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冷吟同題】冷吟

作者:寄北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9-11-05   點擊:


  1998年春天,新婚不久的我住在安村。
  因為一個不大不小的手術,那個春天,為了鍛煉病后的虛弱,我盡量堅持每天爬山。不過,只有十分鐘左右且鋪有石級的山路也許不能稱之為爬山。
  山頂的寺院是80年代村民們在原有的舊址上重建而成,墻黃瓦紅,花木扶疏,看上去挺煞有其事。寺名與山同名,山叫鐵山,寺就叫鐵山寺。
  寺前有六角亭,亭頂內側六個面繪有三英戰呂布,桃源三結義,劉備孫尚香新婚等五組畫,第六面是小篆的《桃花源記》。
  我極少進寺院,通常六角亭是終點。
  冷婆婆在寺院里做飯打掃,兼管花草香燭之類。
  她總是把我叫成春香,更正了幾次后,這老太太仍然無法把香換成央,我只好順其自然。春香是戲文里喜歡幫小姐出餿主意的丫環,這樣的名字對于她來說肯定比春央更容易上口。
  越過時間的塵霧,老太太其實有個好聽的名字:冷吟。當我看過老太太堅難地在臺階上劃下她的名字時,我驚奇道,冷婆婆你的名字太特別了!老太太豁著牙很高興,據她爹講,原先她叫菊花,某年春天她忽然得了怪病,整天昏睡不醒,有一過路的郎中給她喝了三天烏漆麻黑的藥汁后就好了。
  我無法知道村莊那盞昏暗的燈下,那名消失于時間長河的郎中,在燈盞所擺下的暖景里想起了什么?因而改了一名異鄉女孩的名字。
  也無法告訴冷婆婆,她的名字冷吟,紅樓夢中的賈寶玉在秋光里,為他虛構中的菊花寫的中有一句:冷吟秋色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要跟老太太說清這個,估計比更正春香更難,不說也罷。
  寺里并沒有正規的僧人,平時幾個村里年歲已經有了說服力的老人在管理,他們有時住寺里,有時下山回家含飴弄孫。鐘聲木魚聲也就隨心所欲。
  附近有人來做法事之類,會有幾名和尚前來,說是某寺院借請的,不過一些膽大妄為的村民猜測是由陌生人剃掉頭發假扮的,他們說誰曉得呢做法事的只要財錢到功德到就行了嘖嘖阿彌佗佛啊。
  有一天,冷婆婆在六角涼亭里剝豆角與我講,她的小烏不見了。小烏是她的狗,已經很老有了白內障我曾建議可以叫老烏了。
  冷婆婆說她找遍了寺里寺外,山上山下,村頭村尾。我說,會不會跟隨陌生人走遠了,因年老體衰找不到回來的路。
  冷婆婆搖搖頭,忽然壓低嗓音,她懷疑小烏被前幾天剛住進來的一對老姊妹給禍害了。
  老太太隨后擺出了理由,小烏不喜歡她們,一見她們就吠個不停。我說這是小烏老了又加上她們是陌生人所以才會叫吧。
  冷婆婆示意讓她講完。她說這不是主要原因,而是那天早上她一說小烏不見了,那妹妹就主動說起她昨晚夢見我的小烏追一只貓到竹林去了。
  不等我開口,冷婆婆說竹林她也找了,當然沒有。而且她們還姓花。我奇道,姓花就得偷狗?午婆婆就咯咯笑起來:這個倒不是,但姓花的聽起來喜歡偷狗,比如花和尚。我說花和尚不姓花人家姓魯。
  晚飯時與婆婆說起,婆婆立即嗔責道,這個冷婆子,又來東拉西扯亂堆死念了,以前住村里時就老說別人偷她的雞啊鴨啊鵝啊貓狗什么的,搞得左鄰右舍都不敢去她屋里,連門口都繞著走……。
  最后公公與婆婆一起囑我別聽她胡七八纏,一只老狗別人禍害去做什么用。
  春天多雨。我連續幾天沒有出門,在樓上看書或立窗前看屋外池塘里的鴨子立在洗衣石上發呆,村莊寂靜無人。書上也是寂靜的世界,一些地址處于雨水之中。光線與花枝構建的村莊,月光與桃花一起飄落。
  冷婆婆在山腰上攔住我,滿眶淚水說小烏找到了不是在竹林里而是埋在葡萄架下不知被哪個天殺的給弄死了小烏啊跟了她十五年了比誰都親啊這下怎么辦啊我這孤苦伶仃的老太婆還有人要不放過啊……。
