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刀與重生同題】心底藏刀

作者:衣零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9-10-08   點擊:

  (一)
  我的心里藏著一把刀,一把無影無形,卻插進心臟怎么拔都拔不出來的刀。
  五十三年前,那個我唯一深愛過的男人親手把這把刀插進了我的心臟,當疼痛還沒有漫延到我的指尖的時候,他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了,只留下我一個人在四處蒼茫的荒野中孤零零地慟哭哀涕。
  那是一個夕陽墜落的傍晚,一切看上去祥和而美好,就連天邊那些淡紅色的火燒云都比往日多了幾分寧靜和莊重。我和他面對面站在一塊荒無人煙的戈壁灘上,周圍除了幾叢隨風搖曳的荒草之外,就剩下了地平線上那一輪緩緩墜落的夕陽和像絲帶一樣細膩柔滑的彩色云朵。
  “你愛她嗎?”我的眼睛里裝滿了苛求和期望,那一刻,我不相信這個和我從小一起長大的男人會愛上另一個和他只有一面之緣的女人。
  他沉默著,仿佛有成千上萬條蛇正在他的身體里游走,讓他看上去渾身難受,狼狽不堪。
  “說!你愛她嗎?”我的聲音里增添了一些絕望和憤怒,兩只手不由自主地握成了拳頭。
  他抬起頭猶豫地瞥了我一眼,輕輕地點了點頭。
  “你愛她嗎?你說話呀,既然愛她為什么不敢大聲說出來!”在咆哮的同時,我聽到我身體的某些器官隨著咆哮聲一起崩裂,發出破碎的聲音。
  “愛!”他的聲音輕柔的像絲綢一樣,卻也像絲綢一樣充滿了韌性和力度。當迎面吹來的風將這個“愛”字送到我耳畔的時候,我知道我已經輸了。
  我仰起頭看了看天邊即將沉沒到地平線以下的太陽,努力不讓眼眶里早已浸滿了淚水洶涌而出。我多么希望時間就在這一刻靜止,讓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以此時此刻為結局。那樣的話,就算我心里裝滿了遺憾和憤恨,至少我還能和他一直這樣面對面站著,彼此凝視著對方。
  可是,我幻想出來的那個靜止的畫像,竟然被我自己親手砸破了。我不甘心就這么輕而易舉地失去了他,甚至都沒有爭取一下就將他拱手讓給了別人,這絕對不是我的風格。
  “你有多愛她?”嫉妒的火焰開始在我的體內熊熊燃燒起來,甚至超出了我能夠掌控的范圍。
  他低下頭猶豫著,似乎正在認真思考,片刻之后,他抬起頭大膽地直視著我的眼睛說:“一半。”
  “一半?一半是多少?那剩下的一半呢?”我依然不依不饒地追問道。
  他不再說話,再一次陷入了長久的沉默。我們就這樣彼此面對面看著對方,想從對方身上找出半點蛛絲馬跡來打破這個僵局,可是竟然誰都沒有露出半點破綻。
  “如果讓你在我和她之間選一個人,你會選擇誰?”最終,我又一次敗下陣來,忍不住開口問道。
  他搖了搖頭,痛苦地說:“誰都不選!”
  “如果我退出了,你能保證你永遠不會和她在一起嗎?”
  當我的目光射向他的時候,他迅速地低下了頭,仿佛我的目光就像兩把離弦的箭,稍有不慎就會刺瞎他的眼睛一樣。
  他的臉上浮現出煩躁和痛苦的表情,同時也很清晰地說出了兩個字:“不能!”
  “那就是你選擇她?”一只受傷的大雁哀鳴著從我的頭頂緩慢地飛過,我再一次聽到了我的身體破碎的聲音。
  “對,我選擇她,你滿意了嗎?”他終于掙脫了痛苦的枷鎖,抬起頭用堅毅果斷的眼神看著我,毫不猶豫地說。
  可是,他不知道,他留給我最后的這句話就像一把鋒利的刀,直直地插進了我的心臟。就在那一刻,我的心臟倒在一片血泊中,永遠停止了跳動。
