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獵 豹

作者:古月銀河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9-10-24   點擊:


  (一)
  天穹低沉,亂云疊嶂。漫卷的狂風橫沖直撞,攪起落葉黃沙飛飛楊楊。預警著一場山雨欲來。
  楊大林氣定神淡地將目光從天空拉回,轉身高聲叫喊:“快,趕快,加快速度。”
  獵豹救援隊的隊員們,對此天氣幾乎司空見慣,并不擔心或許會有突如其來的暴雨,只是默默地加固身上二十公斤的負重物,然后,悄無聲息地執行楊大林的命令,加快了行軍步伐。
  “江小波,還能堅持嗎?”對擦肩而跑得大汗淋漓全隊個頭最小的戰友,楊大林問道。
  “沒得啥子喲。隊長。你不是說,一咬牙,困難就怕你了嘛。”江小波邊跑邊答。
  “呵,好樣的。堅持就是勝利。”楊大林鼓勵道。
  “對頭。對頭。”江小波附合著。
  “江芽子,哪個惹你了,又喊冤家對頭的。”二班長劉長順跑過來,接口道。
  “非也,非也。此‘對頭’非彼‘對頭’,牛頭不對馬嘴也。”江小波搖頭晃腦道。
  “你個臭芽子遭水淹,又冒哪股酸水出來了。”劉長順打趣道。
  “此言亦差矣。稻芽宜水,如魚水難分,是其秉性。何來酸而生?”
  劉長順笑著搖搖頭,心想與這位“假夫子”又扯不清了。江小波本是在校大學生,大二時棄筆從絨參軍入伍。因個子瘦小,又學的是漢語言文學專業,入伍后被分配到了機關工作。其時,獵豹救援隊組建不久,正欲在全省武警總隊范圍挑選隊員。江小波毅然報名并繞著楊大林死纏爛打,最終經首長同意,如愿以償進了獵豹救援隊。江小波入隊后,因語言風趣,又始終改不了那口四川方言,常常給隊友們帶來無數的歡樂。
  “啪嚓——”遠方的天空傳出破嗓般的雷鳴,風攪起落葉碎片黃沙塵埃更加起勁地狂舞飛竄。
  轉過黃角埡口,軍營在望。隊員們情不自禁地鉚足勁頭,加快腳步作最后一博。楊大林率先奔向訓練場,抬腕看著手表,時間顯示:07時59分。待最后一名隊員歸隊,便列隊進行點評:“今天十公里武裝越野,用時1小時09分。比以往最好成績1小時13分提高了4分鐘。創造了最好記錄。希望同志們再接再勵,嚴格要求,刻苦訓練,將我們獵豹救援隊打造成一支響當當的英雄團隊……”話未落音,忽然感覺腳下的土地猛然抖動,隨后便開始凹凸起伏……
  楊大林急忙向營房望去,只見五層樓的營房及遠處居民樓房都在前后左右地晃動搖擺。“地震了”楊大林潛意識地喊道:“大家趕快散開。”
  隊員們立即分散開來,各自呆在訓練場上。
  約一分鐘后,晃動停止,一切又恢復平靜。營房和居民樓房仍就屹立,幾乎并沒受到太大影響。
  “估計哪里又地震了。同志們趕快返回宿舍,清洗一下。然后,陳海濤一會帶領大家立即將所有裝備仔細檢查一遍。我去隊部了解下情況,看是不是需要我們增援。大家都做好救災準備。”楊大林立即布置工作。
  “是。”副隊長陳海濤作出應答。
  “鈴鈴鈴——”二十分鐘后,營區驟然響起緊急集合號音。隊員們迅速奔向訓練場,三十七秒完成了緊急集合。
  “報告隊長,獵豹救援隊全隊集合完畢,請指示。”陳海濤站在隊列前向楊大林報告。
  “稍息。同志們——”“沙”、“啪”隊員們稍息后立正,靜聽楊大林講話:“根據上級通報,離我們所在位置180公里的西云縣發生強烈地震。地震導致了目前那里的通訊中斷。具體災情仍不清楚。因為震級很高,估計那里的災情會比較嚴重。目前,上級部門正在想方設法與西云縣取得聯系。上級要求我們獵豹救援隊做好緊急救援準備。一旦西云方面需要,我們必須在第一時間趕赴災區,執行搶險救災任務。接下來,各救援小組按預案必須在15分鐘內領取清點好物資,檢查好裝備,隨時進入待命狀態。同志們,黨和祖國考驗我們的時候到了。接受黨和人民的考驗,有信心嗎?”
