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散文 > 情感散文

傷心的時節——清明雨

作者:瀏覽江山    授權級別:A    精華文章    2019-11-17   點擊:


  往事像一潭池水,泛著淡淡的漣漪,像一根線,牽一發而動全身。多么清冷的時節啊!烏云滾滾,涼風颼颼,岸柳低垂,杏花帶雨,桃紅落英,不知今宵是何年。
  風,你有力量嗎?你撩起我的頭發,為何不將那“剪不斷,理還亂”的愁緒帶走?你呼嘯山莊,似陣陣哀鳴,吹得埋藏在心中的愁讓人揪心。
  雨,如期而至。大別山仿佛有了這雨,清明才更能顯得出它的慘淡悲涼。是清明成全了這場透心雨,更是這紛紜復雜的雨洗滌了大別山,這座山卻又襯托了清明。
  雨,你下大點吧,伴我淚飛,傾天而降,沖刷陰陽界,洗盡人間惆悵。你讓我走,讓我走到天涯地角,去尋找那經年失久的父愛,送我這愁眉斷腸的人回到父親的身邊。
  春去春又回,此時春意盎然,草木皆可復蘇,緣何父親卻長眠于地下不醒?世界萬物都在悄然發生著變化,唯有那經天緯地的父子親情,是不會隨著萬物變化而灰飛煙滅。我期盼著清明節來臨,藉以與父親團聚,可這種團聚,又何嘗不是心靈上的一種傷痛。
  父親,長眠于地下已多年。這是自然規律,但是,父愛,卻使我終身難以割舍。冰涼的墓碑告訴我,我們已經陰陽兩隔。時光匆匆,歲月流逝,轉眼間父親已離開我60年。
  記得,曾經的我,朦朦朧朧,年小無知。不懂得“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含義,等到長大成人后我有了子孫,方才體會到育兒不易,含辛茹苦,知道“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卻為時已晚,抱憾終生。
  在這個清明里,我心潮翻騰,深深地記得父親離開人間的那一刻,他沒有呻吟,只給母親留下一句“一定要將金安帶大!”的臨終遺言,安然地離開了我們,父親拉著我的手,慢慢地閉上了眼睛,直到他的手沒有了溫度,變得冰冷。那一刻我真的無法接受,感覺到撕心裂肺的痛,我知道從此不滿10歲的我便成了沒爹的孩子,頓時心灰意冷,趴在地下嚎啕大哭!那是一份怎樣的不舍!生死別離,肝腸寸斷,那一幕便成了父親在世留給我最后一面的定格,永恒。我知道每個人都要經歷這一天,而每個人都不能面對這一天。
  父親生于清宣統三年農歷三月初八日亥時(即:公元一九一一年四月六日十一時)。也就是這一年,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成功,大清王朝宣統帝退位,從此宣告中國數千年的封建帝制結束,中國開始走向軍閥混戰的所謂“共和”的漫長時期。
  祖父是位清末秀才。父在我祖父的潛移默化中從小就天資聰明,勤奮好學,博聞強記。他性格溫和,沉默寡言,據此祖父為他取乳名:言之。又因他身弱體薄,取冊名長年,字九如(父成年后采用九如為常用名)。父出生時祖母年歲已大,沒有乳汁加之祖父忙于生意無暇顧及,半歲時就將他送本街南頭經營飯店的鄰居易重洋母親寄養,至六歲才被接回,開始父極不適應且與兄姐不太合群。祖父為他聘請一位姓楊的晚清老秀才為他執導家教,讓大姑媽陪讀,父記憶超群,楊老先生常常為他加課。年屆十二歲父就讀完四書五經和《論語》并練就一手好毛筆字,其時,社會正興起“洋學”,祖父就送他到遠在六十里外的筆架山學校(今安徽省金寨縣境地)就讀。
  因與兄姐們接觸少,父親回家后兄姐常不理他,甚至認為他是野孩子,常常欺侮他,父親就獨自跑到劉家后樓與姑娘媳婦玩耍。封建社會的大家女性通常都住在樓上,不與外人接觸,嚴遵男女有別之規。她們見父親聰明可愛,于是便教他描花繡朵,裁縫各類款式衣裳。因此父親成人后擁有一手針線和服裝設計絕活,令世人深贊。又因長時期與女性接觸,潛移默化,導致父親性格溫和,文雅。他一身書生意氣十足,從不講粗話,臟話,更不會與人特別是年輕女性開玩笑。
  中華民國十五年(即;公元一九二六年)秋,父親根據個人專長以優異成績考取安徽省六安市美藝專科學校。一九二七年“潢麻起義”,學生鬧學潮,罷課。國民黨實施鎮壓政策并逮捕大量學生和老師,六安美藝專科學校被迫停課,父親只得輟學返家隨父改行學醫。父聰明伶俐,在醫學理論和臨床診斷中刻苦鉆研,充分發揮他的非凡天才,醫學造詣很深,閑情逸致時也常在祖父的指導下練習書法和國畫。
