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老實當官

作者:古月銀河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9-10-29   點擊:


  寫在前面的話:下面將要講述的故事的主人翁,是我在故鄉的鄰居。主人翁的仕途經歷讓人驚奇。當今社會的物欲橫流,為官場潛規則埋伏下了溫氤的土壤,吞噬了不少精英豪杰的壯麗人生。主人翁的經歷,看似另類,卻為廣大人民群眾所期望;也體現了黨為人民謀福祉的宗旨從未改變。
  (一)
  柳勞實,象他的名字一樣,老實得三腳尖也踢不出一個屁來。據此,凡認識柳勞實的人,大概也因偕音之故,大都叫他“牛老實”,有時,干脆連偕音的姓也省了,直接便叫“老實”。柳勞實也懶得糾正,心想名字不就是用來叫的嗎?管你叫什么,只要能與別人的姓名區分開來就行。當然,單位里工資表上丶花名冊上的姓名,還是得填上:柳勞實。
  老實年輕的時候,被分配在市政府辦公室當通信員。也就是干些政府與各部門之間上傳下達,跑跑腿什么的。
  俗話說:傻人有傻福。老實就親身印證了俗語的英明和正確。
  一次,市政府急需市畜牧局的一份材料,老實便冒著三十八丶九度的高溫,趕到市畜牧局辦公室索取。市畜牧局辦公室的朱秋娟,見老實滿頭大汗,想給他沏杯茶水;可一看,茶盅沒了。便將自己用的口杯續滿水,遞給老實。許是天氣太熱,或是確實渴了,老實接過口杯一飲而盡;然后,索要了材料,急匆匆地趕回市政府。可是,半個小時后,老實又風扯火潦地闖進市畜牧局辦公室。
  朱秋娟問:是不是材料不齊?
  老實喘著氣搖頭。
  朱秋娟再問:是不是材料弄錯了?
  老實還是搖頭。
  朱秋娟急了道:哪你驚風火閃的到底為什么?
  老實喘均了氣說:我剛才來用了你的口杯,千萬別再用了。我患感冒兩天了,謹防被傳染上。
  朱秋娟驚詫道:就為這事?頂著個大太陽又跑了一趟?
  老實使勁地點頭說:對呀。我怕你接著用,萬一被傳染就麻煩了。
  朱秋娟道:打個電話來,不就完了?
  老實說:辦公室電話正用著。擔心你接著用了口杯出問題,便趕來了。
  朱秋娟感概著:都說這是塊榆木疙瘩,真還一點也不假。
  還有一次,朱秋娟到市政府辦公室送材料,不料,剛上二摟不小心左腳下高跟鞋后根折斷,將腳也拐了,痛得直咧嘴。恰巧,老實從辦公室出來,見狀,二話不說就攙起朱秋娟進了辦公室,將她往滕椅上一塞,伸手抓起左腳便是一陣左搓右捏,直弄得朱秋娟既羞澀又往心眼里直喊舒服。接著老實又提起折斷的高跟鞋一路小跑出辦公室,片刻后便捧著修好的鞋放在了朱秋娟面前。
  兩件事,沒有多少語言,只有行動。老實便俘獲了朱秋娟的芳心。在一個春暖花開的日子,倆人就住在了同一屋檐下。這段佳話,引來同事及許多認識或不認識的人都暗暗稱奇。
  (二)
  老實和朱秋娟婚后,過著雖然平淡但卻恬適安逸的日子。
  市政府辦公室里的許多人員,都因工作需要,或下派丶或掛職,走了一茬又一茬。唯獨老實,象是船板上的釘子,絲文不動。
  起初,朱秋娟也有些想法,向老實嘮叨著是不是該在逢年過節,或者市領導們的生辰佳日里,去串串門,意思意思。也爭取個下派掛職的機會。但老實就是不應諾,反說自己根本就不是當官那塊料。一生圖個平平安安的也就心滿意足了。每到這時,朱秋娟也就只好嘆息,攤上了這塊榆木疙瘩,自認合該吧。好在倆人婚后不久,就有了愛情的果實——女兒柳絮出生了。老實除了工作,便一心放在朱秋娟娘女二人身上,把個娘女二人象菩薩一樣的供著,惹得左鄰右舍,同事丶朋友羨慕不已。朱秋娟也就漸漸地淡忘了爭取機會之類的事了。后來,下崗失業風靡起來,許多人因此而弄得焦頭爛額。朱秋娟暗自慶幸自己和老實,都還捧著“鐵飯碗”,便不再寄予過多的奢望。