  “有!”地動山搖般鏗鏘有力的聲音,響徹云霄。
  (二)
  八時三十七分,距離西云縣強烈地震三十五分鐘后,獵豹救援隊奉命趕赴災區執行搶險救災任務。
  八輛特勤裝備車輛風馳電掣般行進在通往西云的公路上。這不是一支普通的車隊,它裝備先進,科技含量高,現代化設施齊備,通訊功能強大,救援官兵綜合素質高,救援技能全面,是省武警總隊精心打造的一支專業救災快速反應部隊。
  九時四十一分,獵豹救援隊行進到距西云40公里處,一塊約千公斤的巨石橫臥在公路中央,阻塞了前行道路。
  楊大林仔細查看了巨石狀況,命令用炸藥炸開巨石。陳海濤立即率第三救援小組展開作業,只見救援隊員們迅速手持高強壓電鉆、納米電鉆、激光束鉆、脈沖高壓鉆等高科技先進裝備器械,僅僅五分鐘便在巨石四壁打出了八個石孔。爆破隊員奉命填埋好炸藥,只聽“轟轟轟”幾聲巨響,巨石被炸成無數碎石。全體救援隊員七手八腳迅速清理完碎石,用時十一分鐘便打通了道路。
  車隊繼續前行,但到距西云30公里處,又發現公路已裂斷,車輛已經不能前行。
  楊大林一面向指揮中心報告情況,一面果斷命令全體救援隊員攜帶救災裝備棄車徒步趕赴災區。
  西云縣屬于典型的山區地理地貌結構,公路沿山腳婉曲延伸,兩側則是延綿不斷的山脊斜坡。受地震影響,山坡塌方形成的泥石流掩埋了公路,部隊只能在亂石、廢墟、巖壁間穿行。許多地方因山體坍塌嚴重,只身涉足都十分危險,何況每個隊員都負有超過二十公斤的救援器材和設備。每當遇此情況,隊員們都爭先恐后冒著生命危險充當先鋒,膽大心細地趟過危險地段,拉起安全繩,引導其余隊員快速通過。
  部隊行進了大約一個半小時后,來到了一處名叫仙人崖的地方。原公路右側是一片近九十度直角的崖壁,左側是一條小河溪。眼前,坍塌的巖石不僅全部淹埋了公路,并且填堵了大半個河溪。沒有任何前行的道路。此時,余震不斷,山崖上的碎石隨時源源不斷地墜落,部隊連靠近都十分危險,更別說企望通行了。
  楊大林焦急地查看著地形,尋找突破的方法。劉長順建議說:“隊長,只有一個辦法。就是派人帶上繩索,強行通過坍塌的巖石;然后,從對面的斜坡爬上崖頂,將繩索從左邊的空缺處放下,大家攀繩而上。”
  “那滾落的石頭太嚇人了。萬一砸中,可不得了。”陳海濤看著眼前亂滾的巖石阻止道。
  “行。只能這樣了。時間等不起呀。”楊大林同意。
  “就讓我去吧。”劉長順請纓。
  “小心些,去吧。海濤,加強對崖壁的了望警戒,隨時提醒長順。”楊大林吩咐道
  “是!”劉長順領命,整理好繩索。陳海濤為他系好頭盔帶,目送著背影離去。