  中華民國二十四年(即一九三五年)春,經父親一位遠房兄長劉益清介紹,在本鄉大孤山找到一位山農羅天友的女兒,待嫁待閨,叫羅國枝,一個不識字的小腳女人,比父親小四歲。她,就是我的生母。
  婚后,父母和睦相處,幸福美滿。父隨祖父在外出診,母親伴祖母在家守店抓藥。美中不足的是母親早產四胎女嬰均不幸夭折,直到一九四二年大姐守芳,一九四五年二姐守華,一九四七年我,姐弟三人的先后出世,父母方得以寬心。
  一九三一年,參加紅軍的大伯,二伯,二大娘相繼被張國燾殺害,祖父遭連續打擊從此萎靡不振,臥床不起,祖父謝世后,父親將大孝轉至祖母身上,傾身奉獻愛心。其時,祖母已經偏癱,父終日送水喂飯,晝夜為其穿脫服伺。每逢寒冬,祖母睡前父親先為祖母暖被窩,早晨為祖母暖內衣。一九三九年冬,祖母生命垂危,父心急如焚,竟仿效二十四孝“剜肉救母”的故事,沐浴更衣,焚香,虔誠祈禱后,用剪刀鉸下自己的左臂肌肉一塊,兌雞湯煎煮喂母,以報生育養育之恩。精誠所至,金為石開,祖母居然奇跡般的轉危為安并延壽六年。此樁催人淚下的感人事跡,在社會傳為佳話且流傳至今。
  爾后,家庭重擔歷史性地落在父親的身上。父拖著瘦弱的身體常跋山涉水,風雨兼程,出診看病,一日,強渡兩河口,被山洪卷走三十多米,幸遇鄧樓農民王光寬奮力相救方死里逃生,為感恩知遇,后父親拎著重禮帶著二姐守芳拜王為干父,從此兩家結為親戚,交往頻繁。因積勞成疾,父親不幸染上肺結核,晝夜咳嗽且痰中帶血,低燒不退,從此病魔纏身。
  父親雖性格溫和但是他卻又是一位有骨氣,堅持原則的人。在長夜難明,硝煙彌漫,炮火紛飛地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日日夜夜里,父親以其精湛的技術為立煌(今金寨縣),商城,固始的黎民百姓和疆場將士救死扶傷,可謂藥到病除,妙手回春。一九四七年秋和一九四八年春,國民黨第七十五師師長戴民權,大別山剿匪游擊司令張天河慕名曾先后聘請父親為軍醫,均被父親婉言拒絕。父視功名利祿如過眼煙云,發誓終身不染政治,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父親也是位膽小怕事,謹小慎微之人。一九四九年春,父親岀診由南鄉(黃土嶺)返家,途中遇一站崗兵,盤查時見父親鑲有一顆假牙(舊社會叫金牙),懷疑父親是敵特,不分皂白將父親捆綁,父不敢爭辯嚇得魂不附體。恰巧被三個過路群眾撞見,大伙齊聲叫喊:“我們都能證明,他是個好人,是行醫的劉先生,還不快點放他”!父雖逃過這一劫,回到家里卻忍痛用稱砣將那顆假牙敲掉,流淌很多血,導致后來發炎濃腫很長時期,不能吃飯,母親心急火燎,束手無策。父親終身講究儀表,遺憾的是老人至壽終,我見到躺在病榻中的他,潔白整齊的牙齒內還殘留一顆頜洞。
  解放后,縣政府衛生科根據上級精神,著手組建鄉級衛生院。經考核,確認我父親有醫生執業資格,縣里人就任命父親為蘇仙石衛生院首屆院長。
  我上一年級時,學校有《小朋友》連環畫報,最吸引我,于是它派上了用場。這一年學校開展演講比賽,我有幸被推為班級選手,我運用《小朋友》里面的一個“小姑娘澆花”的故事,充分發揮我的想象力和口才,在競賽大會上旁若無人,夸夸其談,想不到竟然榮獲學校特等獎。頒獎大會學校邀請部分學生家長參加,作為一位知名度極高的醫生,父親被列入嘉賓席,當我上臺領獎時與臺上的父親對視著,我看到微笑中的父親一雙愛憫的,期望的眼睛,多少年來,我總是感到這雙愛憐,鼓勵,期盼的眼睛一直在看著我,直到現在。頒獎后老師還特意讓我獨唱了一首《二月里來》,這令父親興奮不已,將我攬入懷中,親了又親。爾后,逢人就夸講:“我做夢也未想到,俺這孩子不但考試得一百分還能自編自講,得了特等獎,這么小還敢登臺獨唱,不簡單啊!”夸獎得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
  晚年,父親的老病日益加重,食少事繁,不斷高燒,晝夜咳嗽并且痰中帶血。為養家糊口,為盡量滿足患者要求,父強打精神帶病岀診。在他身力已經極端透支無法起床走動的情況下,鄉民自愿用轎子接送。