  我感覺我的身體被撕裂成無數塊碎片,每一片都在狼狽地掙扎和哀嚎著,我想大聲哭喊,可是我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我周圍的一切都在漸漸地遠離我,包括夕陽,余暉,那只受傷的大雁,和眼前這個將我置于死地的男人。他們都在離我越來越遠,直到太陽落山了,余暉點亮了星辰,受傷的大雁找到了棲息的地方,我深愛的男人去緊緊地擁抱著另一個女人。
  天黑了,什么都看不見了。我知道我已經死了,至少我的心死在這個秋高氣爽的傍晚,死在了我唯一深愛的男人的眼前,他用他鋒利的話語刺穿了我的心臟,用他尖銳的眼神扼住了我的咽喉,然后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我輸了,輸給了愛情,輸給了一場漫長而又唯美的夢境。
  (二)
  他叫枉梓,是師父唯一的孩子。五歲那年,當師父將我從雜耍團里救回來以后,我第一個見到的人就是他,那個比我大兩歲的小男孩枉梓。那個時候,他身體瘦弱,似乎常常有病,盡管師父十分偏愛自己的兒子,總是偷偷把好吃的東西塞給他,他的身體依然十分纖瘦,總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在所有的師兄里面,他是最小的一個,僅僅排在我的前面,所以我總是喜歡叫他“小師兄”。
  那時候,我特別喜歡和他一起玩耍,就像他的跟屁蟲一樣,他走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有時候,他覺得我煩了,便找一個隱蔽的地方躲起來,只要我找不到他,他就一直一動不動地躲在哪兒。
  有一次,他躲在糧倉里竟然睡著了,師父和其他五個師兄整整找了一下午都沒有找到。眼看太陽就要落山了,可是枉梓依然不見蹤影。師父以為自己的寶貝兒子被土匪綁架了,就準備帶著師兄們出門去營救,誰知剛走到門口,便聽到從糧倉里傳來了一串刺耳的哭喊聲。原來有兩只饑餓的老鼠爬到了糧倉里,把枉梓的耳朵當糧食咬了起來。當枉梓從酣睡中疼醒的時候,他的耳朵已經被老鼠咬掉了一小塊,嚇的他哇哇大哭起來。
  看到被從糧倉里救出來的枉梓,右邊的耳朵一直在流血,我也嚇的跟著一起哭了起來。那一晚,枉梓疼的輾轉難眠,我就一直陪在他身邊,給他講我死去的父母,被官兵燒掉的房子,雜耍團黑心肝的老板,和那段饑寒交迫,苦不堪言的表演生涯。
  枉梓一邊認真地聽著,一邊忍不住抽泣了起來,他激動地從被窩里鉆出來緊緊地抱住我說:“小玫,別怕,我以后會一直保護你的,再也不讓你受一點委屈了。”
  也許,就是從那一刻開始,我愛上了這個看似弱不禁風,卻又溫暖如陽的男孩。在我接下來的生活中,枉梓的關心和愛護便像一道溫暖的陽光,穿過厚厚的云層,輕柔地鋪灑在我的身上,將我緊緊地包裹起來,既給我帶來了無限的溫暖,又為我驅散了周圍的黑暗。
  從那天以后,枉梓開始認真學習功夫和劍術,每當有人欺負我的時候,他總是第一個挺身而出。雖然很多時候,他被別人打的鼻青臉腫,渾身是傷,可是當他的目光迎向我的那一刻,他依然會露出開心和滿足的笑容。
  時光像一條無聲無息的溪流一樣,靜謐地沿著自己的河道朝著大海流淌而去。在不知不覺中,我和枉梓都長大了。仁慈的歲月將曾經那個病怏怏的小男孩,突然變成了一個風姿颯爽的英俊男人。而我,卻依然是雜耍班那個不起眼的小角色,沒有卓絕的姿色,沒有驚艷的容貌,也沒有超強的武功,在眾師兄眼中,我就是一只永遠都變不成白天鵝的丑小鴨。
  漸漸地,我開始主動疏遠枉梓,我知道我們之間始終橫亙著一條深不見底的縫隙,而這條縫隙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變的越來越寬,直到將我們兩個人分割到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大約在我十七歲那一年,我決定和枉梓認真地談一次。我告訴他,我要離開他了,我想去一個陌生的地方開始一段新的生活。
