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刀與重生同題】劃破長空

作者:下寨龍池    授權級別:A    絕品文章    2019-10-09   點擊:

  (一)
  中午吃完飯回到宿舍,魏永康在兩層床的上鋪,斜著身子對著自己的櫥子大叫起來:“誰見我的刀了?誰見我的刀了?”問了三聲,才聽見王大衛不緊不慢的說:“刀是宿舍的違禁品,你不該帶的。”魏永康就有些生氣:“弄得你好像沒帶過一樣,我那是水果刀。”
  他所以這么說,是因為這把刀目前僅有的用途是削削蘋果之類的東西。但是,魏永康很愛惜這把刀,每天晚上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偷偷將它拿到二樓廁所旁衛生間里,不停地洗,在水泥窗臺上來回的地磨,之后又悄無聲息地帶回宿舍,放在櫥子里面最深的地方藏好。宿舍里舍友暗地里懷疑他這種行為,直到有一天深夜,王大衛在廁所蹲坑回去晚了一會,聽見與廁所只有一個過道之隔的洗漱間里傳來了霍霍地磨刀聲,接著他聽見魏永康小聲地叨叨,起先不太清楚,到后來語氣越來越重,終于聽見他憤憤的說了一聲:“你就等著瞧吧!”那語氣語調,分明是快意某種恩仇后的滿足。嚇得王大衛不敢起身,在廁所多蹲了半個小時,之后因為腿太麻木竟然摔倒在廁所,扭傷了腳踝,在家休養了近一個月。
  此后,關于魏永康帶刀的目的,有了很多版本,有說他要練功的,有說他要報復206宿舍某個同學的,流傳最多的版本是他要與某個情敵一決死戰。雖然不太靠譜,但是從那以后,大家都不輕易招惹他,整個二樓一層,反而因為他的怪異行為和種種匪夷所思的傳說,晚上休息紀律好了很多。
  但是,王大衛是個例外。
  王大衛是高三剛開學時轉來的復讀生,他有著和這些男生明顯不同地氣質,顯得沉穩了許多,那天班主任把他領進教室,簡單介紹后,王大衛就徑直走向教室最后一排的最后一個座位,也沒有帶課本,到了那里就趴下睡覺,為此,班主任沒少找他談話,給他講時間的寶貴,人生的拼搏,父母的不易。但是不管老師說的多么天花亂墜,他從來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日子久了也耗盡了老師的耐心,老師們都聽之任之。總之,他給人的印象好像不是來上學的,倒是有很多同學經常見他在不該出現在操場的時候出現在操場的角角落落,有時候也一個人在上課的時候請假出去在校園里逛蕩。
  魏永康是在一次放假返校的路上看到這把刀的。
  那天下了公交車,他就一個人往學校跑,車站離學校有幾公里路,他從來不坐出租車之類的交通工具,而是跑到學校,這個習慣從高一就養成了,每天晚飯后,他一個人到操場跑20圈,然后氣喘吁吁的回到教室,有好幾次因為遲到,被班主任逮了個正著,罰他寫了一百遍一個生僻的漢字,那是陜西的一種面的名稱,叫做“biangbiang面”,字形非常的繁瑣,為了記憶這個字,還有一個口訣:一點飛上天,黃河兩邊彎;八字大張口,言字往里走,左一扭,右一扭;西一長,東一長,中間加個馬大王;心字底,月字旁,留個勾搭掛麻糖;推了車車走咸陽。
  他跑到第二個十字路口的轉彎處時,右腳就踏到了這個刀上,一個趔趄,差點摔倒。他拿起那把刀端詳了一會,除了刀頭有些古怪,其他還算正常,刀刃似乎更明光發亮,有一種令人著魔的魅力,他還沒有見過這么漂亮又古怪的刀,便瞬間喜歡上了它,將它帶到了宿舍。王大衛是第一個見這把刀的人,這小子拿起刀看了看,古怪的笑了笑。魏永康問:“你喜的么?”王大衛說:“沒什么,這刀這么好看,有名字么?”“對對對,這刀這么招人喜歡,怎么能沒有名字呢?你說說,叫什么好聽?”魏永康問。
  “鳴鴻刀。”
  “什么鬼?”