  劉長順開始快步躍上零亂的巖石,松散堆壘的巖石在外力作用下,逐漸發生晃蕩,甚至發生毫無征兆的脫落。劉長順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試探著一步一步往前。他心里非常清楚,在這陡峭而且是泥流亂石上行進,稍不留神,便有滑落山底粉身碎骨的危險,不但白白犧牲自己,更重要的是完不成任務,影響到抗震救災。一邊提醒著自己,一邊小心地伸出左腿試探眼前巖石的堅實程度。左腳尖剛沾巖石,尚未落穩,巖石忽然松動滑落,墜向山谷;緊接著崖壁一陣顫抖,“沙沙”、“嘩嘩”的泥流碎石從崖壁上端如細雨紛紛而下……
  “啊--”
  “長順,余震了!小心呀。”
  “二班長--”
  突來的余震,舜間將大家的心提到了嗓子尖上。
  劉長順對大家的叫喊充耳不聞,屏住呼吸,使盡全身力量灌注雙手,牢牢地插進泥石;并挺直身軀使之盡可能地努力貼緊崖壁……
  “咚咚”伴著碎石撞擊金屬的聲音,劉長順感覺頭部右側如遭電擊般出現麻疼感,隨即頭盔猛然右傾斜,一股熱流順耳鬢而下,但分不清究竟是汗水或是鮮血;劉長順更明白,此時首要的是意識不能有一絲一點的松懈,使緊貼崖壁的身體大氣也不敢換一口。
  大約過了三十秒,盡管仍有泥流碎沙不斷滑落,但崖壁已不在顫動。劉長順確定余震已過,便又開始小心謹慎地探索前行……
  三十余米寬的崖壁,劉長順用了近二十分鐘才艱難闖過。跳下最后一塊巖石,汗水和鮮血已將整個身體浸泡得淋漓致盡,渾身找不著一絲干爽之處。此刻,劉長順才意識到頭部的疼痛;急忙取下頭盔,打開急救包,對頭部傷口進行了簡單處理。來不及擰干衣服,只貪婪地舒了一口長氣,劉長順便順著斜坡向崖頂攀登。日常艱苦嚴格的訓練,造就了隊員們堅強的心理素質和過硬的體能技能。連續的長途跋涉和闖過死亡線的磨爛,絲毫沒有影響劉長順攀登的速度,僅幾分鐘的功夫,便成功地登上了崖頂。然后,迅速找到崖頂空缺處有利位置,拋下繩索。只是片刻的功夫,攀繩而上的隊員們都成功登上了崖頂。
  (三)
  楊大林站在崖頂向西邊的山谷望去,只見山坡上的電桿盡數傾斜或側倒,電線斷裂成無數碎段;山谷下聚居的三十余間民房,三分之一出現坍塌,受災情況十分嚴重。他急忙喊來通信員,要過海事電話,向上級報告:“指揮部,指揮部。我是獵豹。”
  “獵豹,請報告你們具體位置。”
  “我們現在位置距西云縣東約四十公里。剛翻上一個叫‘仙人崖’的崖頂;山谷下有一座村莊,估計有三十余戶人家;現在從我們的位置看過去,大約有三分之一的民房倒塌。獵豹請求,立即開展救援。”
  “同意。你們的首要任務是救人。盡一切可能,救出群眾;要仔細搜尋,不要留死角。”
  “是。”楊大林掛斷電話,發出命令:“目標:山谷下村莊。任務:救人。出發。”
  獵豹救援隊如猛豹下山,早已將一路疲憊拋向九霄云外,如一陣風般進入村莊。
  田野里空壩上到處都是驚慌失措的村民,突然看到獵豹救援隊從天而降,一陣驚喜之后,立即升起了希望的曙光。
  “啊!解放軍來了!”
  “解放軍來了,我們有救了!”
  “解放軍同志,快幫我們救救親人吧!”