  “為什么要走?”他吃驚地看著我,不可思議地問道。
  “我想去為我的父母報仇。”看著他清澈如水的眼神,我有些心虛地說。我不敢告訴他,我之所以決定離開,是因為我害怕未來的某一天,我會失去他。
  “那我陪你一起去!”枉梓語氣堅定地說。
  “不行,那是我的仇人,不是你的仇人——”
  “那又怎么樣?從今天開始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遲早有一天,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總之,你在的地方,我就在;我在的地方,你必須在!”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枉梓斬釘截鐵地打斷了,他說的這段話大概是我這輩子聽到最美麗的情話了。
  十七歲那一年,在和枉梓談完以后,我不但沒有離開,反而更加堅定地留了下來。在剩下的幾年里,每當我想起枉梓說過的這段話,便相信了愛情,相信了時光,甚至相信,總有一天我們之間的裂縫會悄然無聲的消失,我終究會穿著嫁衣站在他的身旁,成為他的新娘。
  (三)
  五年之后,在我過生日的前一天,枉梓把我帶到了一個荒無人煙的戈壁灘上,他說,他有重要的事情告訴我。
  我滿懷忐忑的心情跟著他去了那里,一個寂靜無聲,茫無涯際的地方,到處都是荒草和黃沙,與我心中色彩斑斕的顏色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不知道枉梓為什么會帶我去那里,在我二十三歲生日即將來臨的時候,也許他想提前給我準備一個驚喜。
  我坐在馬背上,緊緊地從后面抱著他,仿佛整個世界都不存在了,只剩下了眼前這個陪我同甘共苦的男人。我幻想著他向我求親的場景,有些欣喜,有些感動,有些羞澀,有些滿足。
  然而,我的幻想僅僅是一場虛無縹緲的海市蜃樓,它的存在只是為了讓我明白真正的現實是多么的殘酷和丑陋。
  “小玫,明天我要成親了!”枉梓剛剛從馬背上跳下去,便迫不及待地說道,仿佛只要遲疑一秒,這句話就會像魚刺一樣橫亙在他的喉嚨里,再也說不出來了。
  我呆呆地坐在馬背上,感覺整個世界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轟然倒塌。當我從馬背上摔下來的那一刻,我忍著淚水問道:“跟誰?”
  “王府的大小姐,王長卿。”
  枉梓的話像一道閃電擊中了我的心臟,讓我在一瞬間喪失了所有活動的能力。我像一尊雕塑一樣冷漠地看著他,咬牙切齒地問道:“你可知道,她是殺死我父母的仇人的女兒!?”
  枉梓緩緩地垂下了頭,沉重地點了點頭,說:“我知道!可是我沒有辦法,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違抗不得。而且,殺死你父母的是長卿的父親,并不是她,她是無辜的。”
  “長卿?無辜?”我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陌生的男人,仿佛我今天才第一次真正認識他。曾經那個說著“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的人,現在竟然口口聲聲對我說他要娶我仇人的女兒為妻。
  我覺得心如刀絞,也覺得荒唐可笑,我想哭,可是我哭不出來,我想笑,可是我沒有笑的理由。那一刻,一陣大風吹過,漫天的黃沙遮住了我的視線,在一片朦朧中,我看著幾步之外那個模糊的身影,覺得此時此刻,他就像那漫天飛舞的黃沙,再也不屬于我了。
  “你見過她嗎?你竟然叫她長卿,叫的如此親切!”我的憤怒終于像一頭被喚醒的獅子,沖出了牢籠。