  “百度一下,你就知道。”王大衛輕描淡寫的說。
  “百度不背鍋,你不知道就算了,何苦難為度娘們。”
  “好吧好吧,”王大衛靠近他,壓低聲音說:“上古時期軒轅黃帝的金劍出爐之時,原料尚有剩余,由于高溫未散,還是流質的鑄造原料自發流向爐底,冷卻后自成刀形。黃帝認為其自發的刀意太強,足以反噬持刀者。黃帝恐此刀流落人間,欲以軒轅劍毀之,不料刀在手中化為一只紅色云雀,變成一股赤色消失在云際之中。該刀長為三尺,其余資料無記載。相傳此刀后為魔界一神秘人物所持有。百度原文。”說完他得意的看著魏永康。
  “你怎么知道這么多?上古那東西不知真假,這個名字倒是很好聽,就叫它鴻鳴刀吧。”
  “是鳴鴻刀。”王大衛輕蔑的糾正道。
  “一樣一樣,只是班主任的名字中有一個鴻字,在最后一個字上,叫鴻鳴刀,我就象聽見了他的哀嚎了,哈哈哈。”魏永康笑完,得意的說:“今晚讓李智悅看看。”
  二
  李智悅在21班,沒有分班前是魏永康的同桌。
  那是在高一下學期,一次考試后,班主任為了提高班上同學們的成績,將所有人分成了八組,每一組都有兩個學習好的。這樣,魏永康和李智悅就莫名其妙的分到了一起,坐了同桌。李智悅學習比魏永康好很多。自那以后,他倆經常交流,有學習,也有生活,也有其他海闊天空的話題。有一天晚上,他把班主任叫道樓道,說:“老師,我發現我要談戀愛了。”老師自然苦口婆心了一番,他也沒有聽進去,他還問:“你知道那女生是誰嗎?”班主任是明眼人,一下子就知道了,說:“李智悅?”他當時還掩飾的說:“你錯了,不是。”
  但是,這種感覺越來越明顯,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他和李智悅心有靈犀,他一個動作,李智悅就知道他要什么,李智悅咳嗽,他都要感冒好幾天。岳亮君還嘲笑說,那是李智悅真感冒傳給你了。總之,他瘋狂迷戀李智悅,李智悅也陷入愛河不能自拔。
  期間一次,班主任上課提問:“李智悅,你說說三角的二倍角公式.....”李智悅站了起來:“sin2a等于2倍的sinacosa.”豈料班主任又說“....的變形式。”全班頓時哄堂大笑,李智悅紅了臉,她紅臉的原因有一半,拿魏永康的話說,叫班主任幽黑。另一半是她確實不會,憋的。魏永康拉著她的衣角,悄聲的說“除過去,除過去。”李智悅情急之下說“除過去。”場面一度很尷尬。
  晚上,班主任就將他們叫道樓道里進行教育,說什么人生路很長,未來不可預期呀,雙雙考上大學怎樣怎樣,一個考上一個考不上怎樣怎樣,兩個都考不上怎樣怎樣。后來居然說,馬上期末考試了,我也不處理你們了,好好學習,下學期就分班了,好自為之。
  后來,分班了,李智悅分到了21班,魏永康還在原班。他倆還膩歪著。
  其實魏永康恨的是李敏。
  李敏是李智悅的班主任。
  那天晚上放學,他們約好又在教學樓后面林蔭道見面,魏永康就為了讓李智悅看看鴻鳴刀,然后再把她送回宿舍。他倆見面還沒有說兩句話,突然身后沖來一股刺眼的手電筒光,接著聽講劉建良吼道“哪個班的,站住別動。”劉建良是學工處主任,他叫這個名字,似乎知道校園里學生不歡迎他,因此讓大家“見諒”一樣。劉建良問他們的名字,魏永康沉默不語裝啞巴,但是李智悅是遵規守紀的女生,胸前又有學生證,于是劉建良知道了李智悅的班級。魏永康一幅誓死抵抗的樣子,并且他手里那把鴻鳴刀的刀刃在手電筒的照耀下異常的明亮,似乎刀刃要飛很遠地樣子。建良不知看沒看見,反正沒有問出什么來。
  第二天,李敏就知道了李智悅談戀愛的事情。他把李智悅開回家一個星期,讓李智悅寫了3219字的檢討,然后把她的座位調到了最后。為此,魏永康內疚了好久,因此他在一天下午就去辦公室找到了李敏老師,說他不該這樣,不該那樣的,李敏脾氣大,把他狠狠的訓了一頓。結果過了兩天,李敏又看見他倆在21班樓口說話,這回李敏把他們帶到辦公室,不但訓了李智悅,讓她叫家長,還把魏永康的屁股揍了兩棍子。并且說,要是再看見你來21班找李智悅,我將匯報學校,把你們雙雙開除!