  村民們呼啦一下子圍住了獵豹救援隊,有哭泣、有喜悅,七嘴八舌訴說開來。一位老大娘“卟”的一下跪在楊大林面前,哀懇地說:“解放軍,快救救我孫子吧!他被房屋埋了。他媽媽扒了半天,手都扒出血,也沒扒出來。求你們救救我孫子呢。嗚、嗚——”
  楊大林急忙扶起老大娘,說:“大娘,我們馬上就去救你孫子。”隨即再次下達命令:“各救援小組分別尋找目標,立即救人!”說完向大娘問明房屋方向,帶領一個救援小組飛奔而去。
  一座二層磚瓦結構的小樓出現在眼前。小樓的門窗、墻體破壞嚴重,旁邊依樓墻而搭建的木屋橫梁從樓墻上脫落,形成木屋整體倒塌。小樓頂端墻瓦坍塌的碎石瓦礫堆積在木屋殘骸上面。一名中年婦女徒手忘我地扒刨著殘墻斷壁。楊大林帶著兩名隊員一邊立馬投入清理廢墟,一邊詢問中年婦女孩子所在的方位。中年婦女用血淋淋的手,指著眼前廢墟下,哭訴道:“孩子正吃早飯,房屋一下就垮了。剛開始還能聽到孩子哭聲,現在啥也沒了。解放軍同志,快救救孩子吧。”
  “大嫂,別招急。我們一定將孩子救出來。”楊大林一邊安慰婦女,一邊迅速與兩名隊員用十字鎬、切割器、液壓鉗等救援工具展開作業。不一會功夫,廢墟被掏出一個大洞,一名隊員俯身觀察,發現了孩子裸露的腳趾:“看見腳趾了。”
  楊大林急忙指揮隊員小心清除孩子周邊瓦礫,保障孩子安全。然后取出承重“芳族聚酰胺氣墊”置放在孩子身旁,再用鋼瓶充上氣體,孩子身體上方的殘墟瓦礫便被氣墊穩穩地拱托了起來,為孩子身體四周開辟出了曠闊的空間。一名隊員抓住時機,匍匐著地,輕輕將孩子從廢墟中抱出。
  中年婦女一看孩子被安全救出,急忙從隊員手中接過孩子。孩子因驚嚇過度,在片刻的茫然后,確定自己已回到了母親懷胞,便“嗚--”的一聲哭泣起來。母親仔細察看了孩子,發現孩子除了受到驚嚇,頭額、手、腳和身體部分位置有些皮外傷外,并無大礙,急忙對楊大林和隊員連聲感謝。
  與楊大林救援孩子的同時,獵豹救援隊在村民的向導和幫助下,也展開了緊張的救援。
  陳海濤小組趕到一座木質結構的平房前,連間的平房已整體倒塌。村民告訴說,平房里住著兩位老人。陳海濤急忙用“蛇眼”(熱紅外生命探測儀)搜尋老人,顯示屏上很快便鎖定了老人所在位置。陳海濤迅速與隊員一道展開營救,因為是木質結構的老屋子,施救起來相對順利許多。不一會,東倒西歪的殘木瓦礫便被清理出一條通道,隔著破爛的木板墻,可以聽到老人呼救的聲音。陳海濤一邊安慰老人,一邊與隊員加速清理殘渣。忽然,一根粗大的橫梁一端擔在墻壁上一端跌落在地上,橫攔住進入老人房間的門框前,四周墜落的殘木碎瓦牢牢地壓住橫梁,動彈不得。陳海濤讓隊員用電鋸切斷橫梁,可是卻出現了問題;擔在墻壁上一端的橫梁,如果在被當中切斷后,失去支撐力,必然向下墜落,正好砸向老人所在的位置。陳海濤不及多想,立即躬身從橫梁中段用肩頭頂住,讓隊員立即切斷橫梁。如此一來,如果陳海濤頂不住橫梁,或者有一點閃失,橫梁墜落的方向就會順著橫梁突然失力的方向而來,頂著橫梁的陳海濤就會十分危險。隊員猶豫著不忍下手,陳海濤命令道:“哆嗦個啥。趕快切鋸,救人要緊!”
  隊員一咬牙,按下電鈕,超強功能的電鋸在“沙沙”聲中演示著完美,只片刻的功夫,粗大的橫梁應聲一分為二。盡管陳海濤早有準備,但在橫梁斷裂的舜間,擔在墻壁上一端橫梁驟然失去支撐而產生的下墜力,仍將他沖撞得不禁搖晃。一名隊員趕緊從他身后幫助頂穩。陳海濤一邊用盡渾身之力頂住橫梁,不讓其產生松動;一邊命令隊員趕緊救出老人。幾秒鐘后,見兩名隊員已迅速背出了老人,陳海濤才用力一甩,卸下橫梁,然后,縱身一跳,脫離了險境。
