明了又滅,滅了又明。
  今夜,經年的風過。一滴清露在晶瑩,從黃昏到天明。拉上雙層的簾,釋放幽熒藍光。自虛無的體內,將心事流放。站在記憶的樹下,你的詩歌,恍如落葉,紛紛飄來……
  將喧囂的世界關在門外,婉約的詞匯浸透淚水,漫過臉頰,和著滴血的心事,在靜謐的銀河里默默流淌。
  造訪你光明或者幽暗的一隅,厚厚的苔草,伸出觸角,向遠方遙望葳蕤。然,一些心事如今只能夠在花間唏噓。
  心碎離開,轉身回到最初荒涼里等待。陰霾終究替代了明朗。我們是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各自曲折,各自悲哀。水作的女人,在太陽升起之前,在別人能看見之前,靈魂——支離破碎……
  斟上一杯咖啡,心情拒絕放糖。迷失在午夜的街道,亂如麻,沒有頭緒。找張紙,粘住漏雨的思想,但感觸早已被世事淋濕。
  放飛串串晶瑩的心事,于憂傷的韻律里,杜撰一些依依的情節,然后用夜色鋪路。沿著落葉的路徑,笨拙的詞語,穿行于嶙峋的骨節,從一幅陳年的烙畫中,打開飛翔的姿勢,以咯血的啼鳴,任你的斷章華章交錯,在風中發出鈍響。
  把陳年的往事一頁頁翻過,站在記憶的山顛,為一個最熟悉的陌生人,淺唱低吟。零點的鐘,第一千零一次地敲響。
  白紙為琴,筆墨做弦,譜一闋高山流水,駐于瑟瑟的風口彈起。讓千千闋的歌曲,飄飄灑灑的樂章,隨風推開天堂你的門窗,肆意地唱響。鑄一口詩行銘刻的磐鐘,留給來生的重逢,在煙雨紅塵中,再去一一敲響伴奏……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公祭】天涼,請加衣

下一篇: 《 風再起黑色疼痛的美麗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8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