  連在一起的話語是深巷兩旁的窗戶紛紛打開又合上,那么長的巷子啊越走越深沒有盡頭使人疲備不堪泥足深陷雙眼緊閉不能睜開。
  一聲狗吠聲救了我,睜開雙眼,雨水掛在屋外明亮似誰種下的光線抽枝長葉終于爬到了窗前,夢中冷婆婆那冗長而乏味地哭訴聲被攔阻于這個夾雜著雨聲的午后。
  幾天后,雨歇晴好,春風十里,花香襲人。我也恢復了爬山習慣。
  冷婆婆一見我就高興道,小烏回來了。我說哪找到的?她有點難為情地道,還是在竹林里,是送水的老顧找回來的,說是被一條老藤給纏住快斷氣了。接著她又辯解道,我人老眼花,這小烏也不曉得叫幾聲,那我怎么找得到嘛,阿彌佗佛啊。
  她又忽然壓低聲音道,那個妹妹好多天沒見到了,那姐姐說妹妹在屋里睡覺,但我一眼就看出她在編謊。我說睡覺也可能,這幾天我在家里就老是白天睡大覺困得很。
  冷婆婆并不解釋,而是直接用她所認為的“事實”擺出來回駁我的置疑。這老太太,竟然十分肯定地認為那妹妹拿了寺院里的某樣物品溜走了。
  我懶得接招,看著山下安村的房舍,它們是倒扣的書脊睡滿了做夢的魚。然后惡作劇般說,不會是拿了寺里的木魚吧。
  冷婆婆恍然大悟:肯定是木魚,果然好幾天沒看見了。說完她就急匆匆進了寺再沒出來。
  山風輕輕吹拂,空無一人的山中景象猶似夢中之境,虛幻擾人。
  第二天,我未達六角亭,冷婆婆已經立在那里向我招手:春香啊,木魚被我找到了,原來滾到香案下去了。我插著腰微微喘氣:冷婆婆啊,以后不要老是這樣亂猜嘛,你這真是冤枉死人哪。
  老太太像個孩子那樣不好意思地笑起來。等我到了亭里,她又故伎重演壓低嗓子:可是那個妹妹真真幾天不見了。我揮揮手,不見就不見,你老管她做什么?那些做法事的和尚還沒有借到?
  我的態度使冷婆婆感到了我的不耐煩,所以,那天我們不再像往常那樣,東拉西扯有一搭沒一搭地閑話。
  我低首翻閱隨身帶來的《酉陽雜俎》,冷婆婆則一聲不吭地削她的土豆。看不見的情緒猶如漫長雨季里逐漸沉重的布帛垂下來,滿屋幽暗,物人難分。
  臨下山時,我明顯求和的口氣:削這么多土豆幾天都吃不完吧。冷婆婆堵氣道怎么吃不完!明天和尚們就來了。
  重歸于好的氣氛中,我延遲了告別的時間,不出幾分鐘,冷婆婆還是忍不住談到了那名失蹤的妹妹。
  她說她夢到那妹妹坐在葡萄架下向她招手,可是一過去,那妹妹就不見了。冷婆婆堅信是菩薩托夢給她,有古怪。
  我說,鐵山寺里真有葡葡架?冷婆婆說,有,就在她窗外。
  我并沒有提及自己夢到葡萄架的事,無疑這種巧合會引起冷婆婆更大團麻線般纏繞的胡思亂想。而且我更相信葡萄架肯定曾在平日的談話中出現過,只不過我給忘記了。
  不過,我也承認這種難以描述的奇異之事使我欲罷不能。所以,我隨冷婆婆進了鐵山寺。
  葡萄架并無出奇之處。地上布滿了碎影,微風拂動寂靜晃人。
  當我看著冷婆婆揮出第一鋤,才意識到刨開葡萄架下的泥土是我由來已久的一個模糊念頭,現在不過是水到渠成罷了。
  因此,當我看到一雙穿著布鞋的腳時,用盡力氣發出了尖叫聲。
  寺院的側門被撞開,我的鄰居水伯握著一根扁擔,驚魂未定地站在那里(后來才知道那幾天輪到他送水)。
  看到我們后,水伯立即氣急敗壞地吼道:冷婆子!你又在瘋什么癲,整天在葡萄架下埋東西挖東西,你看看花家老姊妹被你搞得都不想在鐵山寺做法事了。
  隨著水伯的手指方向,我看到那對存在于敘述中的花家姊妹,正在一扇窗后委屈而無故地看著我們。
  事實上,那雙被我誤以為謀殺案中的腳其實只是剛露出部份鞋尖的一對布鞋。
  那一聲發自驚嚇中的尖叫聲幾乎消耗了我所有的體力,病后的虛弱使我頭昏眼花,春陽溫暖細膩,一切事物看上去似乎皆是光線的產物,猶如一個巨大的夢境。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精華:下寨龍池  推薦:下寨龍池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苦難