  從那以后,李智悅不再見他,要好好學習考大學,而魏永康呢,雖知道好好學習考大學,但放飛的心很難收回來。
  三
  回到鴻鳴刀上。
  王大衛說:“多半被班主任收了吧,他們好在班空來宿舍檢查違禁物品。”
  魏永康果然在下午課間被班主任叫到辦公室。“說說,你這把傳說中的鴻鳴刀。名字還真好聽,鴻鳴,呵呵。”魏永康就簡單的說了刀的來歷,并且一再強調,叫鴻鳴刀和班主任你沒有半毛錢的關系,而且這把刀僅僅用來削削水果沒有別的用途。班主任說教訓道:“刀刃這么長,要是捅到人身體里,那得造成多大的傷害呀。”魏永康兩忙擺手:“不不不,老師你說的哪里話,我干嘛要用它捅人那?”班主任說:“刀乃利器,爾等年輕氣盛,難免有失手的時候,那天劉主任看見你的什么鳴刀了,當時想給你要的,后來,不說了。我沒收了啊。以后不準給我要。你回去后罰站兩節課,下兩節都是數學,不要企圖逃避,不要和王大衛在后面竊竊私語,老實些,好好學習,都高三了,要有高三的樣子,別向王大衛學習,不要影響他睡覺。”
  魏永康嗯嗯了兩聲,看見班主任伸手拉出了他辦工桌下面一個紙箱,那里面是一堆廢舊的東西,順便扔了進去。
  晚上放學,魏永康一直念叨鴻鳴刀的事情,王大衛把他拉道一邊,低聲說:“你有沒有膽量,我們今晚把鴻鳴刀偷出來。”魏永康吃驚的看著他,點了點頭。
  晚上十一點半,查寢的老師走了,宿管大爺也睡得正香,魏永康就在他磨刀的時間,和王大衛溜出了宿舍,大門是鎖著的,魏永康小聲說。王大衛把右手食指放到嘴邊發出一聲稍長的“呿”,示意他不要出聲,跟著自己走。
  他們貼著墻壁,躡手躡腳的下了樓,樓道樓梯黑絨般的,整個人陷進那黑暗里,安靜得讓人感覺不到多少恐懼,又害怕到極致。到了宿舍大門前,王大衛從褲兜里拿出一根鐵絲,塞到鎖孔里,輕輕的撥了兩下,那把鎖就乖巧的“噔”了一聲,他們將門開了一點縫隙。魏永康吃驚的看著王大衛完成一些列動作,就像是看特工間諜片一般,瞬間對王大衛有事敬佩又是崇拜。
  班主任辦公室在男生宿舍樓前面,王大衛如法炮制打開了辦公室的門,進去后,魏永康就半蹲這身子,將手伸進班主任辦公桌下面的紙箱里摸他的鴻鳴刀。紙箱子體積很小,里面放了很多不相干的東西,有廢紙,請假條,擴音器,藥品盒子,沒收學生的手機等等,拉出來很不方便。
  魏永康將手伸了進去,摸了兩下,就準確的摸到了鴻鳴刀,恰好此刻腳底滑了一下,他身子一個趔趄,拿刀的手就往下面沖了一下。按理說下面是地板,他應該能用手觸到底的,但是,他感到他的手一下子進入了一個空曠空間,他“咦”了一聲。王大衛就問:“怎么了?”