  命運偏偏喜歡與人們開一些生活的玩笑。當朱秋娟寄望老實有所作為的時候,命運之神遠遠地躲在云岫里暗自嘻戲。現在,老實即將邁入知天命的年季了,本該靜下心來,平安穩健地度過不惑后的驛程。但命運之神卻不肯放過老實了,急匆匆地要將他推上紅塵的波峰浪尖,有意要讓這塊榆木疙瘩生點春芽丶開一絲竅息出來。
  (三)
  老實被任命為市轄郊縣城鄉建設和規劃局局長。
  這個職位上的前六任局長,都走了同一條歸宿——監獄。市委組織部長在找老實談話時,就叮囑過老實,這是個危險系數極高的職位,稍不留神,就會踏進雷區。組織上已不敢輕易安排這個職位上的人選,只是你老實的名字被叫了二十多年,想來應該名副其實,不致于重蹈幾位前任的覆轍吧。
  意外的任命,還是讓朱秋娟喜顏于色。晚上,特地做了幾道菜,算是給老實餞行。席間,老實問已讀初中的柳絮:老爸要去外地工作了,不能再天天陪著你和你媽了,有什么話給老爸說嗎?
  柳絮道:爸,我不喜歡你當官。
  老實說:怎么啦?
  柳絮道:我同學的爸就是當官進的監獄,后來,同學們都不理她。害她孤單單的好可憐。
  朱秋娟忙說:別瞎說,你爸可是出了名的老實人,不會干傻事的。說時向老實暗遞著眼色。
  老實接著說:絮兒,爸爸是都快五十的人了,知道該干什么,不該干什么。你和媽不用擔心的。
  柳絮道:爸,我知道你是世上最好的爸。所以,千萬別當貪官哦。
  朱秋娟急忙打斷柳絮的話道:看你這孩子,盡瞎說。你爸肯定不會當貪官的。
  郊縣正在建設市衛星城,兩大塊工作如火如荼般進行。一是舊城改造。計劃需要拆遷幾十萬平方米的舊宅老城。二是新增城市發展的建設規劃,相當于再造兩個郊縣規模。城鄉建設和規劃局在城市化建設中的地位和作用不言而喻了。
  (四)
  走馬上任第一天,老實便遇到了麻煩。
  上午,老實在局機關與眾同仁的見面會上講話剛開頭:很意外被選調到這個崗位上來。說實話,我不懂建設規劃,所以是來向大家學習的……
  忽然,樓下的大門前就傳來了吵鬧聲。老實停住講話,到窗前查看。緊跟著過來的楊副局長急忙解釋說:是東城片區的拆遷戶。因為補償問題來鬧了很多次了。
  老實說:政府不是專門撥付了補償款嗎?難道是補償款沒到位?楊副局長道:不是款到位的問題,而是這些拆遷戶始終認為補償不合他們的要求……
  此時,大門前的吵鬧聲更大了。門衛保安與近百名群眾形成了對峙。雙方激動的情緒,顯而易見隨時都有升溫的可能。老實急忙趕下樓去,對著門前聚集的群眾喊道:我是新任城鄉建設和規劃局長,我叫柳勞實,大家有什么意見可以對我說。
  群眾聽說是新來的局長,便紛紛述說開來,因為人多,七嘴八舌也不知道誰說了什么。老實便揮著手說:大家這樣亂轟轟的反映不了任何情況。我看是不是這樣,大家留下材料,給我些時間,仔細調查你們反映的問題,然后再給大家答復,怎么樣?
  一位群眾代表擠到老實跟前,遞上一份材料說:這些材料,你們局里面都有。都幾個月了,卻沒有給我們任何答復。聽說開發商最近要來強拆了,這些問題不解決,到時恐怕會發生矛盾,惹出麻煩的。
  老實接過材料道:問題沒解決前,我代表建設局表個態,決不強拆。請大家相信我好嗎?