  再說劉長順和江小波一組,他們被一位大娘拉住:“解放軍同志,快救救我家老頭子吧。他被困在樓上下不來了。”二人緊跟大娘趕到樓前,只見兩層磚瓦結構的小樓,房頂及左側樓房已經倒塌。老大爺被困在二樓右側的臥室;墻壁出現多處裂縫,隨時有倒塌的危險,情況十分嚴重。劉長順繞著房屋看了一圈,發現只能從左側廢墟才能進入二樓右側的臥室。但樓梯塌掉了,又找不到可供攀爬上摟的借助物,便蹲在廢墟上讓江小波踩著自己肩膀上去。江小波踩著劉長順肩膀,貼住墻壁往上攀爬;劉長順剛用力讓蹲著的雙腿站立起來,忽然發生余震,腳下廢墟出現松軟,冷不防丁地二人一起滾翻在地。二人顧不得傷痛,起身將腳下的廢墟加實牢固,然后,重又開始攀爬。劉長順挺直的腰身,托著江小波恰好夠到二樓樓梯入口。江小波將扣住入口地扳的雙腕提勁上揚,身體騰空而起,緊跟著一個鯉魚打滾,躍進了斷裂的樓梯走廊;翻爬起來急忙趕到臥室,只見老大爺雙手護著頭部蹲在墻角,一動也不敢動。
  老大爺突然看見江小波闖進來,激動地顫抖著扶住墻壁,說:“小同志,你們真是神兵呢。清早我還做夢,又回到了朝鮮戰場,美國佬的炮彈正砸向老子頭頂,一下就把房子炸得搖搖晃晃。我定神一看才曉得是地震了。”
  江小波急忙扶起大爺,被逗笑道:“大爺,美國佬早跑了。”
  大爺道:“他當然要跑哦,我們一反攻,他就嚇得屁滾尿流地躲回了三八線。”
  江小波說:“美國佬都縮回三八線,我們也該下樓了。”
  大爺點頭道:“要得要得。小同志,都聽你的。”
  江小波攙扶大爺走到斷裂的樓梯口,用繩索套住大爺腰身,說:“大爺,我慢慢放你下去。你放心,莫要害怕哦。你看我們班長在下面接著你呢。”
  大爺說:“小同志,美國佬都沒把我怎樣。這背時的地震也奈何不了我一根汗毛。來吧,放我下去,我一點也不害怕。”
  江小波小心謹慎地慢慢松放繩索,劉長順在下面接應,順利地將老人救出轉移到室外的安全地帶。
  在村莊里的近一個小時,獵豹救援隊共從廢墟殘壁中救出九人,通過生命搜救儀對廢墟進行了仔細搜索與詢問群眾后,確認廢墟下已無生命。楊大林隨即向指揮部匯報了情況。指揮部通報了距獵豹救援隊所在位置二十公里的震中天龍鄉因仍處于通信中斷狀態,災情不明;要求獵豹救援隊立即向震中挺進。
  楊大林組織隊員對受災群眾進行了妥善安置,告訴鄉親們不必驚慌,要組織自救和相互關心照顧受傷群眾;黨和政府派遣的醫護隊、救援隊已在奔赴災區途中,很快就會到來。
  鄉親們紛紛感謝獵豹救援隊,表示相信黨和政府。被江小波救出的老人,是位參加過抗美援朝的老兵,此刻,他舉起顫抖抖的右手,向隊員們行了個莊嚴的軍禮,以此表達鄉親們樸實真摯的情感
  隊員們濕潤著雙眼,向老人和鄉親們還禮。隨后,在一名自愿擔當向導的鄉親帶領下,向震中天龍鄉挺進。
  (四)
  云低絮薄,霧鎖半山。
  通往震中天龍鄉的方向,已無道路可尋。沿途坍塌的山體、倒塌的電桿樹木、泥石流堆壘起的屏障,給救援隊的挺進增添了意想不到的困難。山村里許多原就依崖而筑的鄉間小道,被山體或崖巖滑落淹埋的無影無蹤。放眼遠眺,越過泥石流,小道依然若隱若現;但要跨過泥石流堆壘的屏障,卻不得不翻山越嶺,繞行幾公里甚至十余公里的路程。