  魏永康小聲說:“奇怪,你等等。”
  他就將手再往里伸了伸,摸到了紙張模樣的東西,就想將那東西拿出來,明顯感到那邊似乎有人拉了他的手,并且將那東西來回的拉了幾下,最總,是他力氣大,將那東西拿了出來,連同他的鳴鴻刀。
  “什么東西?”王大衛問。“不知道。”
  王大衛從身上拿出了一個小手電筒,他們看清了那是一張理綜試卷的第二面,前面一部分已經密密麻麻的寫了些答案,后面大部分空著。魏永康又“咦”了一聲,“這些字怎么那么象李智悅的?”他小聲嘀咕著。王大衛就將手電筒的光調亮了一個等級,兩人仔細的看了那張試卷,試卷是新的,上面的題目也似曾相識。魏永康將試卷折疊幾下放回褲兜,兩人悄無聲息的回到了宿舍。
  第二天,王大衛就離開了教室,離開了宿舍,離開了校園,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據說他給班主任請過假。來的神秘,走的也莫測。魏永康將那張試卷上的題目做了兩三天,此后不經意的試卷也不知去向,可能被當做垃圾扔了吧。期間偶爾想起王大衛,想一想,用岳亮君的話說,叫細思極恐。王大衛來這里好像真的不是學習而來,而是有別的目的。有一天魏永康在自己的褥子下面偶然翻到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二哥,以后有什么難以明白的事情,可以聯系我,切切。魏永康在宿舍排行老二,所以這么叫。下面是一串數字,后來某些時候,魏永康用手機打過,也用微信,qq都試過,沒有聯系上王大衛。
  他以后照樣磨刀,只是那把叫鴻鳴的刀明顯的小了許多。
  李智悅在以后忙碌的學習中,很少和魏永康聯系。而魏永康也象以前那樣有一搭沒一搭的學學習,寫寫情書,約約會,打架未遂等等,日子也就到了高考。
  6月7日下午考理綜,拿到高考試卷,翻到反面他就傻了眼,因為上面上的試題,就是他之前從班主任那個破垃圾箱里取出來的那張試卷的原題,一字不差。他自然欣喜若狂。出考場那一天,她看見了李智悅,她是被同學扶著出來的,身體狀況極差。此后,魏永康用高校農村專項名額,以589分的成績考上了北京林業大學土木工程專業,和李智悅也再也沒有聯系上過。
  四
  7年后的一天,魏永康回了一趟老家,恰好碰到遠方的一個表妹結婚,就順便參加了那個婚禮。農村的婚宴沒有什么可圈可點的,有一個環節是新郎要在家門口迎接新娘下車,經過一系列流程后,新娘下車,新郎拉著新娘進家門,這是婚禮的第一個高潮,畢竟要響鞭炮,然后新郎家就往圍觀的人群中撒一些喜糖,或者一些一角兩角的硬幣,偶爾也會撒一些糕點,饅頭等等,圖大家一樂。圍觀的人就哄搶,烘托一下氣氛。
  魏永康在這群圍觀的人中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她臉色已經發黃,穿著一身舊衣服,土的掉渣,頭發也變成了齊耳的短發,凌亂不堪。懷中抱著一個小孩,身邊跟著兩個,都不大,雖然這樣,但是那神態和眼神,魏永康還是一眼認了出來,她就是李智悅。
  他撿了一塊糖,給那孩子送過去。李智悅抬頭看了他一眼,對孩子說:“快謝謝叔叔。”
  然后又低頭尋找其他散落的東西,對他很是默然,嫣然不認識一般。“智悅,”魏永康叫道。
  李智悅明顯的頓了一下,然后低頭干自己的事情,與他漸行漸遠。
  不久,來了一個瘸腿佝僂著腰的中年男人,長相還算可以,他來到李智悅身邊,聲音明顯提高了很多:“都這般時候了,還不做飯,你要餓死老子嗎。”懷中的小孩馬上哇哇大哭。兩個小的僅僅抓著李智悅的衣襟,怯生生的看著男人。男人手里拿著一根煙袋,抬起來就往李智悅身上打來。
  李智悅抬手擋了一下,說道:“我們已經沒有關系了,我們離婚了,你以后休想在欺負我。”男人罵了起來:“離婚了,呵呵,嘴硬了是不是,離婚了,娃兒還是我的娃兒,你還住著我的房子,我把你個腦瓜子不正常的女人,自以為高中畢業就了不起啦,犯起病來誰敢要你.....”