  父親熱衷于慈善和公益事業。解放后,街道,機關學校墻壁上《熱愛和平》,《江山如此多嬌》等巨幅彩色宣傳畫均出自他的手筆。逢年過節或者盛大會典,凡文藝演岀均由父親親自執導排練,扎花布景。父親還多次帶頭捐款倡導修路,架西河灣木頭橋,維修下樓迎水寺,籌辦南廟,下廟廟會和五月十八日蘇仙石交流大會。
  解放戰爭時蘇仙石來了一位落難老人,叫陳世忠,衣不遮身,瘡痍滿目,氣息奄奄,據說是被國民黨拋棄的老兵,借巷子口權作棲身之處。眾街鄰怕他死于此地,一致攆他走。父聞訊后動了惻隱之心,他挺身而出,力排眾議,認老人為義父,從此養老送終至三年。老人死后,父為其選墳地,購置高質彬木棺槨并親自披麻戴孝,打招魂幡,頂棺下墓,視自己為老人嫡生子。
  父親才華橫溢,多才多藝。他生逢多事之秋,含淚送別了我祖父,袓母,大伯,二伯,二大娘,丁母。艱難地度過了國內革命戰爭,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終于活到了解放。建國之初,他帶頭捐資組建蘇仙石鄉衛生院并任首屆院長。他的代表作國畫《梅》《江山如此多嬌》《明月松間照》,書法《滿江紅》《念奴嬌》,曾多次在省會參展獲獎。還光榮的成為河南省書協,畫協,衛生協會會員。父此時躊躇滿志,在與妻子兒女話燈前時,父興奮之情溢于言表。
  父親的書畫遺作近百幅,不幸在那個餓死人的“信陽事件”時期被丟失,那時,我年幼無知,不懂其珍貴,終于鑄成千古憾事!
  在一個烏云密布,雨雪交加,陰風慘慘的日子里,我獨自到街北頭玩,看外來運貨的手推獨輪車,正看得岀神,突然,三姐大驚失色的呼喊我:“老弟,快回。俺爸喊你的名字”!我預感不妙,當我一口氣跑回時,家中已亂成一團,我長久以來最害怕最擔心的事剎那間就要發生。我大聲地喊著:“爸呀!爸啊...”撲到父親的床前,我見到父親蠟黃的臉上布滿皺紋,半合的眼睛已經失去光輝。稍許,父親又恢復清醒,打手勢讓我為他點燃一支煙,吸了一口,頓時,屋里人都松了一口氣,唯四伯劉定遠先生(守議父親)卻堅持說:“這不是好預兆,屬回光返照”。大伙都屏著氣觀察著父親,忽然,父親伸手又用低微的聲音喊我,當我貼近他時,他用盡全力緊緊地握著我的一雙小手......
  父親慢慢閉上的是一雙慈祥的,難以割舍的眼睛,緩緩流出的是一大顆淚珠!
  頃刻,我天昏地暗。我知道失去父親對我意味著什么。我哭死哭活不準人們將父親抬下地鋪,怎奈何得那些身材魁梧的大人們?我爬著又撲向被抬在地鋪的父親,死死的抱著父親的頭一邊哭,喊:“爸”!一邊搖晃著他,總想給他喊醒。我哭著喊:“爸呀,你醒醒。我以后不拐(調皮)了,保證聽你的話,再不下河玩水了,也不找你要錢了,我要好好上學”!哭聲,感動前來探望的人們一片憐憫的同情淚水。
  晚上,母親用哭啞了的聲音低沉的跟我說:“記住,今天的日子是你爸離開俺們娘兒的忌日,長大后千萬別忘掉”。于是我抹著紅腫的眼睛翻看父親親手買來的黃歷;這一銘心刻骨的日子是:丙申年己酉冬月初七日巳時。即公元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八日十時。
  古人云父愛如山,山是無言的,父愛也是無言的,它體現在父親對我無微不至的愛憐中,體現在父親的沉默寡言中,體現在父親的眼睛中。父親,今生能做你的兒子是我的驕傲!我祈求來生還做你的兒子。雖然病魔奪走了你的生命,你的愛卻無處不在,那是一種無言的沉默,一種深沉的蘊含。正如冰心老人所說:“父愛是沉默的,如果你感覺到了那就不是父愛了!”父親,你就這樣永遠的沉默了,你的生命定格在45歲。
  時值清明,兒行文祭奠,寄托對父親的哀思,對故人的懷念。一座墓碑,一束鮮花,一刀紙錢,一段記憶,一串傷痛。清明的風,是兒子對你的呼喚;清明的雨,是兒子思念你的淚水!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審核編輯:渭雨輕塵   精華:渭雨輕塵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冷吟同題】又遇“冷吟”

