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

作品名 狀態 字總數 最近更新日期
童年追憶:仿若昨天 連載 39720字 2017-09-08 01:23:42 立即閱讀
囚 春 連載 66966字 2017-06-16 16:07:35 立即閱讀
她在漸漸醒來 連載 71651字 2017-06-16 14:33:44 立即閱讀

現代詩

給七月友小虎留言

筆名: 私密:

  • 趙小波 2016-01-28 21:20:46

      [悄悄話隱藏]

  • 貴州秦生 2015-09-24 19:54:46

      

    關于本詩,小虎說不知在寫些什么,對“啞孩子”的反復出現也表示不可取。我現將關于副標題中提到的王堯的事跡粘出來,希望對看過本詩的人有所幫助。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寫詩總是那么小心翼翼。輕易不敢下筆。



    ______________
    【作者簡介】
    王堯:男。1994年10月20日出生于山東臨沂。2015年05月03日15時自殺于校區內。死前為中國人民大學環境學院大二在讀學生。課余時間寫詩。
    他說:“三點是一個隱喻的時刻。三點不到,一切尚早。”
    他說:“二十年不長,回來——路太短。”
    他說:“每天不停的接受觀念的暴力和語言的暴力,社會從來不是溫和的。”
    他說:“我不再相信那些所謂人類的救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貴州秦生 2015-09-24 19:54:04

      不能活在一個被污染的人世里
    ——致王堯
    來稿是死者生前的學友,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程方圓,代為整理發出的,經由我的詩友沈舜欣轉到我微信。按程方圓的意愿,要我推薦到《作家網》,并盡可能在2015年5月6日下午3點其出殯前發表,以便讓更多的人學友們,能夠在為其送行的最為悲傷的時刻,讀到死者的遺作。

    我想,這也是死者的遺愿。何況,這些詩,不亞于一個成名詩人的作品。

    我不認識這位已故詩人王堯。讀了這些詩,讓我感想頗多。指針在紛紛飄落;還有野草似的肺病;金色讓我一直哭泣;只有你披著脊背;瀝青會瘋長;蒼蠅要開始飛舞了;葬禮會開始嗎;凌遲是一樹梨花,花就落在手里;二十年不長,回來——路太短……這些字眼,像是生命里的一些特定的不為人知的符號一樣,有著某種預示。這種預示,可能只有在生命完結時,才能顯現出其文字的隱喻。在此,我更認同這是一種遺言。是王堯自身對這個社會、這個世界的一種自我認知。

    我也是將詩歌當作遺言來寫作的一個凡人。之所以是為凡人,因為有著各種的紛雜與無力。我能努力地還活著,因為我的生存已經不僅僅是我個人。而王堯如此年輕,年輕得讓我嫉妒,而且又是中國堂堂大學府的學生。這樣的花樣年華,自我選擇了死亡,我不支持。但我承認,這是他自身的一個權力。假若我們還是用道德與倫理對他的死亡做理性的認識與批判,那么,我們是真的沒有人性了。死因尚未公布,或許會像海子,或許會像誰。而無論像誰,死因的追問是必須的,這有助于我們了解周圍,以及了解自身。

    通過對王堯這些詩歌的一些了解,我發現了“太陽下我們沒有影子”這一句,出現在《致F》一詩中。由此我對其死因作了這樣的判斷:用盡吃奶的力氣取得高考,選擇了宿命中的專業,身體發育正常,順利抵達青春期,一場生命的愛戀正在開始,像花。但生活的體驗導致了他思想的認知能力與角度在發生改變。我們可以想象那些眾所周知的校園生活,但不僅如些,詩中的一些細節讓我看到了作者有著與眾不同的生命感悟與體驗——不能活在一個被污染的人世里!

    在他的日記式語言中這樣寫道“老鼠清脆地嚼著玻璃”、“沒有雨也沒有更圓的月亮”、“骨頭藍色?灰色天,霾戴著口罩”;他這樣寫道“瀝青會瘋長”、“有臟舊的柏油路/還有野草似的肺病”。這些文字有著較為明顯的喻示,那就是對所生活的環境有著刻骨銘心的無能為力,特別是人文環境,因為他是高等學府的學生,因當有著更為強烈的抵制與選擇意識。那么他在選擇什么,抵制什么?又為什么無能為力?這有待于更多的事后關注與發現。

    我個人僅對所見詩稿進行一番片斷式的審視,以此文作為引,以期引起更多的人,對詩歌、對詩人,以至對當下的人文社會現象進行自我審視。

    并愿詩人王堯,一路走好!
    福建省漳州市詩歌協會
    《0596》詩刊副主編
    林仕榮

云南11选5手机版