  李智悅大吼道:“夠了!你滾。”說完,拉著兩個孩子,轉身就走。
  男人罵了起來,奮起一腳蹬在了李智悅的后背上,李智悅一個踉蹌,左右兩邊的孩子都爬到了地上,哭了起來。她轉過身,眼神里放射出憤怒,嘴里蹦出幾個字來:“你個畜生!”。男人向前兩步,掄起胳膊朝她臉上打來。此時魏永康一個箭步上前,牢牢的抓住男人的右手:“有話好說,打女人,算什么男人!”男人見狀,呵呵了兩聲,指著李智悅:“我說今天怎么牛逼,原來有新情人護著呢。他是你什么人?”說著跳了起來,要和魏永康動手。
  圍觀的人原來越多,大家都忘了新娘進門的事情。眼看場面收拾不了,一個村干部模樣的人擠了進來,叫道:“跛子,你又耍瘋了是不是?”男人消停了下來。“你再打女人,我把你當黑惡勢力弄進局子去。”然后對人群說:“大家都散了吧,新娘進洞房了,大家去鬧洞房了。”
  李智悅抽泣著說:“岳支書.....”岳支書問道:“手續辦好了?”李智悅從懷中掏出兩張紅本本:“離婚證,今天剛去回來,你看咋辦嘛。”岳支書接過來,拿出一本給男人:“這個給你,你們現在正是結束夫妻關系了,以后不要在打她的主意,聽見沒有。”男人接過證書,撕成兩半,轉身起伏著慢慢走遠。岳支書轉過身,看著李智悅:“你的住處村上給你解決了。村東頭空了一家,老人走了,孩子外出打工,在城里買了房子,老家這個你先住著,然后慢慢解決其他事情。”李智悅點頭嗯了一聲,哄著孩子,跟著支書走了,將背影留給魏永康。
  魏永康落寞著,心里隱隱感到有點痛。后來多方打聽才知道,李智悅高考完回來就變得不太正常,腦子受過什么刺激,一犯糊涂就大喊大叫:“手,手,手!”大家理解不了什么意思。高考沒有上本科線,因為腦子不靈光了,復讀了半年,經常犯病,曾經從女生宿舍二樓跳了下來,搞得學校很別動,家里看她那樣子也確實在學不成習了,就回家了。回家頭兩年經常糊涂,而且病情也嚴重些,于是草草嫁了人,這兩年好一些,只是不讓人們提及手的事情。
  (五)
  幾天后的一個黃昏,在那間破舊黑暗的房里,李智悅正要將甕里水要出來倒到鍋里,魏永康進來了。李智悅將手在身上抹了抹,拿起抹布擦拭了一個凳子,輕聲說:“來了,坐吧。”魏永康坐下,觀察了屋子良久,說:“你過得并不好,為什么呀?”李智悅嘆了口氣:“都是命呀,我相信這是上天對我的懲罰。”
  魏永康激動起來:“什么命不命的,什么上天,這就不象是一個高中生該有的思想,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李智悅輕嘆一聲:“事非經過不知難,你沒有經歷過,不要下結論好不好。”“發生了什么?”魏永康問。
  李智悅一臉苦笑:“我們就不該在高中最美好的年華談戀愛,我以為我能把持得住,結果,天不饒人那。岳亮君沒給你說嗎?我們一個考場,他知道一些。”
  “我們早不聯系了。”
  李智悅眼神一絲暗淡:“這么多年,我從來不愿提及,既然你問起了,我就給你說說,也無所謂了。”說完她問道:“你相信靈異事件嗎?”魏永康說:“我相信。曾經我在班主任辦公室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李智悅道:“那就好,我給你說吧,他們都不相信。”
  “一切都發生在高考最后一場理綜考試,我答卷答道一半的時候,面前憑空出現一只手,無端端的破空而來,那手將我的試卷拽了拽,就拽走了。令我吃驚的是,那是你的手。那只手的手背上,有我給你畫的平安符。我試圖搶回我的試卷,但是沒有成功。你將它拿走了。請你想想這樣的場景,我看過很多恐怖片,也沒有這個這樣詭異。自己戀人的手憑空出現,搶走了決定我命運的高考試卷,我嚇得暈了過去。監考老師第一時間聯系了醫生來給我治療,那用什么治療呀,我只是驚嚇過度。以后就留下后遺癥,神志時長不清。算了不說這個了,以后的情況你也知道了。詭異的是,醫生走后,我的試卷又出現在我的面前,但是我已經不能答題了。就那么糊里糊涂的交了卷子。當年理綜考的很差。”
  魏永康“啊!”了一聲。他急忙把自己的遭遇簡單的給李智悅講了一下。然后他對李智悅:“我想起來了,王大衛,王大衛。他說過,要是遇到什么難事,可以找他。找到他也許就明白了。”
  “明白了又能怎么樣,世界上沒有后悔藥,我的人生這樣我也不想,我寧愿當年考場上是我的幻覺,你該不會是故意騙我開心的吧。”
  “沒有,我發誓,千真萬確!”
