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猜 疑

作者:古月銀河    授權級別:A    編輯推薦    2019-11-24   點擊:


  瓢潑似的大雨,宛若在與這個春天告別。告別就告別吧,干嘛弄得又是風又是嚷的,跟村西頭鬧死了男人的怨婦油菜花一般,攪得天地人心都不得安寧。大雨瀝瀝澇澇淋漓盡致地沖涮著存積了一個季度的塵埃,卻無法洗脫梁才勇心中無名的煩躁。
  這狗日的天氣,盡與人著對。開不了工,爹娘老婆就得喝西北風。梁才勇心里暗罵著。勇娃子,喝酒去。四子喊著。來了。梁才勇答應著,一溜小跑輦上去。幾個工友在老何用幾塊木板鐵皮混搭起的簡易酒肆里,叫了一斤老白干,就著一碟花生米、一碟豆腐干喝著閑酒。
  興才,你老婆肚子是不是又大了?四子逗著興才。嗨,我那婆娘的肚子,就他媽是個窯洞子,一不注意又懷崽了,煩人著呢。興才答道。四子又調侃起,勇娃子,你看人家興才,一槍一個準。你是打的空包彈?還是歪把子?
  梁才勇斜了眼四子,老子不高興,行不行!四子譏笑說,行呢,那干嘛成天逼著虎頭叫你干爹?興才忙打圓場說,四子別哪壺不開提那壺。勇娃子是和老婆還想玩幾年。沒看人家城里的夫妻,不忙要崽的多著啦。那能象我,一下就拖出幾個,尿片奶粉都搞不贏,婆娘叫,崽子吼,弄得頭都大了。
  梁才勇瞪著興才問,煩了?興才說,有點。梁才勇說,真的?那送個崽我給你養?興才斜著眼說,真想要?梁才勇點點頭。興才卻慢慢地揺著頭說,這可不敢個人做主,得先問問我那婆娘。
  正說著,梁才勇電話響了,一看是母親,忙說,媽,啥事?媽說,大好事。秀秀懷孕了。梁才勇一愣,媽,你說啥?媽大聲說,秀秀懷孕了。哈哈哈,我老婆懷孕了。興才,你那崽我不要了。梁才勇大笑著說,今天我請客,來,喝!喝!喝個一醉方休!
  真是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梁才勇想自己與陳秀秀結婚都六七年了,秀秀的肚子始終不見動靜。弄得每次回家,爹娘都會嘮叨個不停,還常受工友們譏笑。這下好了,秀秀懷孕,瞬間的感覺自己腰桿也直了。奶奶的,這場雨還真是及時雨呢。
  ?
  受過夏日的煉獄,金黃的秋色掛滿了豐碩沉甸的果實。陳秀秀生產了。正如梁才勇及爹娘所期盼,生了個大胖小子。一家人歡天喜地的興奮,比過年還高興。梁才勇給崽取名叫浩兒。在家服侍老婆和崽,一晃就到過年了。因為多了個崽,這年過的比以往任何年都熱鬧。
  一天,陳秀秀的表哥袁濤來串門,抱著浩兒說,這崽長的真秀氣,水靈靈的眉細臉潤,將來一定是文曲星。恰巧,油菜花過路聽見,就說,濤子,你咋看誰都和你一樣的假斯文偽君子模樣。濤子說,去,去,什么話到了你嘴里都變味烤糊了。油菜花說,說說嘛,又不是你的崽,你招什么急。
  濤子與陳秀秀當年戀愛過。秀秀父母因濤子一副白面書生樣,既不會農活,也沒體力掙錢,死活不同意。濤子一怒之下,離開秀秀去外面闖蕩了。秀秀二年得不到濤子音訊,在父母撮合下最終嫁給了梁才勇。去年,濤子在外學了一手修鎖配鑰匙的手藝,掙了幾個錢,回家準備娶秀秀,到家才知秀秀已嫁人。不知濤子是舊情難忘?或是在外漂泊夠了?反正沒再外出,而是就近在縣城里擺了個攤,隔三叉五總會回村去看看秀秀。
  ?
  春節一過,梁才勇又外出打工了。一次與同鄉喝酒時,四子已有些醉悥,繼續要與梁才勇干。梁才勇說,你娃都醉了,還干個啥。四子說,我沒醉,不信,我還可以背出油菜花說的原話。梁才勇問,油菜花說什么了?四子說,她說,浩兒不是你的種,是濤子的。梁才勇大怒說,你他媽的混蛋!油菜花那騷貨的話也相信?四子說,你傻呀,秀秀幾年都不懷崽,濤子一回來她就懷崽了。梁才勇只覺天旋地轉,拂手一揮,滿桌盤碟盡數滾落一地。四子嚇得再不敢吭聲。
  梁才勇在郁郁悶悶中度過了些日子,轉眼到了浩兒的周歲。陳秀秀讓梁才勇回家,為浩兒辦場周歲酒。酒宴上,鄉鄰們逗著浩兒說,看這崽白凈細肉的,怎么一點不象勇娃子的濃眉大眼。秀秀笑著說,這就對了,我家浩兒將來是文曲星,會讀書弄墨的,怎能象他爹三大五粗地只能干粗活。梁才勇一聽,鬼火立即上涌出來吼道,先人板板,老子三大五粗怎么了?你還不是嫁來了。這龜兒子到底是誰的種?給老子說清楚,不然,老子跟你沒完。秀秀一怔,旋即怒道,你胡說什么酒話?人家這不是開玩笑嘛。梁才勇也兇道,什么開玩笑。你自己看這龜兒子哪里象老子?你以為別人都不知道你干了啥事?我梁家的種,咋會象這龜兒子賊頭灰面的。說完,一巴掌搧了上去,秀秀猝不及防挨了一掌后,看梁才勇當真了,淚即涌下道,你個沒良心的,不相信可以去做親子鑒定呢。說著,丟下浩兒,氣憤地掩面進屋躲了起來。梁才勇想,鑒定就鑒定,老子明天就帶這龜兒子去鑒定,看看到底是誰的種!
  ?
