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作家專欄 > 真情廊

風再起黑色疼痛的美麗

作者:冰鳳凰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9-10-09   點擊:

專欄作家:冰鳳凰
 

冰鳳凰,海南省作協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經濟學教授,國家理財規劃師高級考評員,國家企業人力資源管理師高級考評員。

點擊進入冰鳳凰個人文集


  佇立在此岸,遙望彼岸的你,眼眸中含一種自然的迷光,無法掩飾四百九十九年等候的滄桑。脫離軌道,游走在夢與醒的邊緣,我不知道哪一個影子更像自己。
  冷從窗外,帶來你溫柔的馨香。你無法揣測,我的緘默。我的舞衣,又添娉婷黑色。
  風再起時,牽動旁落的雪花,勾起寒冷之光,傾瀉半湖明月。之所以不打開窗欞,是因為窗外晾著,許多越洗越發白襤褸的舞衣,不堪入目。
  獨舞,是一種黑色疼痛的美麗。我已枯萎,凝成最后遙望的角度。當你回首,你會否說你不愛我年輕的紅顏,獨愛我愁云皺紋密布的臉?
  ——題記
  【一】
  臺階,落紅,一條縫隙透出陽光。海水又已漲潮,立在椰風里。天氣干冷,你的名字卻潮濕,沉甸甸的,壓在心頭。手中的專業書籍換作幾張箋,萃取墨香未盡的養分,心事的雜草葳蕤叢生。
  剪一縷風動云飄的清思,獨舞翩躚于紅塵。在歲月的長河中,在每一個如水的晨昏里,默默地搖動思念的楫。我飲鴆止渴,醉在你的中,無論是打馬疾馳,還是涉水而來,你如藕的笑聲,都節節生長。
  夕陽晚風里,讀著你的句,想起了自己寫的那些舊詩。滑入柔情的深淵,和詩中描敘的一樣,如果陷落是一種暗示,在詩歌里呼吸,在文字中纏綿,在相思中縈回,這是我現在生存狀態里的一種最詩意和最愜意的一個季節。
  【二】
  燈光點燃入夜的城市,流連在每一扇窗前,聽人笑語。終于迷途冷峻的機械技術,強烈的工業都市氛圍,嚴謹、令人壓抑。
  在門扉緊閉虛擬的世界,路在每個方向延伸。有序和周密的架構中,鏤空的方形結構,動感的旋轉疊合,高低有致呈現出特有的律動,恰好反映了夢幻生活“魔方”一般的外觀和內涵。又仿佛是華燈初上的扇扇窗口,演繹著人世間的起承轉合,變幻莫測。
  之所以不打開窗欞,是因為窗外晾著,許多越洗越發白襤褸的舞衣,不堪入目。
  【三】
  枯葉落盡的古道,在夜色中嘶鳴。幾顆寒星,高懸于孤寂的窗口。穿不透的寂靜,涂滿凄涼的顏色。花落無痕,一棵老樹,正悉心數著它的年輪。
  佇立在此岸,遙望彼岸的你,眼眸中含一種自然的迷光,無法掩飾四百九十九年等候的滄桑。脫離軌道,游走在夢與醒的邊緣,我不知道哪一個影子更像自己。
  【四】
  在冰弦上夜夜彈響同一曲悠揚,闐寂的夜晚,弦音飛揚,擊打無邊的沉默。踩著目光鋪成的迢迢長路,將思念的燈芯捻燃得最亮。夢中的嫣然一笑在這風雨飄飛的夜里,如馨香隨風搖曳。
  輕蘸素箋,在一首詩里,輾轉反側。手握著手瑟瑟無語,飲夜幕將心事化為幾許幽幽弦音的波紋,憂悒波瀾凄寒漣漪蕩漾中,靜候著暮靄氤氳舒展后天際的黎明。如畫里的海岸線,我的眼睛眺望,沒有終止。顏色漸漸模糊成一團彩色,而我為何總是追尋那片行走的風景。這首詩,只能通過夢的驛路郵寄,當抵達遠方你那里,是不是早已不再需要愛情的第五季?
  【五】
  在心底深處種一株過時的百合,獨舞的靈魂,總處于一個角隅的位置,獨自面對冰冷的世界。在這難眠的夜里,又彈起冰冷的弦。清泠的寒流里,顫抖的旋律撕碎黑夜,虛影套疊。
  一場突如而來的雨,漫過羽翼。潛伏已久的寒光,適時砸中心事的腹背。與季節一起失語,提前編排落葉的經絡。曾經的歡顏,在第一場霜降來訪前,絕塵而去。
  失散一地的曲譜,凌亂西窗燭淚的月榭,隨著迷失方向的雨滴,一起滑落……
  【六】