  “要是能回到過去,我愿意我們沒有成為同桌,我們是兩條平行線,各自生活,學習,不要再有交集。你走吧。”
  魏永康簡單告別后,馬不停蹄的回到家里,翻箱倒柜的尋找高中時的物理《五年高考三年模擬》,在那本書里,他清晰的記得王大衛給的聯系方式。好在找到了,找到的還有他鐘愛的鴻鳴刀。看著那一串數字,他竟然忘了那不是電話,不是QQ,不是微信,打電話聽到“對不起,你撥打的號碼不存在”時才想起這件事。
  他看著那一串數字,想猜透里面的秘密,那是一串數列吧,改成這樣1,5,17,53,這是什么鬼。這難道要求數列通項嗎?
  以后的幾天,魏永康郁郁寡歡,直到回到單位。心里一直念念不忘這一串數字。有一天,他在發電子郵件時才猛然想起,這六位數不會是個密碼吧。他登上了王大衛的郵箱,很普通,[email protected],將密碼輸了進去,果然登錄上了。郵箱只有一條記錄,題目赫然寫著“歡迎你,二哥。”他點開,里面是一封信,內容如下:
  二哥,我首先向你說明,我不是一個復讀生,在進你們學校,你們班級之前,我已經畢業好幾年了,在某個秘密研究所工作。什么名字不必透露,我之所以偽裝成復讀生,是要在你們學校找一個蟲洞。
  這個理論相當復雜,我沒有必有解釋,你只要知道,我通過鴻鳴刀找到了你,因為只有你能找到蟲洞。蟲洞漂浮在宇宙空間的角角落落,可以通過某種形式打開它。因為你們學校這個蟲洞對我們形成蟲洞模型有幫助,所以我就去了。
  這里,鳴鴻刀很關鍵,相傳,軒轅黃帝得到此刀后,他打開了蟲洞,看見了一些未知的東西,然后決定銷毀它,此刀化作一股氣走了。我們認為,此刀在特定的人手里能開啟一些蟲洞。后來漢武帝把他給了東方朔,東方朔曾用他穿越時光,讓武帝見到了他已故的李夫人,此處可以百度。只是每開啟一次,要消耗一次能量,鴻鳴刀自己要消減許多。從古到今,不知誰都用了,這把刀是認主人的。我說這些你明白了嗎。
  為什么是你,我也不知道。在單位的某一天,我通過別的方式去了未來某個時間點,看到兩個新聞,一個說某男生多年后在街上掌摑曾經的班主任,另一個說,某男生在辦公室用刀捅死了老師。我覺得老師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待遇,就想改變某男的行為,讓其變得文明知禮一些。
  你別猜了,某男就是你。
  機緣巧合,你開的蟲洞讓你得到了當年的高考試題,你的命運發生了改變,但是,蝴蝶效應,你改變了別人的命運,這是沒法的事情。你如果想要改變回什么,很簡單,你看看鴻鳴刀在什么地方,拿起它,刀尖朝下使勁捅,附近的蟲洞就能打開。你甚至整個人都能穿過去,你做的改變會變成真,未來會發生什么,未知,有風險,行動要謹慎。若你能有預知,你可能會回到50年后見到我也說不定。二哥,再見。
  多么科幻的事情,竟然發生在了自己身上,魏永康一身冷汗,心里五味雜陳,經過痛苦的思考和掙扎,他決定:自己的命運自己承擔,不要連累任何人。
  他要回到過去,告訴自己,好好學習,他要回到過去,回到班主任排座位的那一刻,將他和李智悅分開,讓李智悅享受自己的人生,是的,他必須這么做。
  (六)
  鴻鳴刀此刻正躺在魏永康的床下某個盒子里,他彎腰,開盒,摸刀,將刀尖對著地板,一切都象若干年前一樣,只是這次,他使勁特別大,他要打開一個大大的蟲洞,整個人都要穿過去那種。刀尖觸地,硬生生了咯了他的右手,一陣麻麻的感覺從右手拇指和食指傳來,震地他有些疼。