  第二天,梁才勇帶著浩兒去市里作了基因采集,等待親子鑒定結果。過了幾天,梁才勇去市里拿回鑒定報告,只見報告結論寫著:不支持生物學上的親子關系。梁才勇帶著報告怒沖沖地回到家,將報告摔在秀秀面前恨恨地說,你這個賤貨,干的好事,自己看看吧。秀秀一看報告也傻了眼,哭天抹淚地說,冤枉呀,浩兒真是你的!我從沒干對不起你的任何事。報告怎會這樣?梁才勇惱羞道,到這個時候你還喊冤?老實說,崽是不是濤子的種?老子現在就去宰了他!秀秀忙拉著梁才勇道,請你相信我,浩兒真是你的。我和濤子也沒任何關系。梁才勇盯著報告,哪還聽得進解釋,說,你滾吧,從此別再踏進我梁家門。
  秀秀被逐回了娘家。幾天后,梁才勇去秀秀娘家找秀秀一塊去辦離婚手續,進屋就見秀秀與濤子正說話來著,不禁怒火上涌吼道,先人板板的,你這狗男狗女,這還沒離婚啦,就迫不及待地偷雞摸狗起來了。說罷,上前一巴掌煽向秀秀,再緊接著一拳砸向濤子。濤子一邊罵梁才勇混帳東西,一邊不甘示弱地與梁才勇扭打在一起。一會兒功夫,左鄰右舍涌出一大堆人,圍在屋前看熱鬧。有詢問為啥的,也有說秀秀偷情被逮了個正著的。秀秀哭喊著阻勸不了兩個男人,又聽鄉鄰如此議論,突然沖進里屋抓起一瓶農藥出來,吼道,梁才勇,我以死來向你證明我的清白吧!說著,一仰脖子就咕嚕咕嚕喝下了整瓶農藥。梁才勇和濤子同時被秀秀的舉止嚇呆了。濤子先反應過來,朝梁才勇大吼一聲,你個混球,還不快救人!梁才勇一愣,人命關天啊!哪還顧得還未散盡的紛爭,急忙橫身抱起已無生存意識的秀秀沖出門外,一路向鎮衛生院奔去。到衛生院醫生趕緊對秀秀進行了洗胃等急救。梁才勇在急診室外焦急不安地等待著,心里卻在想,難道真冤枉了秀秀?值得她以死抗掙!可鑒定報告明確浩兒與自己不存在親子關系,又是怎么回事?這時,濤子也趕來了,見梁才勇仍是疑惑未定,說,你要真不放心,讓我與浩兒也做一次鑒定。梁才勇瞪著濤子說,你敢去做鑒定?濤子肯定地點頭說,為啥不敢?我和秀秀清白著啦。梁才勇看濤子語氣堅決,不僅對自己的猜疑產生了懷疑,卻又無法徹底抹去心中的疑慮,便喃喃地說,做做也好。
  很快,浩兒與濤子的親子鑒定結果出來了,與梁才勇的鑒定結果一樣,都不支持與浩兒有生物學上的父子關系。這下,所有人都被糊涂了,浩兒既不是梁才勇的,也不是濤子的,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秀秀因搶救及時,只是身體有些虛弱,并無大礙。面對兩份鑒定,堅定地說,浩兒就是梁才勇的。梁才勇陷入迷惑和苦惱之中。
  ?
  一天,梁才勇在電視上看到省城有位專家介紹有關親子鑒定的節目,便留意記下了專家的電話,然后給專家打電話講述了自己的苦惱。專家建議梁才勇帶浩兒去省城,再做一次鑒定。梁才勇帶著浩兒去省城,在專家的指導下再次采集了基因,進行分析鑒定。不久,結果出來,梁才勇與浩兒基因中的15對染色體,12對發生了變異。故從一般意義上的生物學分析,梁才勇與浩兒不存在親子關系。但仔細分析基因變異,可以確定浩兒的遺傳基因正是梁才勇變異基因傳染所致,采用理論綜述,浩兒與梁才勇存在血源關系。一場風波終告真相大白。
  梁才勇誠心誠意地向秀秀道了歉,請求得到秀秀的原諒。秀秀經過一段時間的痛苦思忖,反反復復權衡了利弊得失,最終選擇了原涼梁才勇。濤子也因自己的私欲給秀秀帶來了痛苦而自責,離開家鄉,遠赴外地闖蕩去了。梁才勇一家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一場本不該發生的創痛,在無聊的猜疑中暴露,又在科學技術面前遁形,但愿能還平凡世人一片和諧歡樂。
  ?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推薦:西部井水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晉級風波

下一篇: 《 【紫衣侯同題】紫衣侯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無聊人的一句無聊話,差點毀了一個幸福的家庭。嗑瓜子嗑出個臭蟲,什么仁都有。如果聽信他人讒言,可能傷害自己的老婆;如果只相信老婆的話,可能便宜了隔壁老王。科技也跌跤的時候,還是相信事實好,因為事實誰也改變不了!小說帶有濃濃的泥土氣息和生活味道,推薦閱讀。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2

  • 我欲飛翔

    但愿能還平凡世人一片和諧歡樂。

    17天前

    回復

  • 西部井水

    陜西有句話叫做“真金不怕火煉,親娃不怕試驗”,看來這話放哪都行!

    17天前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古月銀河

查看TA的文集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