  救援隊翻過一座山坡,驟見居于半山腰的一間民宅,被坡體滑落的巖石泥流吞噬了大部,僅剩房屋正面墻壁在風沙中搖搖欲墜。隊員們趕緊連跑帶滑行趕到危房前救援,大伙七手八腳一陣忙碌,首先扒刨出的竟是一男一女兩位老人的尸體;接著,根據生命搜救儀的顯示,確定房屋的里間仍有生命跡象;但此刻,房屋頂上被巖石泥流壓了個結實,滲漏下的廢墟瓦礫阻塞了進入里房的唯一門框;好在救援隊裝備了不少先進的救援器材,隊員們立即使用切割器、粉碎儀、承重氣囊、液壓頂等專業設備,打通門框通道;然后,有隊員進入里房,從倒塌的墻壁下搜救出一對母女。三十余歲的母親,將五歲的女兒緊緊摟在懷中,用自己躬曲的背脊承受了墻壁倒塌的千斤重力;懷中的孩子安然無恙,母親卻永久停止了呼吸。
  三位逝者的不幸遇難,給隊員們增添了悲傷的同時,更意識到每個人自己肩上責任的重大。強吞下淚水,隊員們抱著幸存的女孩,繼續踏上挺進的征程。
  獵豹救援隊一路挺進,一路救援。二十公里的路程,正常情況下,不過只需至多三個小時;而在此特殊狀況下,救援隊直至凌晨,抵達敘水河畔;向導指著對岸有零星火光的地方,告訴楊大林,那就是天龍鄉鄉場所在地。但因夜幕濃厚,隔江望去,一片黑暗,就連強光電筒照射過去,也只能看見隱隱約約模模糊糊的景物;由對岸斷斷續續傳飄而來的哭泣聲,在寂靜的夜晚,分外刺耳。楊大林詢問向導,老百姓們平常如何渡河。向導說都是靠渡船擺渡。忽然,有隊員通過電筒的強光發現對岸右上方的岸邊有疑是渡船的模糊物,向導便隔江喊話:“對岸渡船有人嗎?解放軍救援隊來了,需要過河,請把渡船劃過來。”
  向導連喊了兩遍,終于對岸有了回答:“解放軍同志請梢候。渡船馬上就過去。”
  楊大林吩咐隊員們,趁此空隙,抓緊時間吃點干糧喝兩口水,補足些體力。從離開營房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十五六個小時,一路的強行軍和救援,使隊員們沒有機會吃一口干糧喝一口水,體力早已嚴重透支。一旦渡河,可以想象必定又是一場硬仗。所以,等待渡河的空隙就成了隊員們難得的整休時機。
  不一會,一位老梢公劃著渡船駛近岸邊,渡船后面用繩索還牽掛著一艘渡船。隊員們立即登上渡船。向導又自告奮勇地當起了另一艘渡船的梢公;兩艘渡船隨即駛向對岸。
  楊大林向老梢公打聽天龍鄉的受災情況,老梢公鼻子一酸,哽咽道:“慘哦!太慘了!我活了七十多歲也沒見過這么惱火的地震。場上的房子垮了大半,許多人被埋在屋頭。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老的老、小的小,眼瞅著家人埋在屋頭,半天也救不出一人來。這下好了,你們來了,他們就有救了。”
  “放心吧,大爺。我們一定會一個不剩地救出所有的人。”楊大林一邊強忍著沉重的心情,一邊安慰老大爺。
  渡船靠岸,老大爺主動帶救援隊奔向鄉場。進入場口,一片連接一片的廢墟呈現在眼前。楊大林吩咐將在半山坡救出的孩子委托老大爺臨時照顧;轉向救援隊發出命令:“以救援小組為單位,立即展開救援。”
  各救援小組迅速奔向就近坍塌的房屋。楊大林一組接近一處倒塌樓房前,見一男子摸黑仍在拼命地扒刨廢墟。楊大林問:“老鄉,房里有人嗎?”