  失敗了。
  魏永康拿出刀,想仔細的看看,慢慢的,鴻鳴刀在他眼前化作一絲青煙,裊裊的飄了出去,直到完全看不見,他跟著青煙的走向出去,眼前便是另一個世界。
  他置身于高中母校的教學樓前,往前走,就是高一三班教室。學生們正在上晚上的生活指導,他從前門的窗玻璃看見教室的講臺上,一個少年正站在那里說自己十年后的自己:“我夢想三年后考入北京林業大學,然后回母校看班主任,看大家。”“你怎么這么點夢想呀,誰的夢想不是清華北大?”另一個男生說。魏永康沒有再聽下去,他看見李智悅安靜地坐在教室北邊第一排認真寫作業。他敲了敲門,講臺上的少年走了出來,問道:“你找誰?”
  魏永康看著那少年,依稀當年自己年少摸樣,他記得當時真有一個人敲門叫出了自己,難道是自己找自己嗎?他仍然問道:“你叫什么名字?”“魏永康,你找誰?”我找李智悅,麻煩你喊一下。”
  李智悅出來了,恰如出走多年歸來依舊的少年,她看著魏永康,問:“老師,你找我?”魏永康說:“我不是老師,有點事想拜托你一下,你班主任此刻正在辦公室排座位,麻煩你上去跟他說一聲,你不想和魏永康當同桌。”李智悅說:“魏永康嗎?這孩子看起來不錯。好吧,我去找老師說說,省得坐在一起了無端的生出許多事來。”
  他看著李智悅上了三樓,喊了聲報告,他聽見李智悅說:“老師,我不想和魏永康當同桌。”班主任驚叫:“你怎么知道我把你倆個放到一起了?明白了,‘內線’太多。既然你說了,那么你看看,你想坐到哪里?”
  魏永康出了樓,出了校門,他完成了使命,這樣真好,都好好學習,為各自的夢想而奮斗。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猛抬頭看見王大衛正在前面微笑這看著自己,他還是當年復讀的模樣,就像剛剛回來要復讀的樣子。
  他聽見王大衛說:“跟我回北京吧,你單位領導正在找你。”
  “我能回去嗎?我改變了事情的結果了嗎?”
  “時光不負努力的人。追夢者終將夢想成真。”王大衛說。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精華:西部井水  推薦:西部井水  絕品:吟湄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人生總有許多遺憾,可是時光單行的,我們無法像修改自己的數學作業一樣,回去修改自己的曾經和記憶,包括人生軌跡和愛情。可是,有了“蟲洞”,一切皆有可能,于是男主人公回到過去,彌補了自己對女同桌的虧欠。小說一開始讓人以為是學校的調皮學生的和老師的貓捉老鼠游戲,而后面漸入佳境,謎底揭開,原來這是一個想象超凡的科幻,而更有有意思的是打開這個蟲洞的鑰匙竟然是一把有著深厚來歷的鴻鳴刀。小說緊貼同題,而且帶來一把奇特的劃破歲月長空的刀,大家共賞!

執行站長   吟湄:
第五屆同題獲獎作品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9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下寨龍池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