下一篇: 《 冬秋如雪

編者按:
散文副主編   渭雨輕塵:
才45歲就走了,確實太早了。父慈子孝,感人至深。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9

  • 相也

    散文感人至深。你父造:辛亥  壬辰  丙午  己亥。七煞格,用傷官制煞,煞者,鬼病也,傷官者,制煞之神也,從醫好文,如命。丁亥運丙申年,丙火照命,七煞壬水克火,火金兩傷,五行為肺心之疾。忌日為丙申年辛丑月庚辰日辛巳時,一派金局助煞攻身,可見肺經之重。非己酉月,酉月為八月。更正之。

    20天前

    回復

  • 風起刀落

    問候朋友

    23天前

    回復

  • 舒晴曼妙

    23天前

    回復

  • 渭雨輕塵

    先生年事已高,當多多珍重。文中數處別字,已經做了修改。另外文中“父”和“父親”經常交替使用,感覺不夠順暢,如能統一則效果更佳。

    23天前

    回復

    • 瀏覽江山

      @渭雨輕塵 記住了,謝謝渭雨輕塵老師的教誨和加精。在下幼年喪父,初中肄業,才疏學淺,拙文是閑來習作,僅為愛好卻力不從心。

      22天前

      回復

    • 渭雨輕塵

      @瀏覽江山 先生過謙了。來到這里的,基本上都是文學愛好者。結伴文學,慰藉心靈,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22天前

      回復

    • 瀏覽江山

      @渭雨輕塵 謹遵君言,祈望多多指教。

      20天前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瀏覽江山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