  “見,見過一次!”黃沙漫漫地落到廣袤的大地上,他再一次清晰地呈現在我的眼前。
  “你明天就要成親了,為什么今天才告訴我?你究竟隱瞞了我多長時間?”我沒有想到,在這個世界上我唯一相信的人,竟然用如此殘酷的手段欺騙我。
  枉梓抬起頭用深情的眼睛看著我,他張了張嘴,似乎想開口說話,但話還沒有說出來,便“撲騰”一聲跪倒在荒蕪的大地上慟哭起來。
  “我曾經以為我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遇見了你。可是現在我才發現我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幸的人,因為我又失去了你。你曾經像陽光一樣溫暖和照亮過我,讓我覺得人間有愛,世間有光。可是,你為什么又要如此殘忍,將這一切全部親手摧毀?”我冷漠地看著他,滿含幽怨地說著。那一刻,我像一只不小心闖進了黑房子的小鳥,努力掙扎著想沖破黑暗和束縛,卻不論怎么努力,都只能在一片漆黑中四處碰壁,無論我嘗試著和從哪個方向飛翔,最終換來的結局都是一次又一次碰撞和受傷。
  我想我終究還是愛他的,我再也不忍心看他跪倒在堅硬的大地上悲痛懺悔,縱然我心中紛亂如麻,我也能從一片雜亂中尋找到我愛他的蛛絲馬跡。可是,他呢?他愛我嗎?從我認識他的第一天起,整整十八年過去了,他從來沒有說過一次愛我。
  我走過去想扶起他,當我的手指碰到他胳膊的那一瞬間,他突然緊緊地抱住了我。他沉默著,用沉默代替了所有的語言。
  “我能再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問吧!”他抬起頭看著我,勉強露出了一個淺淺的微笑。
  “你愛她嗎?”我猶豫了很久,掙扎了很久,還是沒有勇氣把我心中最想知道答案的那個問題說出來。我以為,我問“你愛她嗎”,他一定會說“不愛,我娶她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是,我未曾想過,他會真的愛她,那么,既然愛她,那就一定不愛我了。
  他猶豫了很久,最終輕輕地說出了一個字:“愛!”
  在他還沒有把那把無形的刀插進我心臟的時候,我就已經找到了我想要的答案。
  (四)
  當枉梓準備去迎親的時候,我捧著兩杯熱茶走到他身邊,說:“小師兄,茶是我親手泡的,你喝一杯吧,就當我為你踐行了,祝你們白頭偕老,百年好合!”
  我的話剛剛說完,枉梓便毫不猶豫地端起放在我胸前的那杯茶一飲而盡,在我還來不及阻擋他的時候,茶水已經“咕嚕咕嚕”地被他灌進了肚子里。
  “小師兄,你——”我驚恐地看著他,不知道當他倒下去的那一刻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是不是也會像我一樣,曾經濃烈的愛,變成了最后沉重的恨。
  枉梓的臉上掠過一絲若隱若現的傷感,他溫柔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俯到我耳邊輕聲地說:“小玫,五年前對你許下的承諾,看來這一次我是真的要食言了。殺父之仇必報,只是,你在的地方,我不一定在了。”
  “小師兄,你——”他再一次打斷了我的話,只是這一次不是用他溫柔的耳語,而是用他鏗鏘有力的馬蹄聲。
  枉梓走了,我的記憶中一直浮現著他穿著新郎的衣服,披著紅綢緞的背影,只是那個背影越來越小,越來越模糊,直到五十三年過去了,我已經老成了一尊雕塑,他依然沒有回來。
  那天上午,王府的老爺,我的殺父仇人便被枉梓在迎親的時候一劍捅死了。在殺死了我的仇人之后,他又將閃著寒光,滴著鮮血的劍刃插進了自己身體。