  男子轉身,借著電筒的余光見是解放軍,“卟”地一下跪在地上:“快幫幫我吧,我老娘、媳婦和孩子都在屋頭,都一天了,也不知是死是活。求求你們快救救他們吧。”
  “能確定他們的位置嗎?”楊大林問。
  “地震時,他們都在灶屋頭吃飯呢。”男子指著眼前的廢墟說道。
  楊大林不再多說,與隊員一道用救援器械清理廢墟,經過十多分鐘緊張作業,將男子所指廚房位置掏出一片空地;為了不讓器械傷害到人體,只得改用徒手作業。又過了約半個小時,楊大林和隊員們的十指和手掌都刨出了鮮血,但顧不上疼痛;終于,在扒開一塊磚石后,露出了一絲頭發,隊員們趕緊努力扒去殘余的石礫,使大娘的頭和上半身裸露了出來,然后,兩名隊員協力拽出了大娘;可惜,大娘已沒了氣息。接著,隊員們又發現了中年婦女,她的頭部正好被一塊塌落的木板卡在由磚頭支架起的狹小三角空隙中,被救出時,直喊著“孩子就在桌底下”。又是幾分鐘艱苦的努力,孩子也被成功救出。因為有桌面的掩護,孩子竟然只受了一點皮外傷而已。
  至凌晨四時,各救援小組陸續救出了三十余名群眾,但仍有不少被埋被困的群眾需要救援。
  劉長順和江小波在成功救出七位群眾后,聽見前面一處樓房傳來呼救聲:“解放軍,快來救救我們。這里有孕婦。”二人尋聲順電筒光望去,只見一婦女在三樓窗前焦急地招手。
  趕到樓前,細看才知道這幢樓房的右側基本坍塌,二樓至三樓的樓梯也已隨著垮塌了。更要命的是,樓房依河沿而建,地震造成了樓房地基隨河灘滑移失去很大一片支撐,隨時有整棟樓房倒塌墜江的危險。劉長順急忙將繩索扔向三樓窗口,讓中年婦女將繩索固定在室內,然后與江小波依次攀繩進入了房間。二人先用繩索將中年婦女從窗口放下,但孕婦因有八九個月的身孕,繩索吊放很危險,只能改想其他方法。
  劉長順仔細觀察了房屋周邊情況,提出用床板從三樓樓梯斷裂處搭建一個斜坡通道,在二樓位置墊上席夢思;然后,緩緩將孕婦從三樓放下,再依瓢畫葫蘆下到一樓。說罷,劉長順搬起床上的席夢思拋下二樓,并跟著跳下,安置好席夢思;接著江小波將床板沿墻壁放下,劉長順調整好床板位置,并向江小波招呼道:“慢一點,可以將孕婦放下來了。”
  江小波將繩索系在孕婦胸部,并排站立在樓梯口處,準備吊放孕婦。突然,樓房晃動起來,江小波知道遭遇余震了。樓房晃動越來越厲害,樓頂發出瓦片滑落的“嘩嘩”聲,腳下樓板的晃動更加劇烈;江小波低頭一看,樓板原有的裂縫正在逐步擴大;心想,不好!裂縫側的墻壁可能會倒塌。說時遲,那時快,來不及解釋,江小波急忙一掌將孕婦推向裂縫的里面;幾乎在孕婦被推開的同時,“轟”的一聲巨響,裂縫外側的半邊樓房裹挾著江小波一道墜落進湍急的河流。
  “江小波!江小波”劉長順從跌倒的廢墟上爬起來,急忙呼喊著向江面搜尋,但因濃重的夜色影響,搜尋的視線極其有限。來不及多想,劉長順飛快解除掉身上的負重器械,奮力一躍,跳入江中……
  陳海濤剛從一片廢墟救出人后,正在轉移救援陣地,忽然聽到劉長順撕心裂肺的叫喊,急忙趕到江灘邊,只見劉長順在江中來回搜尋。忙問:“怎么回事?”
  “江小波落水了!”劉長順從水中冒出頭來,回答。
  正好另兩名隊員趕來,陳海濤急命他倆下水協助劉長順搜尋。
  “副隊長,三樓上還有孕婦。”劉長順再次浮出江面喊道。
  陳海濤又急忙跑回樓房前,聽到從三樓傳來嬰兒的哭泣聲,剛才獲救的婦女在樓下急得團團打轉,卻不知如何是好。
  陳海濤忙利用劉長順先前用的吊繩,攀登上三樓。見女子身旁躺放著剛剛出生的嬰兒,女子大概因早產脫虛軟弱無力地躺在地板上。約一思考,陳海濤急忙用被子裹好嬰兒,用繩索將嬰兒吊放下樓,讓中年婦女接住。然后,找到一張床單,將產婦移到床單上,一邊鼓勵產婦堅強些;一邊為產婦系好安全繩,再將床單四角合攏,形成一個坐兜,這才小心翼翼地將產婦從窗口放下。事后,從產婦的講敘中才得知,江小波推向孕婦的那一掌,雖挽救了孕婦的性命;但也因那猝不及防的一掌,孕婦忽然摔向墻壁,碩大的身軀受墻壁的反彈力,又重重地摔落在地板上;肚子里的小生命受到強烈震動,提前出世了。