  聚集的群眾,聽老實表了態,便分散離開了。緊跟在身后的楊副局長悄聲地對老實說:柳局長,你不該急著表那個態。這問題是縣上定的,補償和拆遷都得縣上說了算。我們不過是執行機構之一而已。
  老實說:昨天,縣委茍書記不是說我們局是舊城改建的主管單位嗎?哪補償和拆遷又該哪個部門管?
  楊副局長道:雖然具體執行的是我們,但縣上有個“城市建設指揮辦公室”,是由分管城建的劉副縣長牽頭的。具體實施方案,都得他點頭才能辦的。
  老實說:我先看看這些材料再說吧。到時,我去找劉副縣長溝通便是了。
  ?
  老實用了兩個晚上的時間,仔細看了拆遷戶們反映問題的材料。矛盾的焦點,主要集中在舊房的補嘗上。為了弄清楚事實真象,老實走訪了部分拆遷戶家庭。
  在東城厚街的王大爺家里,老實看到王大爺一家七口人,擠住在五十多平方米的狹窄空間里,屋小擁擠不說,墻壁剝落不堪,屋頂漏縫依稀。說起舊城改造,王大爺舉雙手贊成。但就舊屋補償問題,王大爺可窩了一肚子氣。王大爺說,政府的補償金是按舊屋面積每平方米180元計算的。王大爺家54平方,只能獲得9720元的補償。而同城商品房的售價已達每平方米1200元左右。王大爺拿到的補償款僅夠購買到8個平方的商品房面積。所以,王大爺就不高興了,說舊房雖然破爛了點,但好歹也擠下了一家人;如果拆遷了,九千多元的補償款,只能買到商品房的一個陽臺,全家人如何是好?
  在皂角院,老實了解到陳兵一家三口住的是原單位二十多年前分配的職工住房,一室一廳30多平方米。單位破產后,倆口子雙雙下崗,女兒正讀初中;日常生活靠倆口子擺地攤維持。說起180元的補償款,陳兵就激動地說,現在連生活都成問題,房子再拆了,五千塊錢的補償款根本就買不到一間可以住人的房屋。所以,他表示堅決不拆。如果誰敢來強拆,他已做好了與強拆者同歸于盡的準備。
  其他拆遷戶的情況也基本差不多。老實想看來群眾反映的問題是對的。老實尋求解決的辦法,找到楊副局長了解補償款的具體情況。楊副局長說,其實縣里計劃的舊房補償款是每平方米780元;但開發商認為拆遷費用很大,加上疏通有關部門,需要必要的開支。除去這些,到拆遷戶手里每平方米就只剩下180元了。
  老實一聽,火冒三丈:如此說來開發商就黑掉了每平方米600元的補償款?誰給了他哪么大的膽子?拆遷費用不是說由開發商自己承擔嗎?怎么又轉嫁到了拆遷戶身上?
  楊副局長訕訕地道:其實也不是開發商獨吞了這600元。其中,還有“城建辦”丶國土丶公安等多個部門都沾了一點,當然,我們局也不例外。因為這些部門都要為拆遷出些力辦些事。所以,大家都沾點邊的。
  老實怒道:胡鬧。這純碎是胡鬧。你們就不怕老百姓戳你們的脊梁骨嗎?
