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注冊

墨舞紅塵中文網 > 短篇小說 > 短篇小說

 鄰家鋪子男孩

作者:喻芷楚    授權級別:B    精華文章    2019-11-28   點擊:


  大明商城。地下商鋪有二十多爿。格局因鋪子內容不同而不盡相同。但都是一目了然。
  這二十多爿鋪子,有四五家是有一個小孩的,或男或女。
  水煮鋪子蕊姐的兒子和烙燒餅的水哥的女兒以及剃頭鋪子文哥、果汁店晴姐、全屋裝修的劉老板都分別有一個兒子。他們都來自不同地區,外省人。
  五個小孩年齡差不多,七八歲光景。
  每天下午下課他們都會集中到鋪子里來,節假日就更別說。
  水煮鋪子蕊姐的兒子名潘健,大家叫他健仔。健仔是五個孩子中最活躍的,其次是劉老板的公子名劉言,大家稱呼他言公子。
  健仔、言公子在同一所小學同一個班,也算得上死黨。
  他們同水哥的女兒,文哥晴姐的兒子玩的也挺不錯,只是他們都是一年的小朋友,和他們都是二年級的小朋友比,他們有點自恃高一點的驕傲感。
  健仔和言公子下午下課到鋪子里來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是檢查三個小弟妹的作業,且考下他們。
  水哥的女兒很不滿意他們,他們來問話她就翹起嘴回他們說干嘛要告訴你,你們是我的老師嗎?你們自己很好嗎?昨兒我還聽花姐姐說你們昨天留堂了,做錯作業了。哼!一個憤怒鄙視的轉身。健仔和言公子很沒面子,相視,想,花姐姐聽誰說我們昨天下午留堂是做錯作業?我們明明是在輔導那些差生好吧?誰?誰?亂傳流言?健仔想著就發怒大聲喊出來了。
  驚得左右客人一齊看向他。正忙碌的蕊姐看見,慌的叫兒子過去。健仔一臉壞表情到媽媽身邊,還問媽媽是不是她說的?蕊姐沒時間答他,黃昏時間正是吃飯時間,客人來撥又一撥,只有兩個工人,一個大廚。客人又在叫,催命似的。蕊姐推兒子命令快去廚房看水煮好了沒。
  健仔也顧不得生氣,機械地快步到廚房,大廚看見他,點點下頜,示意廚桌上一碗水煮快端出去,健仔當然看見,馬上搶身端出水煮,邊上有水煮桌位。
  健仔端的小心翼翼,畢竟水煮滾熱,碗滿。他只見紅紅的辣子油面下聞著是混合的香味。有牛肉卷、羊肉卷、鮮蝦、鮮蘑菇和好幾個雜菜。它們的香味齊齊地鉆進他鼻子里,不覺肚子咕嚕地翻轉開來,感覺餓死了。
  客人看到他一步一趨都是笑,問他行不行?他不理,只等水煮放下才說:“毛主席教導我們,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所以姐兒哥們你們看我行不行?”
  他這樣說姐兒哥們是因為水煮鋪子前坐的多是年輕人,有幾個年歲大的也只埋頭吃東西,并不理會這邊。
  一時大家都是笑了回,蕊姐讓他別學他爸爸貧嘴,繼續工作。
  水哥的女兒眼看健仔很忙,很高興跑去發飾店,看有沒新發飾。發飾店小妹瞅著她就抓住給她弄新丸子頭,尋了一支古風花給她簪上,然后將她抱到鏡前看,說:“錦媛,看看好看不,快去外面轉轉,看哪個姐姐會喜歡?”
  錦媛甜甜一笑說:“是不是有姐姐喜歡就免費送我這個?”
  發飾店小妹點頭說:“錦媛就看你的了,做模特從現在娃兒開始!”
  錦媛狠厲點頭,做了一個加油手勢。錦媛繞著地下商城跑了一圈,每個鋪子店面前她都會停留會。
  她到全屋定制前,人很少,言公子在做作業,他姨在陪一個客戶看產品。