  再說劉長順及戰友在江河里費盡周折,仍然沒有搜尋到江小波的下落。而此刻,仍有不少被埋被困的群眾急需救援,陳海濤不得不強忍下悲痛,命令劉長順和戰友暫時放棄搜尋,趕快投入到援救群眾的工作中。
  天色剛亮,一支野戰軍先遣隊到達天龍鄉。
  有了先遣隊的配合,獵豹救援隊如豹添翼,臨近中午時分,震中天龍鄉鄉場被埋被困群眾一個不拉地全部被救出。楊大林向指揮部匯報了救援情況及江小波落水的消息。指揮部要求全力搜尋江小波下落。此時,先遣隊得知江小波落水的消息,立即派出十余名戰士與救援隊隊員們一道在江小波落水區域進行大范圍的搜索;爾后,聞訊的群眾也紛紛趕來參加搜尋,許多群眾連衣服也來不及脫,就跳進了江中……
  被江小波救下的產婦,在婆婆的攙扶下,拖著柔弱的身軀,懷抱著嬰兒,堅持來到江邊,哭訴道:“解放軍親人啊,是你用自己年輕的生命才換來了這個小生命的誕生。你的恩情比天還要大,比海還要深……”
  盡管人們不惜余力地搜遍了十里江河,可依舊不見江小波的身影。
  仿佛他已化著一縷正能量注入了新生兒的生命
  仿佛他已化著山脈融入了大地。
  仿佛他已化著清風乘鶴遠去。
  ……
  (五)
  記不清,是從哪天開始?每天黎明時分,一名男子都會準時手持一把小號,站在江小波遇難的江畔,吹奏一曲哀婉的悼樂。似乎是在呼喚遠離家鄉的游子;又似乎在訴說母親對兒子的思念。哀樂一遍遍地回旋在松柏與蒼穹之間,回蕩在大地與天宇之間;跳動的音符繞著群山經久不落,撞得人們的心靈久久疼痛。
  男子姓蔣,是江小波用生命換來的新生兒的父親。震后,他從遙遠的打工地趕回家鄉,得知母女獲救的過程,便用自己獨特的方式表達對烈士的悼念和感恩。開始,只是男子獨自堅持自己的悼念方式;當人們知曉男子將以持續二十二天的時間來悼念二十二歲烈士的英靈時,都不由自主地每天里在同一時間聚集到江邊,或捧獻上鮮花,或點燃香燭以寄托哀思。參加悼念的人們越來越多,寄托哀思的隊伍越來越長;人們捧獻的鮮花、點燃的香燭、七色的花圈、素潔的小白花排滿了十里河堤……
  西云方面在與省武警總隊協商后,決定在天龍鄉重建中在江小波犧牲的江畔,修建烈士紀念碑。
  此后,中央軍委發布命令:授予江小波“抗震救災英雄”稱號。
  省武警總隊批準:江小波為烈士。
  江小波犧牲一周年,天龍鄉烈士紀念碑前,潔白色的百合、奶黃色的菊花、乳香的散尾葉、肅穆的劍蘭,搖曳簇擁于碑四周;如泣如訴的花藍、哀思凝重的花圈,寂靜地排列在墓碑兩側;軍號手凝神奏響的長號,引導著二胡、板胡、竹笛、嗩吶、小提琴、中提琴、小號、圓號等各式樂器組成的混合哀樂,從烈士遇難的水域出發,繞過千灘萬壑,一路涓涓不息奔向浩瀚的海洋;樂章在群山中翻騰,穿透廢墟殘巖、越過亂云疊嶂,直向天穹發出吶喊:安息吧!英雄。
  獵豹救援隊在碑前宣誓:學習英雄精神,繼承烈士遺志,在為人民服務的征途上奮勇前進!
  江小波生前母校代表宣誓:學習英雄精神,繼承烈士遺志,為中華復興而鉆研科學技術知識,努力實現偉大中國夢!
  群眾代表宣誓:學習英雄精神,繼承烈士遺志,萬眾一心、百折不撓,重建美麗富饒新家園!
  紅領巾代表宣誓:學習英雄精神,繼承烈士遺志,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時刻準備做英雄烈士接班人!
  鏗鏘的誓言,在群山叢嶺中滾蕩、在云霄天宇間沸騰……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精華:西部井水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作者以飽滿的激情,濃墨重彩地展示了獵豹救援隊的戰士們在抗震救災中,為了人民利益不畏艱險、不怕犧牲的英雄壯舉,場景再現真實,救援細節專業,給讀者以身臨其境之感,人物生動鮮活,故事感人至深!加精推送!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古月銀河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