  楊副局長不悅地說:大家一直都是這么做的。何況上面還有劉縣長拍板啦。
  老實道:其他部門暫不管。我們局拿了多少,一律退回去。劉縣長那里,我去說。
  (五)
  老實因與劉副縣長吵了一架,劉副縣長決定暫緩東城片區的拆遷工作。縣委丶縣政府卻不滿意劉副縣長的這個決定,重新責成城鄉建設和規劃局具體負責組織實施東城片區的拆遷工作。
  原先從劉副縣長手中拿到東城片區拆遷改建工程項目的開發商粟偉,因工程項目的實施權轉移到了城鄉建設和規劃局,原訂的拆遷方案也同時作廢了。老實責成粟偉按政府計劃的補償標準,全額補償到拆遷戶手中,否則,就重新公開招投標。粟偉說,在全國范圍內也沒有這樣搞拆遷的。至多也就是說少提一點拆遷費用而已。老實說,我這兒就這樣,該給拆遷戶的一分也不能少。
  粟偉與老實的第一次交鋒便以撞釘子而告終。去年,在中南街片區的拆遷改造項目中,僅拆遷8萬余平方米的舊宅,粟偉就賺了5000余萬;當然,這里面包含著“孝敬”各部門的數字;到最后落到粟偉腰包的純利也就是2000萬左右。而這次東城片區拆遷規模比中南街片區大了近一倍,總拆遷面積達到了15萬平方米,涉及到三千余戶人家。粟偉原想在東城片區上再弄個5丶6千萬應該不是問題;何況與劉副縣長都簽了合約,眼看鴨子就要煮成熟食,只等著數錢了。不想半路殺出個程咬精,非逼著要按縣政府預定的拆遷補償全額支付,哪還有個鏟鏟的搞頭。其實,凡舊城改造的拆遷,我國一直實行的是“以拆養拆”政策;即拆遷商以拆除的舊城材料充抵拆遷費用,一般情況下,都是綽綽有余。而且,一般舊城拆遷商同時也是改建項目開發商,其中隱藏的利潤更是驚心動魄。放棄這單買賣肯定是不合算的。粟偉以他滾蕩房地產行業近二十年的經驗,不相信現在官場上還有不沾腥的貓;認為只是自己還沒弄抻老實的軟肋在哪里,心想只有找準目標靶心,自然也就水到渠成。
  粟偉開始投石問路。在邀請老實吃飯遭拒絕后,便單槍匹馬拎著50萬元現金,直接闖到了老實的宿舍。
  老實正在看材料,開門見到粟偉,只一眼就瞧見了他手中的密碼箱。便說:看來,粟總是有備而來了。
  粟偉一聽,心頭一陣狂喜,暗想著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不沾腥的貓嘛。笑呵呵地應道:柳局長還真是個忙人呢。晚上也沒休息?
  老實說:既來了,就坐會吧。邊說就邊讓座。
  坐定之后,老實便直接了當地問粟偉:箱子里裝了什么東西來呢?
  粟偉打開箱子道:這是50萬。還請柳局長笑納。
  老實瞪眼看著滿滿一箱的百元大鈔。50萬!媽也。自己工作了二三十年,還從沒見過這么多的錢。口里不由自主地念道:乖乖隆的咚。粟總還真是大方呢。
  粟偉見狀,以為事情應該搞定了,便想再說點什么。老實抬手打斷了粟偉的欲言:本來東城片區的項目合同你以與劉縣長簽了,只要你按政府原定的補償計劃分文不動地補償給拆遷戶,合同仍然有效;在拆遷和改建工程上,你依然可以賺一把。只是,你今晚拿這些錢來,只得逼著我重新公開進行招投標了。因為,你既有用不完的錢了,還包攬什么工程?不如清清靜靜用這些錢去享享福,該多好呀。
  突然變味的一席話,讓粟偉丈二和尚摸不著了頭。愣愣地看著老實,一時不知該怎么辦。
  老實乘粟偉呆愣之際,伸手合上箱筘,塞到粟偉手中,說:我話說明白了吧?該怎么辦?你自己去想吧。如果下周里,還沒看見你兌付拆遷款,那對不起,我只有重新搞一次招投標了。今晚,就不留你了。還是趕緊去辦點正事吧。
  (六)
  粟偉又一次在老實面前碰壁了,心里琢磨著這家伙究竟是裝傻?或是真的清廉?按說50萬,應該不是個小數目了。初次打交道,也該算不是薄禮了,難道還嫌少了?但從老實剛開始的情景和口氣,幾乎又不像裝傻?難不成,這個老實,還真是個清廉的官吏?可近二十年爬滾翻打的經驗告訴自己,這個世道根本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清官。這個老實,還真讓人琢磨不透。
  攻下老實,是志在必得的事,而且還刻不容緩。于是,粟偉再生一計:以劉副縣長的名義,邀請老實吃飯。
  下午,老實接到劉副縣長的電話說:老實呀,上次是我態度不好,惹得大家都不愉快。你看我又分管著城建口,這樣下去對工作很不利。我想,今晚上咱是不是聚一聚,相互溝通溝通。畢竟我們都是為了工作嘛。
  老實想,人家縣長都高姿態了,自己可不能裝混喲。便應道:劉縣長,那好。你看在什么地方,我請客。
  劉副縣長說:那用得著你請客。我看,就在世紀花園酒店,怎么樣?晚上六點半。
  老實便點著頭:行。六點半,世紀花園酒店見。
  下班后,老實準時出現在世紀花園酒店。一禮儀小姐迎上來,熱情地問:您是柳局長嗎?