  風再吹起一種疼痛的美麗,漾動的舊波,泛著苦澀的寒意。雨打濕了肩膀,蘊著哀傷。飽含深情默默誦讀一生經典的詩篇。謹守一份靈魂相守的約定,帶一縷輕愁,獨守著情感冷色調的清貧。為你徘徊遲疑的腳步,在白色的瓷杯里開出兩片嫩生生的葉芽。踽踽獨行,造訪你光明或者幽暗的一隅。厚厚的苔草伸出觸角,向遠方遙望。我站在風雨飄搖的樹下,你的影子恍如風雨中的落葉,紛紛飄下……
  獨自仰望雨的夜空,誰能將夢寄托在一個永恒的地方,誰又能為一顆迷失的心,泅渡、引航?
  【七】
  暮鼓晨鐘悠蕩千年,青燈古佛恍如隔世。一些往事飄飛,一些感覺臨近。告別了獨舞清歌,憶起了嫣然。望斷遠山,欲洗卻羌笛聲聲的無數怨愁,你詩歌的翅膀,遍染我的芬芳。握住一節你的影子蔓延鋪就而成的鐵軌,濤聲很遠,天幕卻近在咫尺。我不知道哪一杯酒是蕩漾的波影,映出了前世的紅塵。
  斷橋水旁,細雨如詩;蝴蝶雙飛,曼舞相隨。也許你俯仰閡眸的笑容,藏有今生所有的緣。“可否擊筑而歌?可否邀月共飲?可否橫笛吹簫?可否青梅煮酒?”
  【八】
  攜帶著柔情上路,心,依舊在風中飄蕩;風雨中的自己,依然不曾帶傘;依然戴上沾了灰的面具,重新虛構云影七彩的飾衣。我已經學會剪輯風景,以及懂得怎樣地將色彩一一放入夢中。而那些參差在池塘邊的柳枝,會往哪個方向延伸?不去多想。或許,待我們白發蒼蒼時只會憶起那些,曾經蕩漾過的水漩……
  從來沒有細數過,眼前的階梯有幾級。或許剔透的雨點是風雨冷夜中唯一的慰籍,卻不知它們是否能諭示,如果命運安排我們在下一個緯度相逢,要怎樣才可以完成千年的涅槃?
  【九】
  在夜與夢的邊緣,凝眸你遙遙的容顏,七彩的拼圖解構自由的圖案,柔美的靈光美妙的融于絢麗,變幻的方形拼圖塊將被都市禁錮心靈重新放逐自然,閃亮出眾。有如置身一個迷宮,思考著,探索著,前進著,極度的趣味和詩化讓這個夢中的城市變得柔和,溫暖,甚至彌漫著誘惑。
  然,今生的舞者,敲碎的是久遠的靈魂。蘭舟催發,留下沉積的宿命。所有的聚散,都只為一次無望的流淚。所有的生生世世,于輪回里擦肩而過的曾經,一次次錯過鑄成永恒。
  【十】
  推開窗,冷雨在風中飄灑著影子,如同走在古風中行吟的詩人。流經日子的杯中,遺失了遠古時分的記憶,守著一份無法成真的希冀,以一種敘事的節奏磨礪人心。許久以來,就站在這樣的雨聲中,且保持一種如雨一般的傷感與懷舊的姿態。
  因了舊事,花開無痕。將光明放入燭里,黑暗卻在燃燒。如一支寂寞的百合,插在暗夜的紫陶罐中,干燥地等待一次痛徹心扉的沖擊。
  燭淚焚情,我曾經綻開過在你的掌心。用你詩歌的眼眸,看我獨舞的靈魂無力成竭力的夜色,倦極。“當天上只剩下一顆星星的時候,我不知拿什么去將黑夜照明。”
  【十一】
  “青衫磊落,劍嘯龍吟,鮮衣怒馬的日子,我已忘了”。一個人讀著往事,層層疊疊的心事,燒成陽光的顏色。暗夜無語,黎明絕口不提滄桑的悲喜。
  凜冽的風,又開始了。在很高的地方,眺望彼此握手沒有話語。“風忘記了歸途。他答應我的,今年應該有一場相聚。流水也忘記了鵝卵石的期望。痛苦的泥濘不會微笑。只有閃電,掩嘴偷笑。一聲失控的呼喚,將樹林和詩歌一起撞翻。”或許五百年的期盼,可以換來短暫的相聚,但難以穿越的時空,心在曠野的空際里飛翔,卻飛渡不過夢里的柴扉。
  【十二】
  思緒盲目的繁衍,在時空極度混亂中,回到了生命的嚴肅。夢醒后,不知魂歸何處。歲月風化的日子,沒有一個屬于我們的節日,沒有一個屬于我們的驛站。四百九十九年的等候,終抵不過時間的流逝!縱再寫一萬首詩,亦不能抵達有你的水域……
  那唐朝的少年馬蹄的揚鞭聲、鈴轡叮當聲,都隨帷燈的明滅而明滅,最終燃盡。唯余百合的疼痛、以及指間的藍煙紛至襲來……
  獨舞,是一種黑色疼痛的美麗。冷從窗外,帶來你溫柔的馨香。你無法揣測,我的緘默。我的舞衣,又添娉婷黑色。
  風再起時,牽動旁落的雪花,勾起寒冷之光,傾瀉半湖明月。我已枯萎,凝成最后遙望的角度。當你回首,你會否說你不愛我年輕的紅顏,獨愛我愁云皺紋密布的臉?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4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