  錦媛站了會想上前看言公子做作業,可是又怕言公子問她寫作業沒?她討厭寫作業,不到萬不得已,絕不坐下來拿出作業。她覺得作業里有一個巨大的蟲子隨時等著吞噬她。
  錦媛拒絕書本,她只歡喜首飾店和發飾店和發飾店旁的童裝店。里面有閃光明朗漂亮的東西,她渴望穿上童裝店漂亮的衣服,戴上發飾店所有漂亮的發簪花朵。
  但是,水哥并沒有許多錢給她花銷在裝飾方面。她雖然不懂遺憾,但會羨慕,言公子一身帥氣小哥裝他就很喜歡,她知道有款相同的女款。所以她怔怔地看了幾眼言公子準備離開。言公子剛好抬頭看見她笑:“錦媛。”他笑著起身說,“我餓了,去你家買個牛肉餅先墊墊肚子,阿姨說還要半小時我爸爸才來接我。”
  錦媛白眼他說:“你為什么不去吃健哥的水煮?”
  言公子細細看眼錦媛,。錦媛嬌小玲瓏,紅唇一點,上白下藍的校服,一個丸子頭,簪支桃花簪,顯得活潑清純可愛。
  言公子看了會說:“花姐姐又讓你做推銷妹嗎?”
  錦媛搖頭說:“沒有,是我喜歡。你說好看嗎?”
  言公子嗯聲說:“如果你做完作業了我就更喜歡。”說著拉起錦媛到她家烙餅鋪。點了牛肉餅,又去蕊姐家點了碗菜汁湯。然后就坐在蕊姐家鋪子邊上主人家休息的位,或者說是健仔做作業的位子。健仔書還拿出書包,他在鋪子里進進出出。錦媛挨著言公子問:“你可以去幫他忙嗎?你看健哥累的滿頭大汗。”
  言公子搖頭說:“男人的事男人自己解決。”
  錦媛又白眼他,再瞅瞅健仔。
  劉言和健仔比。劉言溫潤如玉,瘦瘦高高。潘健結實健壯,不負潘健名。
  潘健忙得團團轉,劉言悠閑自在。錦媛看著心里就是不舒服,一屁股撞開劉言自己坐下說:“男生也不會讓女生,你羞不羞?”
  劉言嘿嘿笑說:“好像是你惹得健仔不高興,這會想討好他恐怕來不急,你看他臉色到現在還沒緩過來,你知道他可是很在乎名聲的。”劉言說著有些吊兒郎當地瞅錦媛。
  錦媛被堵了幾分鐘方說,我也是聽花姐姐說你們昨天下午晚回來就是因為作業做的差,老師才留你們堂,我聽到很不高興,想你們怎么可能會作業做的不好,打死我不信,可花姐姐說是你姨說的,千真萬確錯不了。
  “所以你非常生氣,對我們采取這樣惡劣態度?”劉言笑,一時也想起昨天下午到商城,花姐姐帶一個客戶來他們家店看產品,順便問他姨今天為什么去了那么久才回來,他姨一面回答,一面應著另一個客戶的話,因而期間一定是有聲音差了她們的話,于是劉言重新將他姨說的話復述一遍后說:“你不信現在去問我姨,是花姐姐聽漏了,我姨是說‘幾個小孩子課堂作業完成的太差,班主任就把劉言和潘健留下來幫忙指導他們完成作業。”
  錦媛似信非信,抬眼剛好看見一個妙齡美女款款走過來。她不由笑,上前甜甜地叫劉言姨,然后便將劉言話向她核實。忙碌的潘健聽了一個正著,想,不讀書危害真大,你說這花姐姐吧,腦子動動,想想我潘健平時所為也應該知道我是個好孩子嘛!唉,不讀書的女人害人不淺。想著不由自主瞭眼看錦媛。錦媛也正后悔,向他看,四眼相碰,錦媛尷尬,卻是馬上轉臉對劉言說:“言哥哥,我們去你那做作業,要不爸爸打烊回家做就很晚了。”
  劉言向潘健做了一個OK手勢同錦媛離開。
  沒一會潘健的爸爸下班來鋪子幫忙,潘健有功夫休息。
  他閑下來也沒個停,他先光顧了錦媛家的烙餅鋪子。
  他很俏皮地在高高的烤餅臺前叫錦媛爸水叔,來份野菜餅。水叔邊上的打工妹玲姐笑說他他還欠著水叔兩百塊呢,問他幾時還。他不以為說:“爸爸說人不死,債不爛。”說著又是嘻笑說,“再說了,玲姐姐你看我都來烙餅鋪子吃餅,你們也可以去吃我家水煮,來個最高的套餐,不貴,才五十八塊,咱們鄰鋪,熟人,打個九五折,很劃算。”他說完笑的無比燦爛。