  老實點頭。
  禮儀小姐說:劉縣長已到了,請跟我來。
  老實跟著禮儀小姐到了紅葉廳,只見劉副縣長已座在餐廳的沙發里,餐桌上已擺好了十多道菜品。劉副縣長站起來,兩人一番客套后,便邀請老實坐上餐桌,說:今晚就你我二人,咱好好聊聊。
  老實說:恭敬不如從命了。兩人再次東扯西拉地閑聊起來。
  不一會,餐廳門被推開,粟偉手端酒瓶,帶著一位時髦女郎而入:聽說劉縣長在這里,特意趕過來敬杯酒哦。噫,柳局長也在,真是相請不如巧遇呢。劉縣長丶柳局長,咱們可得多喝幾杯。
  老實說:粟總,咱還真是巧了呢。
  粟偉道:柳局長,你看咱這不是有緣分嘛。
  劉副縣長指女郎問粟偉:這位是?
  粟偉忙答道:這是我們公司新聘的秘書,大學剛畢業。哦,對了,她姓柳,跟柳局長同姓呢。
  老實說:今晚巧事還不少呢。粟總帶著柳小姐來,該不是只喝酒吧?
  劉副縣長忙說:今晚咱就只喝酒,不談公事。
  粟偉趕緊應承道:只喝酒,不談公事,不談公事。
  酒過三巡,也許是劉副縣長的盛情難卻,也或是老實不堪酒量。一陣你來我往后,老實便有了醉意,一時疏廢了辯識東南西北的能力。劉副縣長說:老粟呢,你看柳局長都醉了,是不是找個地方,讓柳局長休息一下。
  粟偉忙道:柳小姐就住在酒店,現成的房間,讓柳局長就上去休息吧。
  劉副縣長說:那就麻煩你和柳小姐扶柳局長上去休息吧。
  老實被粟偉和柳小姐一左一右地扶著離開餐飲房間,入電梯上樓,進了房間,放在臥室床上。粟偉向柳小姐眨著眼說:這下全看你的了。你可要好好照顧好柳局長。柳小姐一邊諾諾應著,一邊送走了粟偉。柳小姐看著床上睡眼惺松的老實,緩緩地脫去自己身上的外衣,輕輕地斜躺在老實的身旁,雙手開始觸摸著老實的雙頰……
  老實打個酒嗝,翻過身,嘴里喃喃到:酒……酒味……真……真濃……
  柳小姐不自禁地抬起手背,在鼻孔處聞了下,感覺確實有一股酒味刺鼻而來。便下床向衛生間走去,不一會,衛生間里就傳來淋浴的水聲。老實一個鯉魚打滾般翻坐起來,鼓大了眼晴,依次從床頭丶梳妝臺丶掛衣架丶窗戶一一瞧過;忽然輕腳輕手地跳下床來,奔到墻角的電視機旁,伸手從延長出來的天線頂端扯下一枚正對著床上的攝像頭,然后,輕輕地退至房門前,悄然離開。
  (七)
  老實按計劃,通知辦公室起草東城片區重新招投標公告。公告尚未發布,得到消息的各路房地產商蜂涌而至。紛紛表態堅決按政府原預定計劃,補償拆遷戶。老實便告誡大家按公告步驟公開進行招投標,各競標單位一律一視同仁。不久,辦公室抱來各競標單位的競標方案,讓老實過目。老實便埋頭進競標方案里逐條仔細審閱。
  忽然,朱秋娟打來電話說:老實,你咋那么大的膽子?剛下去幾天,就弄了這么大一箱錢?看著都嚇人。老實啊,你可千萬別干傻事,拿這些錢可是要進監獄的哦。
  老實一愣:什么錢不錢的?你可說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朱秋娟說:不是你托人帶回來的嗎?