下一篇: 《 【冷吟同題】冷劍吟情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故事中所描寫的事情,說平常也平常,說怪異也怪異,介乎于似夢非夢之間。也許是像冷婆子這樣多疑的人容易看到異常,像“我”這樣病后體虛的人容易神志恍惚,但覺上的真真假假,只是我們看問題的角度和心境不同而已。“我”隨身帶著的怪志小說《酉陽雜俎》,也許是最好的答案。

短篇小說主編   下寨龍池:
讀著小說腦中老浮現曾經看過的恐怖片的場景,特別是到最后,將驚悚帶到高潮。冷清的山,一個叫冷吟老媼獨居在寂靜的小寺廟里,從我一個外人的視角帶讀者認識了冷吟。冷吟其實是個孤獨的老太太,她渴望與人交流,所以編出這樣那樣的故事來慰祭自己孤獨的內心。這是現代流派的寫法,刻畫人物的精神世界,不知這樣理解的對不對。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15

  • 簾外落花

    文字讀起來有強烈美感。

    21天前

    回復

  • 冷吟

    幸好,冷婆婆沒死也沒瘋

    32天前

    回復

    • 寄北

      @冷吟 冷吟瘋了是一個梗么

      31天前

      回復

  • 雨打月光

    美女!這圖好看唄

    36天前

    回復

    • 寄北

      @雨打月光 美女!這圖網上哪

      35天前

      回復

  • 寄北

    敬請各評委知曉:這篇大部分是舊字,舊文增改而成,所以算支持貼,請剔除評定之外。

    36天前

    回復

  • 粒兒

    哈哈~幸虧我刷新了,不然也要撞車!

    37天前

    回復

    • 寄北

      @粒兒 辛苦辛苦,抱拳請茶

      36天前

      回復

  • 吟湄

    冷婆婆出來!

    37天前

    回復

    • 寄北

      @吟湄 原先構想的是冷伯和吟兒,小鎮茶館的冷伯和女孩吟兒,這吟兒的大名是吟湄。但是最近事兒多,所以先藏著,總有一天他們會出現的哈哈。

      36天前

      回復

    • 吟湄

      @寄北 我等到

      36天前

      回復

  • 西部井水

    我也寫了一個姓冷的人,但不是女人。對不住了,冷姓的朋友們,為什么不姓熱呢?

    37天前

    回復

    • 寄北

      @西部井水 冷姓很酷,可以按插很多人物,很期待井水先生的冷吟。看茶

      36天前

      回復

  • 下寨龍池

    撞車了。

    37天前

    回復

    • 寄北

      @下寨龍池 主編們辛苦,這邊抱拳,看茶

      36天前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