  邊上的客人和他一樣笑的開心,還引來了一些人圍觀,問情況。有人也順便買了一個烙餅。
  健仔是商城的開心果。
  時間這樣日復一日的重復,錦媛每日依然是要健仔催作業,充做老師輔導她,一年級的錦媛對數學頭痛,那些個1234567890像一個魔鬼對她張牙舞爪,她害怕。每日戰戰兢兢如臨大敵。
  “16-8=?”錦媛兩雙手扳手指也扳不過來,看會潘健又看本子。潘健在背英語單詞,劉言盯著錦媛看她如何落筆,忽然潘健欺頭過來看說,我吃了你家八個燒餅,言公子也吃了你家八個,我們一共吃了你家幾個燒餅?錦媛急的立刻叫你們干什么吃掉我家十六個燒餅,付錢沒?一百六十塊,快拿來!
  潘健噗嗤笑的差點沒斷氣,同時立刻馬上說對:“錦媛,8+8=16,16-8呢?或者說我們買了十六個燒餅再退回八個,我們還有幾個?”錦媛瞪他惱說干嘛要退八個?那我爸爸不是只賣了八個少賺八十塊?
  劉言直接翻白眼倒進他們家賣的大床里死過去,潘健則乘勝追擊笑:“對了十六少了8是8那你看你的作業,16-8=?”錦媛嘿嘿笑說是8,筆往本上填寫8。
  錦媛在健仔的輔導下學習進步很大。
  只是有一天健仔家的鋪子搬走了不知去了哪,劉言說是回了他的家鄉,他的家鄉在哪里?劉言說不知道。錦媛問爸爸,爸爸說健仔的外婆和婆婆身體不好,他媽媽要回去看護她們,健仔也跟著回去了。
  錦媛又問健仔二百塊錢還了嗎,爸爸說還了。錦媛不說話了。想她還欠健仔二百塊沒還,健仔根本沒有借她家錢,是她央健仔幫她借的,她喜歡一個玩具要二百塊,她跟健仔說,健仔同她去看也是喜歡連說值得擁有,錦媛你買吧,我來借。
  錦媛帶淚從她的小書柜的暗盒里取出一只有半尺高和寬的小紅木箱,再緩緩打開,里面一只紅色小狐貍,精神抖擻,一雙小粒大的眼睛笑咪咪看著她,她曾說健哥哥這紅狐貍笑的很傻,很像你。
  錦媛流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淚就睡著了。這醒來以后,再不拖延逃避寫作業。很主動的,默默地跟著劉言做功課,聽劉言講她不會的數學。
  審核編輯:西部井水   精華:西部井水    

關注官方公眾號,方便下次閱讀

微信內可長按識別

上一篇: 《 【紫衣侯同題】紫衣侯

下一篇: 《 【紫衣侯同題】項宏

編者按:
短篇小說主編   西部井水:
商城是經商的大人們打拼的世界,而他們的孩子們以自己的天真爛漫和單純無邪,在這里編織了另一個和大人們的世界不同的美好的世界,他們不僅彼此產生友誼,而且給大人們的世界增添一縷燦爛陽光。鄰家鋪子的男孩,一個很好的視角,寫得細膩有情趣。

  • 最新評論

最新評論4

  • 雨打月光

    9天前

    回復

  • 西部井水

    估計你經常出沒于這些地方!

    14天前

    回復

    • 喻芷楚

      @西部井水 西部老師早上好,審核辛苦!其實真是差不多,就在我們印象城商城地下樓超市邊就是這樣一塊地方,買菜逛商場都會去那走走看看

      13天前

      回復

我來評論這本書

作者

云南11选5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