  老實說:我沒托人帶什么東西呢,更別說錢了。
  朱秋娟說:今中午,有個叫粟偉的人,說是你的朋友,托他帶回來個箱子。那人走后,我打開一看,不得了哦,滿滿一箱子錢,都是百元大鈔,少說也有幾十萬呢。
  老實趕忙說:那錢動不得,你可千萬別動。我這就趕回去。
  老實叫上辦公室李主任,要了一輛車,直接返市回家。到家后,見箱子還擺在茶幾上,老實問朱秋娟:這錢沒動過吧?朱秋娟說:我嚇都嚇死了,哪里還敢動,連摸都沒摸一下。老實和李主任一起清點了下數目,整整50萬元。然后,原樣裝好。
  老實對朱秋娟說:你把事情經過給李主任講一遍。老李,你記一下。看是把這錢交到檢察院或是紀委。
  李主任說:柳局長,我看嫂子先別說了,你直接打電話給紀委,讓他們現在就派人來你家,嫂子再把情況直接告訴紀委,讓他們去處理。這樣既減少麻煩,又尊重了上級。你看行不?
  老實一聽,便點頭說好,立即給市紀委打了電話……
  老實返回局里,粟偉已在辦公室等著。見老實回來,粟偉忙迎上前來說:柳局長,可回過家了?你看,我都與劉縣長簽過合同了;是不是就不用再投標了?
  老實說:我可是給了你機會的。但你不珍惜。我也沒辦法了。實話告訴你,你送去我家里的那50萬元,已經被市紀委拿去了。有什么話,你自己去紀委說吧。
  剛說著,縣檢察院的兩名檢察官走了進來,一眼便看到了粟偉,其中一人便說到:粟老板,我們正到處找你,沒想到你竟又到柳局長這里來作客了。我看你什么也別說了,跟我們走吧。
  粟偉愣的一下便焉了,兩眼直直地盯著老實,心有不甘地說:沒想到,你這人還真不按游戲規矩出牌……
  不幾天,傳來消息說,粟偉因行賄罪被批準逮捕;同時,因他檢舉劉副縣長受賄又立了功。而此時的東城片區拆遷工程已開始有條不紊地順利進行。
  (八)
  遠離這座城市后,便沒有了老實的消息。時隔六年,今年中秋回到故土,去老實家串門,老實沒回家。與朱秋娟的閑聊中得知,老實繼東城片區改建項目峻工后,恰逢郊縣換屆選舉;最初上級確定的縣政府班子候選名單上,并沒有老實;但有超過了67%的人大代表在候選名單上添上了老實的名字,老實便在民望之下當選了副縣長。這個結果,是老實事先沒有料到的;也是組織部門所沒有想到的。
  老實當選副縣長后,仍就分管著城建口;在后來的新城開發建設中,老實以憨厚的作風,維護了城市建設中的一片凈土,受到上級領導和百姓的交口稱贊。今年5月,老實已被破格提升到了縣委書記的崗位。
  朱秋娟說,沒想到老實的仕途會這么順利;當初只希望以他近似于癡呆的憨厚秉性,別惹麻煩就行;沒想到他竟然將官做得那么好。這是很多人窮其畢生精力而追求,也難如愿的結果。老實這一生,值了。
  寫完這個故事,本想去老實工作的郊縣看看,但因種種原因終沒有成行。于是,我想好人終會有好報!也算是我給老實的由衷祝福吧。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精華:西部井水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雁過長空

下一篇: 《 一夫兩妻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老實人自有老實人的福氣,這是一句俗話。小說主人公柳老實就是因為人本分老實厚道,而收獲了甜蜜的愛情并且還因此當上了官,還因為老老實實當官,老老實實為百姓辦事,不但遠離了從當官到坐牢的怪圈,還又升了官。這在現實生活中是不多見的,但卻是人們所盼望的,盼望我們的父母官們個個都清正廉潔,執政為民,不以權謀私,不貪污腐敗。一篇正能量的小說,為主人公點贊,為老胡點贊!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4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古月銀河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