  我想枉梓死的時候一定不恨我,他一定知道那杯毒茶我是為自己準備的,只是他沒有料到,我會把他逼到自殺的地步。如果我沒有準備那杯毒茶,如果他沒有喝下那杯毒茶,枉梓一定會有更好的辦法替我報仇。
  然而,一切都太遲了。是我親手用仇恨殺死了我唯一深愛的人。當他隨著迎親的隊伍走出大門的那一刻,我的心中還裝滿了對他的怨恨,我本想用我的死來換取他一輩子的愧疚和不安,最終卻逼著他走上了一條再也回不來的路。
  枉梓死了,臨死前,他實現了他的承諾,替我報了殺父之仇。卻也落空了他的承諾,他曾說過,我在的地方,他一定在,可是我還在這個世界上痛苦的活著,他卻再也不會回來了。
  如今我已經七十六歲了,對一個七十六歲的女人來說,我已經活的太久太久了。今天早晨,我照鏡子的時候,發現我滿頭的頭發都變成了銀白色,臉上的皺紋層層疊疊像巖石一般黯淡無光。可是,當我再漫步到枉梓墳前的時候,我的心還是會忍不住隱隱作痛。我知道,他插在我心臟里的那把刀一直在,甚至已經長成了我身體的一部分。只是那把刀的名字早已不叫“恨”,而改名叫作“愛”。
  當我行尸走肉般地熬過了五十三年之后,我才明白,這個世界上只有一種東西能變成永恒,那就是愛。
  那天晚上,我夢到自己回到了二十三歲生日那天,我穿著紅色的嫁衣,端坐在梳妝鏡前,等著我心愛的男人來娶我回家。在朦朧的鏡子中,我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一直站在我的身后,他的眼睛里浸滿了淚水,深情地望著我。當我轉過身想要擁抱他的時候,卻發現我的身后是一片空蕩蕩的虛無。
  我轉回身,看到站在鏡子里的枉梓,正輕柔地卷起我的頭發,替我把發簪一點一點地插進去,然后輕聲地對我說:“小玫,你在的地方,我就在!”
  那一瞬間,藏在我心底的那把刀,像一泓清泉,從我的心臟里汩汩地流了出來。
  審核編輯:下寨龍池   精華:下寨龍池  推薦:下寨龍池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下寨龍池:
小說重點抓住戈壁分手詳盡的描寫,這個場景畫面感也非常強烈,當然為了突出心中的刀,心中的仇恨。因而后面為愛復仇,隱忍也顯得越發的有悲壯感,有穿透力,使的女主終生愧疚。愛情故事多半這樣,說透了就沒有意思。這也許是小說的構思藝術需要吧,所以不要追究為什么男主不告訴女主自己的心里真是想法,因為無梗不成文。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8

  • 歐陽夢兒

    衣零威武,梗埋得自然,不錯。

    2019-10-25

    回復

  • 東山雪主

    學習學習

    2019-10-20

    回復

  • 西部井水

    謝謝衣零來砍這一刀!

    2019-10-08

    回復

    • 衣零

      @西部井水 前段時間太忙了,難得國慶節休了幾天假,這一刀砍的不太成功,后面多多努力。

      2019-10-09

      回復

  • 雨打月光

    過來學習

    2019-10-08

    回復

    • 衣零

      @雨打月光 感謝老師支持

      2019-10-09

      回復

  • 下寨龍池

    衣零妹妹也參與了,真是難得。這次寫的這么傳統,不像你以往風格啊,我還是喜歡你那西式現代風格小說,好久沒有拜讀了。

    2019-10-08

    回復

    • 衣零

      @下寨龍池 我這是第一次嘗試改型,有點失敗了,感謝老大親自審核,辛苦了,敬茶

      2019-10-09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